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喜极而泣

  听到母亲这般愧疚,杨逸非常心疼,劝道:

  “这不怪娘,孩儿知道,母亲也是迫不得已的,能跟母亲团聚,是孩儿最大的欣慰。”

  说实话,杨逸从来没有怨恨过母亲,他从小就懂事,知道母亲也是身不由己的。

  “娘的好孩子,逸儿一定受了不少苦,娘一定会加倍补偿的!”

  云牙很清楚,儿子十年来没有母亲的日子,是多么的悲惨,没能给杨逸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云牙最大的愧疚。

  想着想着,云牙悲痛万分,从小到大,整整十年,在杨逸最需要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出现,本应在父母的关怀备至下成长的年龄,却独自面对那么多的事情。这,不是一个孩子的经历。

  “娘不哭,这些都已经过去了,那时有父亲陪着我,孩儿并不孤单!”杨逸不想母亲为此难过。

  十年暮思,一朝相逢。只言片语概不全坎坷艰程,千言万语道不清喜悦之情。母子相拥,亲情相融,定格愿无终,万物难比骨肉亲。

  许久,才收住伤情的泪水,云牙溺爱的说道:“都长这么高了,来,快让娘好好看看!”

  现在,杨逸终于体会到母爱的感觉了。

  母爱像一眼清净的圣泉,可淌灭一切邪恶的念想;还像一缕初生的春风,抚平修行中烦躁的情绪;更像寒冬里的一轮暖阳,可融化所有的孤寂冷意。

  母爱,也是人间最真挚、最无私、最伟大的、最永恒的感情!

  他那迟来的母爱,凝聚了十年的思念,就在那一刻,将杨逸灌定!

  云牙非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十年光阴一晃而过,当时还只是孩提的杨逸,如今已长成一翩翩少年了。

  这时,云牙想到了他的丈夫,十年间杨清风不仅当父亲还扮演着母亲的角色,所有的辛酸也只有自己知道。她,同样对不起那个男人。

  “儿子啊,你父亲,还好吗?”云牙颤声问道,生怕会听到的是厄运。

  “父亲很好,虽然嘴上很少提及母亲您,可我看得出来,父亲对您始终是挂念的。”杨逸如实说道。

  知道杨清风没事,云牙松了口气,终有一日会一家团聚的。

  现在云牙最好奇的是,杨逸的修为,不仅能够修行,而且还不弱。

  为此,杨逸将这些天的经历简要的讲给母亲听,包括抗天雷以及最大的秘密——九株金花,都说了出来,对于至亲之人,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当然他故意将硬撼天雷的事一句带过,在母亲的追问下仍说是非常轻松。还有紫冥的事,杨逸保留了,未曾透露,因为涉及到他人,杨逸不能自作主张。

  云牙怎可能相信,破解无修村的封印,岂是那么容易的。

  而后,九株金花傲然浮现,瞬间震撼了云牙的心弦,这是神话,是传说,是不该出现在现实中的东西,竟伴生在了她儿子的体内。

  “这~”

  一时语塞,她仿佛看到了未来的最强者当中,有一人,是她的儿子!

  叮嘱杨逸赶紧收起金花,免得被他人窥视,还有提醒要时刻堤防着二长老,他怀有狼子野心。

  “娘,您要如何才能够逃离这里,孩儿可以付出一切代价。”杨逸坚定的说道。

  母亲已在此受了十年的苦,剥夺自由,是最为残酷的惩罚。他不能让母亲再这样继续下去,一秒钟也不愿意。

  “娘没事,娘早就已经习惯了,只要逸儿能够多多来看娘,娘就知足了。”

  “我不会看着娘在这里受苦的,哪怕踏平整个圣云阁,我也要将您救出!”

  云牙无奈,这孩子肩负了太多东西,她确实不想再因为她的缘故而害了杨逸。

  “母亲,我想您肯定保留了一些秘密,您一定要说出来,我再想去办法。”杨逸的表情不容母亲质疑。

  云牙轻声一叹:

  “唉!既然如此,告诉你也无妨!”

  “其实,我的父亲,现任的阁主,也就是你的外祖父。当时虽然没有认同我与你父亲结为夫妻,但也不是很极力反对,倒是一直对我很好的爷爷,一个慈祥的老阁主,却大发雷霆。”

  “什么也不说就直接把我召回,拘禁在此,说什么时候真心知错了,结界就会自动解除。可我认为自己没有错,那时我非常恨他。”

  “直到后来,老阁主说是为了某些因果,不得与无修村的人联姻,只要我虔诚悔改,才能还我自由身。”

  “最后,老阁主突然仙逝,对外宣称是因为暗疾,可我知道,老阁主功参造化,黄金岁月,根本没有什么要命的暗病。”

  “直到这几年我才想明白,老阁主是替我而死,在赎我那所谓的罪。”

  “这个结界根本不是老阁主所设,父亲见我不肯悔过,就去寻找世间奇术,想要助我脱困,所以阁中的人才很少见到阁主的踪影。”

  内幕!这才是真正的内幕!原来杨逸错怪了老阁主,自己的外曾祖父可能是为了保全母亲而死的,是杨逸值得敬佩的人。还有他的外祖父,不知如今身在何方。

  “逸儿,娘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外祖父和外曾祖父,都是好人,你莫要只看到表面而错怪他们了。”

  酷匠网唯{一正…4版N,~其他都是√盗…p版、p

  “嗯,孩儿明白!”

  听了这些秘辛,杨逸很是心惊。一个大门派的老阁主,那该是什么修为,都要为此殒命。无修村的曾经,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又添了一笔新仇,老阁主的血恨,我定会讨要回来的,哪怕是漫天神魔,也要偿命!”

  若是其他人这么说,肯定会遭到嘲笑,但杨逸,拥有九株金花的人,敢放此狂言!

  “逸儿,娘无法阻止你做什么,但是你要清楚,在娘心中,任何事都比不过你重要,包括娘的性命,你明白吗?”

  “孩儿明白!”

  云牙好似又想到了些东西,而后关切的问道:

  “逸儿,你既然假拜师于徐固,那他有没有传授什么功法与你。”

  谈及徐固,那可是一口恶气,在杨逸没有被他控制之前,就随便丢下一本垃圾武技给他。现在徐固认为杨逸中了拘魂术,应该肯倾囊相授了吧。

  “只给了一本星耀术,小气得很!”杨逸撇嘴。

  云牙好像早已料到般道:“这老狐狸,他的作风我曾经也领略过,道貌岸然却老谋深算。儿子,你随我来!”

  说完两人都往内堂走去。

  母亲的房间非常整洁,满富诗韵,壁上悬挂着两幅山水图,墙角放置着一个书架,除却一些诗篇文章以外,大多都是跟修行有关的古籍。

  使得杨逸好奇,母亲这么崇尚修行,不知如今达到了什么修为。

  云牙从中挑出了十本经书,道:“这十本功法,是我认为非常不错的,分别是十种不同的法术,比藏经殿最上乘的功法还要高级。”

  杨逸震动,藏经殿是圣云阁全部经文功法的存放处,若真的比那里的古籍还厉害,岂不是连长老级的人都会眼红?

  “母亲,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古籍,而且还是一流的?”

  云牙有些落寞,叹道:

  “你外曾祖父仙逝之前,来找过我,这些便是他的毕生所藏。娘很惭愧,有几本古籍中的奥妙,娘至今也无法参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