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担心,他们发现不了的!”混沌灵解释道。

  ?酷匠网永g%久Z免◎费…#看小5说

  若真如这男子所说那般神能,就太过恐怖了。连老阁主都要避讳甚至甘愿殒命的存在,他都可以瞒过,岂会是平庸之物。

  云牙非常奇怪,这名男子虚幻若仙,想来定是脱俗之人,为何会帮逸儿助自己脱困呢?

  “多谢大神相助!”云牙躬身道谢,她不知虚幻男子的来历,也不知杨逸是如何结识的,希望他是好意。

  混沌灵只是微微点头,依旧高冷,漠视一切。

  云牙则一笑倾城,她不会去问杨逸这男子的来历,这可能是儿子的秘密,她不想给儿子添堵。

  “娘,请原谅孩儿的自作主张,待会孩儿便让我兄弟送您回无修村。”

  听得出来,杨逸口中的兄弟正是混沌灵。

  “儿子,你不一起回去么?”云牙很诧异,全家团聚是多美好的事情啊。

  杨逸意味深长道:“孩儿踏上了修行之路,这里便是成神的起点,暂时不会回去的,且我还要等外祖父。”

  相见不过两日,母子又要异地分隔,云牙当然不舍,但这是孩子的志向,她不会左右的。

  母子俩寒暄了半日,很快便要分别了,期间他看到了混沌灵非常睿智,随意幻化出一个云牙的分身,与真身无二,只是没有独立意识罢了。

  这招紫冥曾用过,那日也是为了瞒住那暗自窥视的天眼,紫冥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得动用大法力。

  杨逸现在才注意起这件事:“额对了,父亲他以为孩儿身陨,还不知道我这些天的事呢,麻烦母亲都告知爹爹。”

  “这个自然,就是逸儿不交待,娘也记得说的。”

  杨逸心中留恋,但脸上仍强颜欢笑,硬是说道:“时候也不早了,娘也该启程了。”

  杨逸确实不忍心这话让母亲说出,唯有自己来讲了。

  “嗯,儿子要常回家看看,在这里要万事小心啊!”云牙叮嘱,有神秘男子在,她才放心杨逸。

  “兄弟,又得麻烦你了,送我母亲回无修村吧!”

  杨逸掩面,不愿触景生情。

  骤然,四面混沌气蓬勃,虚空开始逆转、扭曲,五行正在明灭交织。混沌持剑劈出剑芒,瞬间撕出一条空间大裂缝,开辟通道!

  “好了!”混沌答复。

  杨逸点头赞可,走近云牙。

  “快去见父亲吧,不久后,孩儿也会回去的,我们应该高兴的。”

  云牙落泪,沾湿了一角衣肩,又一次抱住了杨逸,演绎母子情深。

  混沌退到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母子,什么都没有说。

  昨天夜里他跟杨逸相谈甚欢,也非常喜爱这个天才少年,两人更是以兄弟相称,这是混沌灵第一次亲身体会人间情谊。

  经过以纪元计数的漫长等待,他终于等到了值得手持混沌剑的人,此后有伴了。

  许久,杨逸才不舍的真正道别。

  一美丽人儿消失在裂缝中,大乾坤骤然扭转,紧跟着裂缝也愈合了,化作虚无。

  匆匆相合,三抱冰释十年孤寒。一日辗转,又使心头无限挂念。

  现如今,杨逸对别人多了一个称呼,那就是“娘”!

  收住心神,杨逸问道:“我娘要在里面呆多久?”

  “在进入的瞬间,她便从无修村那头出来了。”

  ……

  无修村!

  云牙突然出现在杨清风的家里,扫视一圈,很多东西都变了样,但依旧甚感熟悉。

  “怎么不见清风?”

  那个男人,是云牙值得托付一生的,哪怕落得十年拘禁,她也无悔。虽然两人只有三年多的相处,可那份真爱,是亿万岁月也无法磨灭的。

  不经意走到了自己曾经的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切非常感动。

  十年光阴了,当年的布设依旧未改。那时的衣物还整齐的放在橱柜里,用一些沉香防腐,地面与木床很洁净,像每日都打扫般。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在墨守着,终究给他盼来了。

  “噫?不对!”

  此时云牙注意到,大厅的门是禁闭的,看去有点蒙尘,应该几日没有开过了,难道清风出远门了?

  迫不及待,云牙赶忙跑到邻舍,要打听清风的去处。

  “你好,张婶,怎么没见我家清风,他跑哪去了?”

  被唤作张婶的农妇正在淘米,听到呼声猛然抬头,第一时间就傻眼了。

  “你是……云儿?”不敢相信,十年前被带走的人,今日竟奇迹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怎能不惊讶?

  “嗯嗯,是我,张婶!刚从圣云阁回来,因为……”云牙知道张婶一头雾水,所以想简单解释一下。

  张婶通情达理,打住了云牙,道:

  “我知道你着急着问清风的事吧,不必现在就解释你的到来,清风他……”

  张婶把这几日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牙,虽不忍说出杨逸的死讯,但还是尽量委婉的表达了。

  “逸儿他……”

  云牙故作伤神,悲痛欲绝,她这么做,是为了避免人多口杂,将杨逸未死的事泄露出去,被上面的人得悉。

  但她却是真的很担心清风,十年都未曾去找过她,如今为了杨逸而远行,可见清风多么疼惜杨逸。

  “唉,凭他凡人之躯,能否顺利到达圣云阁?若是这样还好,可以遇见逸儿,若是……”

  云牙非常担心!

  “云牙啊,小逸的事,你可有办法,或是圣云阁?”

  “先带我去看看逸儿吧!”云牙略带哭腔。

  “嗯嗯,跟我来吧,就在雪山!”

  云牙去看了杨逸的假分身,当场就被吓得脸色苍白,佯装大哭了一场,其实她心里是真的后怕,要是杨逸扛不住,那她也活不下去了。

  最后云牙哭晕了,被村人抬了回去。

  她醒来后,编造了一个说法,瞒住了村人,有些不涉及到杨逸的,她都如实说了,云牙也不是要真心欺骗纯朴的村民,只因为杨逸的安全。

  算算日子,清风也差不多该到圣云阁了吧,云牙非常想去找清风,但理智告诉她不要冲动,他有杨王令,应该不会出事的。

  况且茫茫人海,上哪找去啊?若是到圣云阁,有逸儿照应,可以直接将其送回。

  然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