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惶恐的奇幻堂弟子注意到大长老手中的经书,堕魔大法,他,竟然修炼邪功!

  此时,隐蔽的角落,奇幻堂高层装扮的老者,淡然的注视着这一切,看着那名弟子去拖被杀害了的那名弟子的尸体,他竟然满意的邪笑。

  可惜,被姗姗来迟的杨逸看在眼里。

  怎么会这样!死人了?

  杨逸胸口急剧起伏,被此惨状给震住了,久久才回过神来。

  有阴谋,难道,不只是奇幻堂!

  酷8匠网+$永久“T免by费$|看Fj小(说

  “不好!”

  杨逸似乎明晰了背后的诡计,又开始马不停蹄的赶往幕剑宗,希望自己猜得没错。

  黑衣人一路上半退半防,游刃有余,而大长老已几尽发狂,堕魔之人嗜杀成瘾,视人命如草芥,乃天地不容,当诛!

  “魔头,纳命来!”

  黑衣人乌光大绽,如地狱里的鬼魅,要接引凡间的亡灵般,腐手暴走探出,抵住大长老的夺命剑,轻蔑道:

  “我的命,你拿不走,相反,你会在我手中成灰!”

  大长老怒发冲冠,好狂的魔头,竟不懂得收敛,一下子刺激了大长老的血性,回目方才一条生命的骤逝,他更加怒火攻心了。

  “你,很不简单,但我必拿你祭奠亡魂!”

  他很愧疚,黑衣人的出现不可能是巧合,可能是一个针对他的局,竟以年轻的生命为棋,大长老难以接受!

  周身乏术,大长老仍未能重创黑衣人,他自己也没有受伤。

  因为黑衣人总表现出倾尽全力的模样,使大长老错估他的实力,给大长老一种自己在逃亡的错觉。

  “别跑,有种停下死战!”

  杨逸抢先赶到了幕剑宗,果然,林子里有个弟子正在徘徊,这可能是下一个炮灰。

  “道友,快快回避,此处会有大祸,赶快回宗!”杨逸大喝,好意提醒。

  “圣云阁?你来我幕剑宗地盘做甚?”幕剑宗弟子眼里透着敌意,肯定是被长辈灌输了诋毁圣云阁的意识。

  四派明面是都有些不睦了,这私底下更是尔虞我诈,旁敲侧击。

  杨逸觉得好心当狗吠,但人命关天,这铁定是一枚棋子,不能眼睁睁的让他赴死。

  “好吧,我是来踢山门的,快去叫你内精英出来吧。”杨逸灵机一动。

  看到幕剑宗弟子恍然的样子,杨逸才微微松了口气,不料他却说:

  “额,师父让我在此守候,就是为了等你啊!嘿嘿,跟我打吧,我不会让师父他老人家丢脸的!”

  嗯?他师父让他来的?好狠毒的心肠,虎毒都不食子啊,亏他的徒弟还如此有心为他。

  “好我们进去打!”

  说着便要拉着他的手,欲往宗门跑去。

  幕剑宗距此地只有百米,然而,就在他俩准备飞去的时候,后方毫无征兆的出现一团光芒,瞬间炸开,要轰死幕剑宗的弟子。

  “小心!”

  杨逸抽出碧霄剑,硬是护住了那小子。

  这下他彻底懵了,飞来横祸,杨逸说的竟然是真的,有人要杀自己?

  “别回宗门了,快跟我走啊!”杨逸急呼,这弟子肯定是被放弃了,只见他鼓足劲要往山门跑去。

  那是黑衣人,还有大长老在与之抗击,现在他已经明了,黑衣人是要借他的手,挑起四大门派的争端,他的剑,已经染了奇幻堂的血。

  “冲我来,不要伤害无辜!”

  大长老咆哮,恨不多生撕了黑衣人,他看到了杨逸,而后急促道:

  “小非,你怎么在这?快回圣云阁,找阁主来擒了这奸贼!”

  杨逸还没来得及回应,一手刚要搭上幕剑宗弟子,突然大长老手中的剑不受控制,被黑衣人操纵着贯穿了他的内脏,瞬间毙命!

  太突然了,毫无征兆的一剑,将活生生的人儿击倒在血泊中。看这惨状,杨逸近乎崩溃,要是他肯跟紧自己,自己会全力保他的,没想到啊!

  大长老已经愤恨到极点,本来平常的一天,竟然搭上了两条人命,再也无法接受,没有去拔佩剑,以拳头跟黑衣人激战了起来。

  暴怒的大长老神勇无比,黑衣人招架也变得吃力了,这时杨逸瞅准时机,强硬由金花中逼出一滴紫冥的法,凝成一枚银针,飞射入黑衣人的手臂。

  黑衣人手臂巨震,立即退开了大长老,试图把银针给逼出去,然而,银针刚没入臂肌,便化作法水,融入了血肉当中。

  杨逸知道黑衣人有备而来,肯定留他不住,种下这枚噬血烙印,就是为了慢慢摧残他,算是慢性夺命。

  噬血针,也是老阁主的留下的十种功法之一,以法力来凝聚,越高级的法力就越难被破解,中者终会血干而死。而紫冥的法,可称无解!

  知道噬血针的恐怖,黑衣人瞪视着杨逸,没想到这小子种下的噬血针会如此非凡,他短时间内无法解除。

  黑衣人瞬至杨逸跟前,杨逸早已做好准备,要动用紫冥的法轰死他。未曾想,黑衣人抽出插在尸体里的剑,却没有要动杨逸的意思,再次亡命天际。

  来得太巧了,幕剑宗的宗主亲至,随从的一个老道惊呼:

  “啊,徒儿,我的徒儿啊!”

  杨逸感到不齿,这个戏,他们应该排练了无数遍了吧,一群毒蛇禽兽。

  大长老没空理会这个,直接追击那黑衣人,要将他裁决!

  “楚笛,休想逃走,你留下的剑痕,已昭示了你的罪孽,快快停下伏法!”

  宗主竟敢果断的给大长老定罪,看来奇幻堂也会是这样的态度吧,再加上个青龙堡,这阵仗就大了。

  杨逸再想,若是这些内幕最终被抖了出来,又会寒了多少弟子的心,

  他们很无辜,竟稀里糊涂的沦为阴谋的卑微工具,这冤,没有人替他们报,那就让我来讨要吧,不会太久的。

  见大长老远去,有个别人微微掩喜,看来计划很顺利。这时幕剑宗宗主突问:

  “你也是圣云阁的?难道是楚笛的同党吗?”

  接着有一看着上前对宗主窃语:他好像是徐固的新徒,应该不是外人。

  杨逸压制怒火,冷冷说道:“既已达到目的,我希望你们能厚葬他们。”

  心中却保留了一句话:日后拿你祭奠亡魂。

  杨逸虽与这名弟子一面之缘,他的死活与自己也毫无干系,但是,莫名死于如此卑劣的手段上,杨逸岂能独善其身,这些丧尽天良之人,必须得到恶报!

  额?竟知道内情,应是徐固派来查探进展的吧。

  “哼,我教弟子,自然万分追悼。我看你好像很不愉快啊!回去告诉你师父,让他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堂堂的一派掌门,竟如此草菅人命,不愧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啊!

  杨逸为幕剑宗的门徒感到悲凉,随即拂袖而去。

  见杨逸以傲慢的姿态离去,幕剑宗的用于心生不满:

  “臭小子,连徐固都要对我礼让三分,你还敢跟我摆什么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