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母亲

  “十年,那是怎样的概念,母亲至此至终都没有出现在他身边,原来是被限制自由了。”

  “母亲,您受苦了,不久的将来,我定会把您救出,就算踏平整个圣云阁。”杨逸心底怒吼,对老阁主的恨意滔天。

  见杨逸发愣,林封说道:“不用这么陶醉吧,虽然我讲得很好。”

  他们当作是在听讲故事了,而杨逸哪可能置身事外呢!

  :酷☆匠{网唯一G正/(版,?J其T他`都是\…盗=版

  大胖子急道:“继续说啊!”

  “被拘禁在戒律院,老阁主亲自设下结界,若云牙是真心悔过,斩断与那男子的一切联系,结界便会解除,否则,永世囚禁。”

  “戒律院在何处?”杨逸问道。

  林封答道:“你问这个干嘛?就在后山那边,谁都可以进入结界,但云牙就是出不来。”

  杨逸今天的得到的信息量非常多,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云牙就在后山的戒律院。

  “那老阁主他又在哪?”杨逸问道。

  “嘿,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老阁主在前几年就仙逝了,因为一些暗病!”大胖子抢先答道。

  死了也好,要不然杨逸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一个不待见他父亲的外曾祖父。

  魏涯很好奇,林封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呵,那是自然,这都是我的师父三长老说的,就是要告诫我,不得与无修村的人交好,老阁主囚禁云牙,就是为了躲避某些因果,可惜还是身陨了。”林封说道。

  这些话触动了杨逸的心弦,又是因果,无修村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林封得意的说道:“嘿,说完了,我这讲故事的能力,可以打满分么?”

  “嗯!不错!”众人不是拍马屁,认为林封在这方面确实有点本事。

  再一阵闲聊,几人都要各回各处了。

  “非师弟,时候不早了,今日很畅快,来日我们再来一叙!”

  “随时恭候!”

  ……

  后山,戒律院。

  杨逸早已迫不及待了,在林封他们离开没多久,他便找到了戒律院,难掩心中的激动,自己的母亲就在里面吗?

  戒律院就半倚在后山的山脚下,是一座宽敞无比院落,环境怡人。真如林封所言,戒律院被法阵设下光罩护住,囚禁着里面的人。

  院门两侧,有弟子在轮守,正聊得不亦乐乎。

  “你听说了么,城北的张家小姐,长得国色天香,若是能嫁我为妻,哪怕折寿一半,我也乐意。”

  “怎么又突然说起女孩子啊,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喜欢男的。”对面一个妖娆的男弟子厌烦道。

  那男弟子不齿,道:“别闷骚了,天底下哪有男人不喜欢女子的!”

  “可我就是没感觉啊…”

  “谁?”该男子突然转头看向前方。

  杨逸正缓步走来,使得那两人警觉。

  “奉我师父二长老之命,替他老人家前来看望云牙师姐。”随即将令牌递了上前。

  接过一看,确实是二长老的徒弟,这种令牌无法造假,难道这人就是前几日传得沸沸扬扬的吴非真?

  “请进!”

  果然,本来杨逸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林封说过,戒律院不是普通弟子能去的,所以就借用了二长老的名义。

  这个结界只对云牙奏效,其他人可以穿行无阻。

  刚一进去,迎面扑来阵阵浓郁的灵气,但杨逸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他用神念扫了一遍,确定了云牙的具体位置。

  来到一间厢房,杨逸百感交集,下一刻,他就要开启一扇母爱之门,

  “何人?”里边传出一道冷漠的声音,却有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杨逸已经非常小心了,但终究还是被发现。

  杨逸不语,每一步踏出,都是沉重的,一步又一步。

  “吱!”

  推开门,一名女子盘坐在毛毯之上,诧异的看着杨逸。

  女子着素清纱衣,广袖翩翩,头绾简雅倭堕髻,黑发垂肩,玉簪横插,暗香萦际,面若白雪通灵,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星眸皓齿,冰肌玉骨,风韵赛天仙。

  杨逸看呆了,他年纪尚小,不可能会有非分之想,只是被美的事物给怔住了。

  “请问您是云牙么?”

  太年轻了,以至于杨逸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她。

  云牙在此地潜心修行,可就在方才,她心里莫名的悸动起来,随着杨逸的步步接近,变得愈加强烈。这时少年的问话,如一道妙音般洗礼她的心灵。

  云牙红唇微动,道:“嗯!你是谁家的孩子?”

  这孩子给云牙一种熟悉的感觉,引起血脉的共鸣,使她想起了儿子杨逸。那时候,他还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到如今也该这么大了吧。

  虽然心有波动,但云牙敢肯定这不是他的孩子,因为感觉到这孩子身上有法力,可以修行。

  得到了答案,杨逸潸然泪下。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面对自己的孩子,却问是谁家的,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楚,杨逸扑了上去,放声大哭:

  “娘,我就是逸儿啊,您知道我和父亲有多想您……”

  太突然了,云牙猝不及防,亦或是冥冥之中让她不要抵挡,就这样给一个少年抱住了。

  这一刻,杨逸是脆弱的,要将心中的委屈哭出来,因为他母亲就在身边了。

  从小缺乏母爱,他没有哭;被告知不能修行,他没有哭;硬撼天雷,他也没有哭。而这一刻,他却是喜极而泣的。

  虽有怀疑,但感情的真挚使云牙不忍心拒绝,让其在怀中哭诉,同时不由自主的掀开杨逸的衣角。

  “啊!”

  云牙突然惊叫,因为他在杨逸后背,看到了一个显眼的不规则胎记,与她脑海中最深刻的那个相吻合,不可复刻,这孩子,就是我的逸儿!

  杨逸这才恍然,是自己太冲动,忘记跟母亲证明他的身份了。

  “逸儿,你真的是逸儿,我的好孩子!”云牙天使般的面孔已被泪珠浸湿,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的好孩子,娘终于见到你了,娘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云牙开始哽咽。

  她不敢想象,她的儿子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微微凝神,这是真实的,不是幻觉。

  云牙不知道儿子如今的样貌,但血脉的共鸣以及标志性的胎记,证实了他就是自己的儿子杨逸。

  “孩儿也很想念娘亲!”杨逸显得很悲伤。

  面对自己的儿子,任何的冰冷都要褪去,只留下最柔情的溺爱。

  云牙更加用力抱紧杨逸,生怕下一秒会跑掉般,自责道:

  “儿子,是娘对不起你,没能陪在你身边,更没有尽过一点母亲的责任,都怪娘,是娘不好。”

  “对不起~是娘的错~”

  “有什么委屈都讲给娘听……”

  泪水喷涌而出,十年来的牵肠挂肚也随着眼泪消逝,但也陷入了深深的喜悦与自责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