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自报家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虚张声势,另一种就是超然的存在保持优越感。见杨逸如此不凡,雷宏选择了第二种,毕竟小门派可容不下这等天才。

  雷宏本以为此事天衣无缝,未曾想暴露了,留不下这少年,看来这杨王令是吃不下了,希望少年不要将此时抖出去。

  脑子飞速转动,雷宏最终做了决定。

  “小道友真不好意思,是我们误会,抓错了人,以为是本教的通缉犯,对不住了。快!松绑!”

  随从赶快给杨清风松绑,搀扶着,不敢有半点怠慢,长老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的。

  “呵,哪怕如你所言那般,但你想就此揭过,恐怕不容易吧!”

  雷宏想要发作,哪曾受过这样的威胁,但他必须忍住,因为方才的那柄黑剑,让他忌惮。

  “在理,这位兄弟的伤势我会负责的,去,把回元丹取来。”

  )v酷w`匠网i)正版首》发cQ

  雷宏着实肉痛,这种丹药已是一个小门派的珍藏了,他也没几粒,救命用的,不过他知道杨逸难缠,得拿出自己的诚意。

  “嗯~杨王令怎还不归还?”

  真是剧情大反转啊,先前雷宏还无所顾忌,如今却低声下气,算是报应吧,但心狠手辣之人是不会有这种觉悟的。

  “额,对对对,给!”

  接过杨王令,回元丹也给杨清风服下了,还真是神奇,杨清风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么久就起作用了。

  杨清风心中充满疑问,如此强势的少年,究竟为何出手就他,难道也是为了无修村的杨王令。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不能随便怀疑恩人。

  “好了,这只是一方面,你误我时间的事,还得算算。”

  仗势欺人,被杨逸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要雷宏大出血啊。

  伤他父亲,岂能轻易作罢,不狠狠的撸一刀,怎解心头之恨。况且太容易满足,倒显得自己没有底气。

  若雷宏不妥协,他倒是不介意用混沌剑斩灭青龙堡,将其从泰安城除名。

  一个小辈,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勒索,雷宏真的想掂量掂量他的实力,确切的说是那把剑,但终究还是没有那胆量。

  “小道友,是我有错在先,但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雷宏在给自己争取,希望能够免去赔礼。

  他那不是要强,是好面子,欺软怕硬,所以杨逸唤来了混沌灵,催发锋锐的剑意,在震慑雷宏。

  雷宏不再淡定,若是寻常宝物他可随手拿出,但杨逸此等身份,会看得上凡品吗,而那件……

  “小兄弟,你天纵神才,老夫这里真没有值得上眼的东西啊!”

  杨逸不放过,指着雷宏的纳戒道:

  “别藏着掖着了,你纳戒里的那瓶金灵丹,就当作谢罪了。”

  金灵丹,乃无上大药,可以迅速恢复法力,关键时能够保命,对雷宏那么高的境界都有强效,何况是杨逸。他哪会知道雷宏有这么好的东西,是混沌灵告诉他的。

  他怎么发现我的金灵丹?连堡主都不知晓,难道他会透视之法?

  那一小瓶金灵丹,上一任堡主所赐,至今都不舍得服用半粒,哪肯被人唬走。

  “这个不行,而且你好像有些过了!”

  身为名门大长老,他实在受不了这种低声下气的求全了,毕竟这是在青龙堡,任杨逸再怎么勇猛,也翻不起大浪,他最多被堡主怪罪独吞杨王令罢了。

  杨清风渐渐恢复,少年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可惜那不可能是他的杨逸,又勾起了痛处。

  杨逸不耐烦了,不见棺材不掉泪,唯有展现真正的实力,说话才有威信。

  混沌灵将虚空禁锢,使其避无可避,杨逸抡剑给予雷宏沉重一击。

  无丝毫抵挡之力,雷宏直接被震飞,骨骼寸断,剧痛传遍全身,这便是混沌的神威,可对他来说就如蹂躏小孩子般。

  “还不觉悟么,你没资格谈条件,要灭你,易如反掌!”

  赤裸裸的威胁,血淋淋的事实!

  “呃,大神,是庸人不识抬举,金灵丹您拿去吧。”

  随从被吓得腿软,也不知道要去搀扶主子了,更是不敢去呼叫,况且整个青龙堡有谁能够降伏这个魔王少年。

  雷宏彻底服了,生怕再惹恼了杨逸,就会灭了青龙堡。

  其实他想错杨逸了,他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杀生,每个人都不容易,剥夺生存权利是最残忍的做法,等于磨灭人的一切。

  杨逸接过瓶子,还算满意,道:“嗯,以后长些记性,不该惹的人少铤而走险,迟早会遭劫。”

  正要带清风离开时,杨逸好心丢下一颗金灵丹,让其疗伤。

  “少侠,能否别将此事传出去?”

  “哼!还懂得羞耻啊,对于你这种人,我不屑提起。”

  随即两人凭空隐去,离开了青龙堡,只留下一身狼藉的雷宏与那名随从。

  ……

  来到一空旷之处,杨清风字彻底痊愈,方才杨逸已经将杨王令送还他的手里,这让杨清风很诧异。

  下一刻,他便得到了答案。就在正准备叩谢的时候,被杨逸的话给震住了。

  “爹!我是逸儿啊!”杨逸恢复原貌,清秀的脸庞深深刻进杨清风的眼帘。

  惊愕!不敢相信,他的儿子,不是正躺在冰床上吗?怎么可能?

  看到儿子的时候他很欣喜,但现在开始狐疑了,儿子已经死了,这是他最清醒的事情,难道这是幻术?

  见父亲呆滞,杨逸有喊了一声:“爹,我真是逸儿啊,孩儿没有死!”

  给杨清风的感觉很真挚,如同一直陪伴自己的儿子般,可是,他始终怀疑有诈。

  首先他儿子没有修为,更别说如此通天了,其次,全村人都知道儿子的亡讯,都见过尸体的。

  莫非是亲情计,进而诱使我自愿解除杨王令的烙印?

  杨清风能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的,这杨王令事关重大,不得出半点差池,况且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本就难以置信。

  “你真是逸儿?”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有问道。

  “想来父亲是见了孩儿的假身,故而认为孩儿已故吧,说来话长啊,爹爹肯定认得这个吧!”

  杨逸掀开后背给他看。清风抚摸了一下那枚胎记,感觉非常真切,他有些触动,开始觉得自己的希望之光燃起了。

  杨逸并不介怀父亲的疑虑,相反这才放心,要不然这杨王令早已被夺去了。

  而后杨逸将告诉母亲的话又复述了一遍,稍微变动了一下,好便于理解。

  听了杨逸的传奇蜕变,杨清风觉得不可思议,九朵大道金花,那还是人吗?

  聊了很久,杨清风已放下防备,确信他便是儿子杨逸,还有云牙的事也知道了,真是皆大欢喜。

  儿子,不仅成为了修士,且还是古来第一个打破金花限制的人,潜力之大无法形容。

  “爹,对不起,是孩儿连累您了!”杨逸自责。

  “这哪能怪逸儿,你是爹最重要的人,哪怕用爹的命换你重生,爹不会眨一下眼。”

  杨逸很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父亲,娘在村里等你呢,我将您传送回去吧。”

  “嗯?儿子你不跟着么?”

  杨逸转眼望向天穹,坚定道:“嗯,男儿志在四方,孩儿想在此苦修,所以不能陪父亲回去。”

  清风稍作迟疑,才道:“你我父子二人刚聚,不如一起吃个饭,我再回村?”

  甚合心意,父子俩找了家客栈,攀谈家事。

  这是杨逸第一次喝酒,欲不醉不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