杨逸飞快赶往青龙堡,但也清楚,他们做得那么周全,自己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算是追踪凶手吧。

  现在杨逸身有感应,通过感知那一滴紫冥的法,可以将黑衣人准确定位。

  杨逸发现,黑衣人匆匆去了青龙堡,半刻后又往另一个方向奔走,奇快无比!

  同时,青龙堡外,一具躯体正淌着鲜血,胸口的利剑没被拔出,两眼瞪得溜圆,死状惨不忍睹。

  “造孽啊,造孽啊!”

  大长老心里崩溃,略带哭腔长叹,也不敢再追下去了,唯恐那魔头再造杀孽。

  这些人太疯狂了,难道三教为了共陷圣云阁,就能够歹毒到随意拿捏门徒的生死吗?这三个门派的决策者,太堕落了。

  时间算得真准,青龙堡的人儿蜂拥而至,堡主以及曾被杨逸重伤过的大长老雷宏,都在场。

  “楚笛!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门前行凶,今日便将你拿下!”

  同为大长老的雷宏叫嚣着,后面的一个个都已剑拔弩张,随时准备动手。

  楚笛头也不回,俯身抱起地上的尸首,话语间透着愤恨之意:

  “行此苟且之事,他们的命,在尔等看来真如同草芥吗?”

  说完腾空而起,带着青龙堡弟子染血的肉身,欲回圣云阁。

  “快放下,他是青龙堡的人!”堡主大喊,想要喝止大长老。

  见楚笛不答,青龙堡堡主飘然冲出,大麟龙爪横击长空,遮天蔽日,恐怖骤然席卷整个领域!

  大长老不紧不慢,他的长剑自行迸出,悍然抗击着虚幻的龙爪。白练狂舞,是利剑在旋转穿插,又好似万剑之雨,可见霎时的斑斑点点。

  明云十三式,圣云阁的绝学之一,同时也是剑的厉害,使得楚笛能够从容离去,待大长老走远了,长剑才抽身回归,这一切都是楚笛凭意念控制的。

  说来也怪,他的剑在黑衣人手上时,竟不听使唤了,这种情况,只有凭借圣云阁的御剑心法才能做到,让大长老很不解。

  “堡主,怎不直接拿下,而是故意由他离去呢?”雷宏疑问道。

  青龙堡堡主故作高深,好似洞悉了一切般:

  C更r0新最9快$上酷8匠网U

  “还不是时候,若他真拼个鱼死网破的话,于我们无益,况且,这条超级大鱼,怎能只让我青龙堡出力去捕呢?”

  此时杨逸隐藏在墙角隅处,痛心的望着大长老萧瑟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于天际,才长舒口气。假若青龙堡的人围攻楚笛,他可能就要动用一些底牌了。

  ……

  回到圣云阁,大长老满目萧然,他没有直接去找阁主,而是来到荒山的葬区,手里仍抱着那具冰凉的尸体。

  此地自古埋葬着圣云阁的逝者,有着许多早已挖好的墓穴,楚笛亲自找来棺木,将尸体安置在里面,没有立即盖上。

  他怔怔的看着,思绪万千。可以说,这些无辜之人的死与自己有一定的关系,楚笛非常内疚。

  圣云阁的葬区从未埋骨外人,大长老的这个举动,算得上是违背阁中规定了。但是他不忍,不忍尸首还留在那无情之地,只能生怨啊!

  与其说门派的无情,倒不如说是黑衣人的狠辣歹毒,一个凶残的侩子手。

  良久,楚笛才盖上木棺,立了块无字碑,寒暄了几句悼言之后,他才沉重的回到居处。

  任他思来想去,在自己的意识里根本没有这一号人物啊,泰安城有这实力的人都是叫得出名号的,而且竟能控制他的剑,难道是我圣云阁之人?

  不会的,楚笛感觉,黑衣人的实力在他之上,除了阁主外他便是圣云阁的第二强者了,到底是什么人?

  楚笛的剑,是被圣云阁特有的御剑心法烙印了,唯有对此法有更高造诣的高手才可能喧宾夺主,黑衣人身份很玄妙啊!

  今日之事肯定未了,得尽快告知阁主才行,那三大门派一定会联袂发难的。想到这里,楚笛匆忙赶去云海的寝宫。

  杨逸越接近圣云阁,噬血针的感应就越发明显,这令杨逸怀疑:黑衣人也来自圣云阁?那肯定与徐固有关系!

  循序渐进,最终将范围锁定为二长老的寝殿,果然跟他脱不了干系。

  稍作思考,杨逸决定进去探个究竟。

  紧快步入内庭,杨逸可不是鬼鬼祟祟的,而是一脸焦急模样,然而四下都找遍了,都不见徐固的人影。

  “怎么不见那老狐狸,相反黑衣人身上的噬血针几乎可以准确定位了。”

  “好想直接冲进去除掉那凶徒啊,唉,不可冒失。”

  杨逸不再找寻,心情极其沉重,三天鲜活的生命啊,就这样纵逝去了。

  他怀疑,徐固正与黑衣人在一块,已经将他俩锁定在一间别院当中了。

  院内,仍有一个隐蔽的密室,从外面看是很平常的布设,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然而,开启机关后,又是内藏一方小天地。

  密室内仅有两人,徐固和一个鹤发老者,正是他师父。在微妙的气质间不难发现,鹤发老者与黑衣人的身形十分相像,只不过褪去了夜行服罢了。

  只见鹤发老者抬起手臂,一块肌理间透着深邃的紫韵,无法阻止其吞食血气,很是煞人。

  “哼,这全拜你那好徒儿所赐,我化解不了!”鹤发老者愤愤道,竟被一个毛头小子给算计了。

  徐固把住他师父的脉门,发现搏速杂乱无章,很躁动,周身的精血都往那块紫韵轻微蠕动。

  徐固试图制住,没想到越发力,那紫韵吸吮的速度越加剧。徐固不敢乱动了,随后讶言:

  “这是噬血针,整个泰安城唯独老阁主能达小成之境的暗袭神通?”

  二长老故意将噬血针美誉了,来挽回他师父的颜面,不是杨逸高强,而是大法的深奥。

  “嗯,正是,若是凭那小子的法力,根本伤不了我分毫,定是借用了什么恐怖的外力。你那徒儿,很不简单啊!”鹤发老者深沉道。

  徐固听后沉思,这话师父已经说过两次了,他也曾怀疑吴非真怀有目的投入圣云阁的,只不过未发现任何端倪,身世如他所说的那般平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