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让你试试我的残云剑式吧。”

  虚空骤然狂风大作,生出高速运转的气旋,所有粉尘甚至潮湿空气中的水元素,都在凝聚,超强挤压。幸好这地方足够宽阔,否则连屋舍都要被卷起。这一切,都是陆宇在舞剑所致,是他的神通。

  过程不长,杨逸却能够随时去终止大招,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想要强硬接下这一击

  一柄巨剑成型,为了发挥最大的实力,陆宇使出了浑身法力。他不是要伤杨逸,而是与杨逸的交手令他产生了压力,他知道这一击杨逸可以挡住的,陆宇这是在为杨逸造势,助他得到师父的器重。

  黑色巨剑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凡人远观也要为之窒息,再以他手中的剑作为巨剑之心,威势更甚了。

  “确实挺厉害的感觉!”

  不等巨剑发难,杨逸就首先动身了,没有任何花哨,直接提升法力,聚在碧霄剑上,这时巨剑也动了,所过之处地面塌陷,沙砾横飞。

  “师兄,不是我要小心,而是你!”

  若杨逸斩灭巨剑的话,必定会直追其源,便是陆宇,所以他好心提醒到。

  这位师弟总是那么的自信,使得陆宇下意识的防守自身。

  “轰~~”

  碧霄剑正中巨剑之心,杨逸再度发力,没有怒吼,很平静,但体内受到压迫,紫冥的法要被引动了,若是那样的话,陆宇可能会被打残的。

  “给我回去!”杨逸心中怒喝,一边抵住巨剑的威力,一边还控制着紫冥的法力。

  F更新最t)快8(上n酷J@匠'M网》:

  紫冥之力终于安静,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呀~~”

  忍不住一声长啸,引得徐固由椅子上站了起来,注视着下一刻的战果。

  而后剑眼被打落,无心的巨剑自然不再强盛。杨逸收住法力,慢慢的将巨剑剿灭,反噬到陆宇身上的伤害才不那么大。

  最后巨剑溃败,杨逸仗剑而立,陆宇没有颓丧,徐固更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是一场刷新他们眼界的对决,相合境八阶少年完败虚守境巅峰的天才,也只有得到混沌认可的杨逸才能谱写。

  “师兄,今日就到此为止了,走,去师父那吧。”

  杨逸可不会说“没事吧”这些客套话,那是在取笑别人,所以他选择转移话题。

  陆宇也懂礼数,不耻认败。

  “师兄输了,也真心服了。”

  两人上到徐固的面前,不知怎么的,杨逸看到他的脸庞就觉得恶心。心坏外表也会跟着坏的。

  且说方才之战,杨逸之所以敢跟陆宇拼法力,也是因为他自身的特殊性。

  修士的法力都是呈现气态,本质实为创世灵源,谓之玄清始气,是施展一切法术的能量。

  而杨逸的完全不同,他的法力呈水状储于金花中。看似跟凡水一般清净无华,混沌灵却说是最为归真的法力,上善若水!

  “小非,此番比试确实动人心魄,你的惊才绝艳令为师也少年惭愧啊。那可是你陆师兄赖以成名的神技,收你为徒,我该自傲了。”

  虽是在夸赞杨逸,可那丝毫不避讳的话语,使杨逸心生愧疚,有损陆宇的颜面。

  还好陆宇心宽,倒没留意这些,也跟着吹捧。

  “对呀,师弟果真神人,修行神速不说,还越级挑战完胜,说出去都吓人。”

  “你们缪赞了,先天虚才而已,还得看以后的路啊。”

  徐固又暗藏深意道:“不久后,我的徒儿与大弟子季漠将会同等地位。”

  陆宇没听出什么,以为师父是在认可师弟的天资,能够跟季漠媲美。

  但却引发了杨逸的浮想,不久后?自己徒儿跟阁主的弟子平起平坐,那岂不是在暗示他篡位的野心么?

  杨逸装傻充愣,一笑而过。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快步走进来,边施礼边传道:

  “拜见二长老!阁主今日方归,召众长老稍后于开明殿议事,望勿缺席。”

  哦?终于回来了,哼哼~

  “二长老,弟子话已传到,便先行告退了。”

  “嗯,知道啦,去吧!”

  外祖父回来了?太好了,免得自己去找,今夜就去见他。

  “你们也先回去吧,为师现在要去开明殿了。”

  ……

  开明殿内,平日聚集在这的人中,赫然多了一个中年男子,而且是高居尊位,动动脑子想想都知道那便是阁主大人了。

  阁主名叫云海,非常霸气的一个名字。人亦如其名,刚毅的脸庞上无半点皱纹,黑丝束发,不像处于暮年之人,但没人会怀疑他的年岁。

  什么场合都分位份,以阁主为头两排并坐,还有四人,徐固就在其侧。毫无疑问,阁主和四位长老,这些个老头正是圣云阁最强的阵容了,实力如深渊。

  “说说吧,我不在的这些年,发生的一些大事件!”

  不等大长老开口,徐固就悠哉道:

  “师兄,那些个大事都是轰动全城的,阁主大人哪怕是在万里之外,怎会没有线人送去情报呢?”

  大长老脸色不悦,他怎么会不明白徐固的意思呢,这是在暗讽阁主对他们长老堂不够信任,安插了内线在阁中。

  “三哥,大哥身为阁主,着手阁中事务岂不正常?”徐固下排的四长老为云海辩解。

  圣云阁有条文规定,门内最杰出者可为阁主,奈何云海是老阁主之子,也是人当中的最强,自然顺理成章的继任了大位。

  当时与云海争得最凶的便是徐固了,在一次对决中略输一筹,错失了宝座。如今虽已尘埃落定,但徐固始终耿耿于怀,觊觎着这阁主之位,这是几人都心知肚明的,只是一直都没有动静罢了,如此也好。

  “师弟,还在介怀当年的事么,若你真能担此大任,这阁主之位,让与你又如何。”

  云海并不在意阁主之位,早在女儿被囚那天起就看得很淡了,老阁主曾交待过,圣云阁不能交由徐固接管,他心术不正,怕会引道统走向灭亡,否则他早就不当家了。

  “大哥哪里的话,我只专于道,这些虚位我早已看淡了。”

  要是被杨逸听到,那还不得笑翻了,这人比吴非真做得还虚伪。

  “大哥,牙儿的事,你可有了眉目?”一直没有出声的三长老突然问道。

  “是啊,这孩子挺可怜的,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大长老感叹。

  “唉,没有办法,除非手眼通天,有资格与那些人谈判,但……”

  “唉……”又一长叹,云海满是落寞,他这些年无时无刻不是在追寻此事,可终无所获啊。

  这么幽沉的气氛,也只有徐固会暗自奚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