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叶檀生相比,林封的招数显得太简单平凡了,杨逸能够可以轻易勘破。

  而后了上演法术的比拼,两人都大气环身,法力之泉喷涌,杨逸使出了星耀术,攻击速度飞快,可这,林封也会,并且还发动了一些怪招。

  “哈哈,除了星耀术,你还会点别的吗?”林封取笑道。

  众人猜测,二长老还未曾赐予杨逸比较上乘的功法。

  杨逸依旧自信道:“是不会别的了,可我还有法力!”

  继续对轰,大家对杨逸的敬佩之意持续攀升,这不是一个十二岁少年能够做到的。

  “你确实算一代天骄,在同样年纪,我承认不如你,但是,你今日必败,败在修为上!”林封打心底服了,但自己不能输。

  众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林封如此夸赞一个人,渐渐开始认可了杨逸。

  杨逸镇定自若,从容应付,他不会其他武技,但无招胜有招。

  林封再次夸道:“凭我虚守二阶的修为,都不能速速镇压,你足以自傲了。”

  更新¤、最A‘快l上1酷W匠&I网

  杨逸霸气的回应:“这算什么,我还能将你打败!”

  不一会儿,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林封也开始紧张了起来,越级挑战,这太难了,很少有人可以做到。

  “你如今什么修为?”

  “相合境六阶!”

  咯噔!今天的震撼太多了,恐怕杨逸是跟叶檀生一样的怪物,是我们太幼稚了,二长老怎么会选错人呢。

  五天之内突破七个小境界,那不能用神速来形容了,就算是用天地至宝、灵丹妙药都堆积不出来啊。

  林封再度发力,俨然道:“其实你已经赢了,但我必须挫挫你的傲气!”

  杨逸大声辩解:“不是傲气,我自信无敌!”

  说着,以法力凝聚一柄恒古大锤,这并非什么逆天宝术,而是修炼时冥思的产物,锤身刻有一个苍劲有力的“王”字,所以就称其为王大锤!

  “幻化么?我也会!”

  林封顷刻间造出一只饕餮,虽凶神恶煞、面目可憎,但跟原始的凶兽饕餮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饕餮虚影恐爪横击,杨逸提着王大锤断然砸去。

  “砰!”

  一声轰鸣,这锤下去消耗了林封大半法力,而杨逸却没有浪费多少,幻化古兽需耗费的法力可不是人人都吃得消的。

  杨逸瞄准时机,提着王大锤飞到饕餮虚影的后背,大力狂敲,任林封如何精细的操纵,也没能摆脱被压着打的厄运。

  二十几锤下来,饕鬄虚影被砸得透明,再一锤,彻底消散了。

  林封师兄要被打败了吗?

  过多的消耗,林封随意轰出一道雷光,便无力再战了。

  不料,雷光竟真的击中杨逸,使其仓惶后退两步,面露苦色。

  见状,大胖子嬉笑道:

  “就说嘛,你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打赢我们林封师兄的。”

  杨逸连忙说道:“不玩了,不玩了,我认输!”

  别人不知道,但林封怎会不明白,再打下去,他必败无疑,杨逸这是顾及他的颜面啊!

  不想张扬,却要让人明白孰强孰弱,这就是杨逸的个性,最后留个面子给林封,认输了。

  杨逸把握得很好,这么做既展现了过人的实力,到时被这些个大喇叭传开了,可以平息一些对他“上位”的异议,认败后也可杜绝某些好胜的脑残来挑事。

  魏涯凑在杨逸身旁,真诚说道:

  “非师弟,虽败犹荣啊,要我跟林封师哥单挑,肯定挨不到这一步,别气馁哈。”

  见魏涯满脸真挚的劝慰,林封感到心虚,差点让他无地自容了。而杨逸更是一脸黑线,但没有解释什么。

  “那个,我见非师弟经常独来独往,不如我们跟你做个朋友吧!”大胖子反转得很快,其他人都点头。

  听见大胖子说到朋友二字,杨逸想起了在村里的玩伴,一块嬉水捕蝉,终日陪伴,可惜他们不能修行。

  杨逸发誓,生要为无修村改命!

  “好呀,既是同门师兄弟,再做朋友,那就是哥们了。”

  杨逸欣然认同这个提议,毕竟有个说话的人,才能活得有血有肉。

  “到屋里来,大家相互介绍一下。”

  半晌!

  闲聊了许久,玩得还算融洽。几人都是圣云阁的上流弟子,天赋不差,十六岁的林封还是三长老的徒弟,令杨逸有些意外。

  最无奈,他们总是牵起二长老徐固的话题,杨逸几尽崩溃,非常想冲着他们大喊:徐固就是一头心机叵测的老毛驴。

  但还是忍住了。

  而后,杨逸很随意的问道:“你们可听说过云牙?”

  “云牙?”林封稍作思考,“额,我想起来了,是阁主之女!”

  确有其人!杨逸长舒口气,还好没有来错地方。

  云牙,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却跟杨逸有着血浓于水的关系。

  说起她,杨逸总有无尽的遐想,是和蔼,还是严肃,是朴实,亦或是高贵,在他心底,始终蒙着一层神秘面纱。但对于一个渴望母亲的孩子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自认事以来,他从未喊过一声母亲。听小伙伴们说,母爱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可以融化冰雪,能安抚各种委屈。不知是大人教他们的还是自己的切身体会。

  父亲曾经骗杨逸,说母亲在生他出来的时候就去世了,没有怀疑父亲的话,使他痛哭了几天,最后伤心过度,晕倒了。

  事情在他六岁时有了转机,从邻里的只言片语中,杨逸得知,母亲并没有死,只是具体情况他们也不知。

  终于,在杨逸的死缠烂打、动情哀求之下,父亲才决定把母亲的事告诉他。

  从此,云牙、泰安城、圣云阁就深埋于心,发誓总有一天,哪怕粉身碎骨也要走上一趟,还好,杨逸很轻易的就来到了这里。

  “非师弟为何问起她来了呢?”众人不解。

  “也没什么,身为圣云阁的弟子,多了解一些内事终归是好的。”杨逸表面谈笑风生,把激动的情绪控制在心底。

  林封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想想也有十年了吧,我也是小时候偶然听父辈提起的。”

  “应该是十几年前,那时老阁主还在世,现任阁主是老阁主的长子,而云牙则称老阁主为爷爷,两人对云牙都是百般溺爱的,事情就发生在云牙的一次外出历练。”

  杨逸想知道的重点,是他母亲如今身在何处,但也不催促,认真听着林封细细说来。

  “云牙好像去到了一个很远的村子,叫什么…额对,叫做无修村,在那里认识了一个男的。”

  杨逸感伤,那男的无疑就是他那苦命的父亲。

  “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两人日久生情,别问我爱情是什么,说了你们也不会懂的。”林封故意开个玩笑。

  “据说两人生了个孩子,然后一纸飞书传回圣云阁,告知了她的一切行踪,说短时间内是不会回去的。”

  “对此,云牙的父亲震惊之余也没说什么,但他的爷爷老阁主,却大发雷霆,立即派人将云牙掳了回来,之后……”

  老阁主!杨逸从小缺乏母爱的悲哀,竟是老阁主一手造成的,可是,他为何要这么做?

  “抓回去后,直接给囚禁了起来,这一囚,到如今已有十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