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面前有两位长辈正坐,再怎么心急也得问候一声吧。

  “城主、师伯,您二老先请!”

  两人没有作态,云海夹了小块黑牛排送入口中,萧廷舀着他的清蒸鲈鱼脑。他们知道杨逸一定会坚持敬老之德,要他们先起筷才肯吃,所以就没有客套了。

  杨逸不再矜持,直接抓起盘中的麻辣龙虾,这是他见过最大的一只。竟不用剥壳,用了特殊的手法皮肉分离了,皮脆肉嫩,连壳都能做得如此美味。

  “师伯,给你们虾钳,肉非常饱满。”

  杨逸扯下两个大钳,云海欣然接受,而萧廷婉拒了,要保持清高。外孙给自己递吃的,云海深感幸福。

  “嗯,好吃!”杨逸觉得味道很赞。

  此时杨逸活像个贪吃的小孩子,这是他装出来的,就是为了营造轻松的氛围。在大人面前他还摆什么谱啊!

  这些菜既精美又可口,味蕾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特别是那十几块松露,柔软筋道,本属于菌类却在不加肉汁的情况下有了肉味,很奇妙。

  “师伯您多吃点!”这是出自真心的。

  “城主大人,这松露很不错,您也夹几块尝尝。”说着将盘子推向萧廷,杨逸认为,跟此人交好必有益。

  这次萧廷领情了,吃了一小块。

  食至餐半,杨逸心中感慨,要是父亲、母亲都能尝尝就好了。

  三文鱼处理时很讲究,多是生吃,那块是非常优质的三文鱼腹肉,经大法力的温养,变得更鲜了,再拌着鹅肝酱,任谁也没有抵抗力。

  连萧廷也忍不住多吃了几片,云海也是。

  杨逸的话最多,每尝一道菜都不忘大肆夸赞一番,比如百年海参汤,色香俱全,味浓爽口,称得上极品大补汤。

  人们有个食修的说法,就是通过食用一些大补的食物来增进修为,虽然效果不是很显著,但也有一定的功效的。

  熊掌便是一味不错的补药,含有黑熊的部分精元,可增强体质。

  他们都没有吃熊掌,留给了杨逸。整只下肚,还真有些作用,血液加速流转,配合着修为的蠕动,感觉肉身变得更加结实了,挥动双臂,非常雄浑有力。

  “小非啊,你点的这些还不算是最珍品,清华楼还有一美食,号称无人能尝,你可想试试?”

  说话的是城主萧廷,云海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何物,真的勾起了杨逸的欲望,能好吃过这几道极品佳肴的美食,味蕾能承受得起吗?

  云海先为杨逸解释:

  “那并不是一道菜,而是一个小吃,名字虽通俗简单,但它真正的味道可令人心念百年,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便是爽到极点!”

  萧廷也不淡定了,抢先道:

  “它的名字就叫麻辣烫,之所以说真正的味道,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出正宗的来,而我吃过最接近的一次,那个感觉,仍铭记于心。”

  额?说得那么神,这正宗的麻辣烫,又是什么天物?

  “麻辣烫的做法很奇,最复杂的是汤底的配制,采用了香奈、桂皮、八角、草果等上万种协调的香料,再以泰安山上的清泉熬制五个时辰,最重要的是……”

  云海说完,萧廷再接着说:

  “这是决定正宗程度的关键一步,那便是在熬制的最后十分钟里,用法力融入汤底,徐徐递进。而后汤底会随着法力的精纯度产生颜色变化,最正宗的便是呈现深褐色。”

  “最后加入你喜欢的食材进去,比如青菜、金针菇、面筋、蟹柳等,再配上秘制蘸酱,那便完美了。”

  他俩说完时还不忘吮了吮嘴唇,眼神里透着渴望,那还像养尊处优的大人物啊。

  “真有这等魅力?话说你们怎么这么清楚,为啥不自己做来吃呢?”

  云海嗤笑:“嘿嘿,这些工序说得简单,上万道香料,不是美食界的人是理不清的,是有几家能够制出麻辣烫来,但个人觉得清华楼的味道最正,但从未有过正宗的。”

  “因为没有纯粹的法力?”

  萧廷不假思索,道:“对的,上次我与你师伯有幸,恰逢一大天才输法,才得以品尝极其接近正宗的味道,但仍不是正宗。”

  杨逸疑惑,问道:

  “你们都已功参造化,法力也纯净无比了,为什么不自己输法?”

  “唉,也正因为我们的修为过高,法力过于霸道,汤底根本就根本就吸收不了,反而会被榨干。”

  两人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让杨逸尝试,虽没可能制出正宗的,但凭借四朵金花的天赋,味道应该不会差多少。

  “师伯,你们怎么不早说啊,幸好我没吃那么饱,不然今天便与这麻辣烫无缘了。”杨逸悻悻道。

  酷匠X网"永久gq免K$费E看D小?说~8

  萧廷又将掌柜唤了上来,要他去配置麻辣烫的汤底,等下再给杨逸来输法。

  “大人莫急,老身在看到这位小少爷的时候便断然猜测,今日必定会有一锅超级麻辣烫诞生,所以我早早就配制好汤底,已经明火慢熬了几个时辰,就等小少爷注入法力了。”

  “哈哈,掌柜好聪敏,那便快快端上来吧,我准备现身施法。”杨逸爽朗道。

  掌柜退去,没过多久便上来两个彪形大汉,四手还抬着一尊青铜巨鼎,鼎上稳当的架着一口玉质四方九宫格式的器皿,此时鼎中明火仍在燃烧着。

  “就放在小少爷身边吧!”掌柜让大汉放置好巨鼎后,便吩咐他俩下去。

  杨逸急忙喝道:“二位先等等,稍候一会儿!”

  两大汉靠边站着,认为这位清秀的小少爷还有什么粗活需要他们的。

  锅中百味环流,以卤味最浓,芳香已弥漫了整个楼阁,沁人心脾,这是在挑逗大家对吃的欲望。

  那不是普通的器皿,每一秒的熬煮,都催发了器皿中贮藏着的百草香,与各种卤香细细调和,才不易使人上火。

  “是直接往锅中注入法力吗?”

  “没错,无需摇晃,翻滚的汤水会自动搅匀融合的,还有要专心,这是个关键。”

  在几人的注视下,杨逸调动金花中最本源的法力。在体内时,法力呈现圣洁的水状,但在体外时,被杨逸控制成气态,与他人的无异,否则太过惊世骇俗了。

  杨逸的法力刚进入汤水,就发生了变化,以肉眼可见的微弱形式散发着灵气。

  “非儿,若是觉得吃力了,记得停手,莫要硬撑啊!”云海关切道。

  杨逸点了点头,并不回话,俗话说“用心做好菜”,他不能走神。

  几分钟过去,再看云海和萧廷,他们正闭目静思,似乎很享受杨逸传法的过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