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大广场,人头攒动。徐固落座主位,下方弟子成群,有些在小声私语。杨逸昨日便被陆宇告知,今日便要与二长老行拜师典礼,成为徐固门下第二徒弟。

  杨逸并无波澜,随便一个当他师父都无所谓,或是做圣云阁普通的弟子也好,毕竟他是怀有目的而来。

  看着首位上的还算凛然的二长老,杨逸舒了口气,还好不是些邋遢之人,身份确实蛮高的。

  高层的收徒大典,也算圣云阁的一桩盛事,所以吸引了不少弟子前来观看,想要见识见识这幸运的天骄英才。遗憾的是最高的决策者与大长老都不在现场,那样的强者,都是以闭关度日的,平时很少见,徐固的下排倒是坐着几位长老,算是捧场了。

  见一切就绪,司仪郑重其事,高声道: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嘈杂声渐息。

  “今日,想必大家都知道,是我们圣云阁二长老的收徒之日,而那位徒儿,你们应该都不认识,因为是昨日才加入我们圣云阁的。很好奇吧,能被二长老看中的人,会有多不凡。”

  大典司仪将声音抬高,道:“那么便请出我们的小师弟,吴非真!”

  被念到名字,杨逸大踏步走出,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说实话,他非常讨厌被人瞩目的感觉。

  吴非真?就是一小少年?

  “境界!我感受到了,连相合境都未曾达到!”一青年弟子惊呼。

  他为何能成为二长老的亲点弟子,凭什么不是我?

  杨逸一出,下面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这弄得他更加尴尬了。走到二长老跟前微微欠身,等待司仪说出下一步做什么。

  徐固也微微点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便宜徒儿,是否如陆宇所言。

  遇到这样的场面,司仪最会把控了,道:

  “请大家稍安勿躁,起初我也不明白二长老会收他为徒,后来我才知道,他,吴非真,竟拥有四株大道金花。”

  说到这,主持人故作停顿。

  下面又开始哗然了,不过这次却是因为相反的缘由。

  “是,他目前的境界是低了些,但试问,你们能够怀疑四株金花的修炼速度吗?”他很得意见到众人因他的话语而起伏。

  下面的人都明白,修行有先后,这吴非真应是很晚才觉醒道根的。

  杨逸也很应景,手指一抹眉心,绽放出体内的四株金花,只有展现出自身的天赋,才能够服众。

  金花映入眼帘,二长老心中波动,自己将要收一个天才徒弟了,徐固确实是欣喜,他体内也就三朵大道金花,便有如此成就了,更何况吴非真。

  金花收起,这个画面,他们只有在阁主收徒那日见过,想想也是几年前的事了吧,今日又多了一位。

  “好了下面继续,授教令,行跪拜礼!”

  杨逸脸色一变,他是不可能行这跪拜之礼的,这是他做任何事的底线,也是紫冥叮嘱的事。

  杨逸拱手,真诚说道:

  “师父!徒儿自出生以来,连生身之父都未曾一跪,若如此做,我怕有失孝道遭人口舌。所以,这跪拜礼能否免去?”

  呦?架子蛮大的嘛!这跪拜礼乃是正规仪式,岂能说免去就免去!

  然而徐固略作迟疑,道:

  “嗯,你说得在理,你既已叫我师父了,那跪拜之礼,便就此作罢了。”说着拿出了圣云阁的令牌。

  嘴上虽这么说,那只是为了留住杨逸,同时挽些颜面,其实心中有些不悦的。

  徐固将令牌伸向杨逸,道:“来,接下这块教令,此后,你便是我的徒儿了。”

  杨逸接过教令,行了个师徒礼。令牌一入手,有些沉甸,整体呈乌金色,除了有圣云阁的标识在,还篆刻着“吴非真”三字。杨逸当真这么轻易就认了个师父吗?其实不然,他现在是以吴非真的名义拜师,而不是杨逸。

  但是,若日后这二长老是真心待他,杨逸也会坦言以对的。

  E!看V}正aU版章u节上酷匠q网T

  拜师仪典结束,众人散去,吴非真之名也传遍了圣云阁。而杨逸,被二长老私下约见。

  杨逸与二长老聊得还算投机,期间问及身世,杨逸用精心编造的话搪塞过去了,未露出破绽。

  “小非,这套搏击之术授与你,好生修习。”徐固从手中幻化出一本功法,递给杨逸。

  “谢师父!”

  星耀术,算是一本不错的功法,但不知对杨逸来说是否有用,但还是欣然收下了。

  “你先回去吧,若有不懂之处,你可以来这找我,还有我会让你师兄陆宇,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的。”

  “嗯,那徒儿便先行告退了!”

  当杨逸走出大殿之后,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鹤发老人,看样子比之徐固还大上一辈,他拄着龙杖,缓步走来。

  “那小子,很不简单,你就不怕,他另有目的?”

  见到此人,徐固赶忙放低姿态,道:

  “师父,您不用担心,我有办法控制,为我所用。”说着眼底闪过一丝阴厉之色。

  师父?徐固竟然称此人为师父,那他的修为岂不是…真没想到,圣云阁还藏着这样一位高人。

  “拘魂术确实好用,但需趁早施为,莫等他强大起来了。”徐固的师父叮嘱道。

  “嗯,我会的!”

  “这夺位之事,策划得如何了?”

  没想到老人会问出这样一句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快了,有师父您这位决胜的变数在,定然不会失败!”

  “接下来,我会借天才聚首的东风,与各门派联谊的。”徐固继续道。

  若杨逸还在这里的话定会震惊于他们说的话,圣云阁,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易主!

  五日之后,便是泰安城一大盛事,各门派的天才争雄。

  杨逸在这段时间里,都是在揣摩着紫冥的法,他的力量层次过高,能炼化一丝便可以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而这所谓的一丝,就相当于一座金山被刮掉了一粒金粉般。随着修为的增进,他可以更快的炼化,但还是无法吞食一角。

  只一日,杨逸便将徐固赠予的星耀术学会了。不知为什么,这本在他人看来极其繁琐的功法,在杨逸的思悟下,马上就被理清了,这就是大智慧的体现。

  “呵,这星耀术主快攻急防,破绽蛮多的,还不如我临场应变强。”

  对杨逸来说,这功法太烂了,学没学会都一个样。

  不再理会,继续专研着紫冥的道。每个修士都一样,法力中都蕴含着自身对道的领悟,道隐无名,每个人对道的认知也是不尽相同的。

  “呼,紫冥的顿悟,是我如今无法企及的,他的道,难以追究根源。”

  杨逸感悟起来确实很吃力。

  而后,杨逸心有所感:

  “不能太过依赖紫冥的法力,至少在现在不能。我需要引天地元气,来巩固自身,不能以紫冥的法力筑基。”

  因为杨逸发现,这五日过去,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已经达到相合境六阶了。

  十日内从凡人提升到相合境,而且还是六阶,这说出去都吓死人。但是,利用紫冥的法力快速升级,很有弊端,这令杨逸对天地元气的亲和力渐渐疏离。

  并不是说紫冥的法力不好,而是现在需要借最原始的天地元气来务实,而不是别人的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