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当中,二长老不用说,三长老捉摸不透,四长老则是八面玲珑,也唯有大长老与他关系莫逆。

  “嗐,不说这个了,回头我再去看看她。我们兄弟聊点开心的,”

  “大哥,我新收了个徒弟,挺有天赋的,可别眼红额。”

  其他二人都知道,只有云海好奇:“额,比之陆宇如何。”

  云海样貌很威严,但却丝毫没有阁主的架子,很随和。

  “名叫吴非真,很厉害,比你的季漠都要天才。”

  说到了季漠,徐固暗藏邪笑,这么奸诈,其间肯定有猫腻。

  “吴非真?好有意思的名字。”云海自语……

  时过半日,谁能想到,神圣的开明殿,竟被用来聊天,而不是在开会。

  几位长老散去,云海也回到了他的宫殿,在揣度众人心。

  “徐固,希望你莫做什么傻事才好!”

  而后便去了后山,戒律院。

  还是那两个看门弟子,一个好色之徒,一个同性恋者,这两人被分在一块,真是苍天不容情啊。

  正畅言着各自的喜好,突然见到阁主亲至,顿时被吓矇了。

  “阁主,弟子不,不知您前来,失迎了。”

  云海不会计较这些,他们那么害怕,使得他都不好意思了,没有谁注定要卑微,这只是职责而已。

  “没事,你们继续聊,我先进去了。”

  两人面面相觑,阁主依旧还是没有脾气,比那些卖弄架子的人好多了。

  护罩仍在,对他人依旧无阻。

  “牙儿,爹又来看你了。牙儿~”

  吱~

  厢房门开,美丽人儿疑问的盯着云海,没有说话。

  “牙儿,爹爹回来了!”

  仍是无言。

  云海觉得不对劲,道:“牙儿,你怎么了。难道是怪爹爹无能,没有找到脱困之法。”

  “是爹对不起你,爹不会放弃的,只是有些事要处理,所以……”

  云牙没有反应,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云海自说自话。

  “不对,你不是云牙,你到底是谁?”

  云海总感觉云牙不对劲,自己的女儿从不会这么冷淡对待自己的,可除此之外的种种都像他女儿,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当然发现不了云牙的破绽,除了感情方面,那可是混沌灵的杰作,是用来瞒天的。

  ……

  “阁主在否?”杨逸来到宫殿前,问守门之人。

  “阁主刚离开一会儿,有何事我转告即可。”相对于戒律院的那两人,这个显得正经了。

  “谢谢,不用麻烦了我改日再来。”

  杨逸已经猜到外祖父的去处了,随即往戒律院方向驰去。

  “阁主在内,你不能进入!”

  杨逸被那两人拦住,阁主真在里面。好麻烦,又得撒谎了。

  “是阁主让我来的,若误了事,你担得起吗。”

  同性男还想阻拦,但被好色男止住了,让行!

  杨逸一进去,瞬间愕然了。阁主一直在讲话,而云牙依旧倚着门静静的看,眼神充满好奇。

  外祖父,长得还算英武,起码不是那种佝偻着身子的老太爷,还挺神在的。

  “阁主!”

  杨逸叫了一声。

  云海头也不回,在那对着云牙来回驻足,很随意道:

  “我知道你来了,有什么事啊?”

  杨逸大踏步上前,这个外祖父竟然无视他,还能不能和蔼可亲啦。

  “阁主,你可知道我是谁?”

  还是不回头,应道: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不知是知或不知,知是无须知。”

  听得杨逸汗颜,难道高人说话的意境都是那么玄妙吗?还是外祖父自己随便瞎扯的,这都不能好好交流了

  “嘿,别逗了,那个是假的!”

  “嗯?假的?你怎么知道?”云海这才上心了。

  嘿嘿,到我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噫!好高深!云海觉得碰上对手了,没想到自己门下还有如此非凡之人。

  不看修赋看文赋,这阁主还真够极品的。

  “嗐,不玩了,知道杨逸不?”

  杨逸,好久没听人提过的名字了,可在云海耳边却是那么的熟悉。收起了方才的不正经,很是动容,问道;

  “你怎么知道?”

  还好,他还记得自己这个外孙,这下可以以心相照了。

  “先进屋里说吧!”

  奇的是假云牙没有拦住杨逸,恭敬的退到了一旁,杨逸别扭,云海惊奇。

  两人已经坐下,杨逸也不客气。于公,他们是阁主与弟子,于私,外祖父与外孙。

  “我便是杨逸!”

  不出所料,云海被震住了,呆呆的看着杨逸。

  许久~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老实说,你是怎么知道杨逸的,又是谁排你来的。”

  “噗~”

  心好累,又得将这个事情从头到尾复述一遍,好麻烦啊。

  “外祖父,我知道空口无凭,你先听我说清楚来龙去脉,一个月前……”

  好不容易讲完,期间云海总是提问打断他,被杨逸阻止了,意思就是先听他说完,然而说完后……

  “诅咒破了?”

  “天雷?如何能敌?我不信!”

  “你想要干什么,凭你也能带走我的云牙?”

  “还万里传送,你来个试试!”

  ……

  “你还知道小逸身上的烙印,吴非真,这些都是徐固告诉你的?”

  “徐固到底想要做什么?”

  唉,竟被自己的亲外祖父误会了,怎么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又在瞎掰。还好金花的事情没有说,不然的话,会更糟。

  云海最后静下来想想,觉得杨逸的话虽有破绽,但也不是完全假的,顿时眼中神光大绽,若真的是逸儿,那太……

  又经过杨逸的一番游说,加上胎记的证明,才使得自己的外祖父确信他的身份。

  奇幻,惊悚,真情流露。

  足足一个时辰,云海才平静下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逸儿,将你手伸过来。”

  云海给他把脉,认真的查探着。

  “嗯,血脉很亲切,确是逸儿无疑了。”

  云海知道自己的唯一外孙就在无修村里面,但由于种种阻碍以及云牙的事,所以才没有去看过他。

  %酷P匠a网☆m首V?发cS

  身份已识,杨逸变得恭敬起来了,行了个外孙礼。

  “好,好啊,好外孙。今日之事真是大喜临门啊,哈哈哈,牙儿脱困,算了我半生心愿了,而今又有个逆天的外孙相伴,岂敢再言不如意啊。”

  杨逸灵光一闪,问道:“外祖父,您是不是阁中实力最牛掰的?”

  “呵呵呵,那是自然,要不如何能当阁主。逸儿放心,在圣云阁,你可以横行无忌,没人敢动你。”

  杨逸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再想,徐固胆敢造反,定然有所倚仗,能够压制云海的底蕴。

  “外祖父,您还不能暴露我是您外孙,我要继续以吴非真的身份潜伏在他身边,当伪装者。”

  云海犹疑,担忧道:“我怕他会丧心病狂,对你下毒手啊!”

  下毒手么?那老狐狸早就做了。祖孙二人才相认,徐固必定篡位的事缓后再说了,得先开开心心的玩一把。

  “不会的,他视我如左右手,不会动我的。”

  况且,他动得了吗?

  “还有,外祖父才与我见面,不打算带孙儿去爽一下吗?”

  杨逸心里暖暖的,亲情就是那么的奇妙。

  云海拍了拍额头,不好意思道:

  “呃,是我糊涂了。外祖父这就带你去吃大餐。泰安城有一家酒楼,专为城主与各派名流所设,天下佳肴尽收其中,大多都可以随意享用。”

  说得杨逸都馋了,大多可以随意享用?难道有不给吃的?

  云海抓起杨逸,化作两个光点射向城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