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大哥!仙古之大,可有与我一般。超乎帝资之人?”

  混沌灵眼神微凝,作为最古老的生灵,他的见闻无人可及。

  “远古时的大天地,元力浑厚,自然可以造就无双之才。九朵大道金花虽绝无仅有,但有些非人的存在,不比九金花差!”

  这是实话,创世以来纵横了无边岁月,连杨逸这样的九金花都有,为何不能有更超然的存在呢?

  闻言,杨逸沉思了片刻,想想是他妄然了,故此谦逊道:

  “确实!没人是天生无敌的。至强傲世,应都在仙古之巅吧!”

  “有这等觉悟便好。九金花得天独厚,你修行神速,会很招人瞩目的,容易惹来麻烦,吾便赐你一物。”

  混沌灵挥一挥手,并无芳华,但下一刻,杨逸的心神却是一震。是一卷秘术铭刻在他的脑海当中,高深而繁琐。

  “混沌大哥,这是?”

  “一种古老遮蔽术,可模拟世间万物,甚至容貌境界!”混沌灵不以为然道。

  “我很意外,方才我的神识侵入的瞬间,竟感应到那人的法。没想到他与你也有一段缘啊!”

  混沌灵,竟能察觉紫冥的法。混沌超然世外,而紫冥又是怎样的存在?大千世界,真是无上神机啊!

  “您知道紫冥?那我无修村的过往……”

  杨逸眼神有些迫切,紫冥无法透露因果,或许混沌灵能够解自己心中之惑。

  “他不告诉你的东西,牵扯了因果。这凌驾在一切之上,连我也勉强不得,须你自行揭晓。”

  “为什么?连第一生灵也要避讳么?”杨逸失落了,到底有何天机?

  “呵,没有什么是无上的。第一生灵?那在洪荒之前,难道就无物了吗?”混沌灵转过身去,似在无奈的自嘲。

  “洪荒之前……混沌大哥,是杨逸唐突了。”

  “无妨。我虽现身与你,但路还是自己走的,好生修习此法吧,日后能化解不少麻烦。”

  旋即混沌灵衣袖轻浮,不等杨逸反应便隐遁虚空了。

  杨逸也不纠缠,守住了躁动心志,遮蔽之术他潜读过了,的确不凡。

  嗯?

  在杨逸凝神的一刻,不经意看到远处的檐顶上,有个人影疾步穿行。目测方位,似赶往大长老的住所。

  杨逸心中顿然升起不妙的感觉,旋即驾驭极速天功,朝大长老的方位疾驰。

  此时,大长老在房内静坐冥思,突然一把利器射入,闪电般侧过他的额头,钉在房柱正中央。

  大长老惊觉,是谁胆大包天敢在阁中放暗器,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短剑上挂有一小包裹,大长老打开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如触邪物般,惶恐不已。

  “啊!堕魔大法!”

  此乃天地禁书,这是一本极其邪恶的魔功,传言持魔戒者,可籍此法弑杀百人,聚百道戾气悖道成魔。魔有善恶,但以这种残忍手段入魔,成就的是邪恶魔头啊!

  此法易取,魔戒难得,要不然这世间早已是魔行天下了。

  大长老发现窗外仍有异动,事关重大,他迅速追了出去,依稀看到了一个黑衣人,身手敏捷得很,大长老只能望其项背。一路狂奔,如剑影稀疏,大长老什么修为?竟然不能距其百米。

  “恶贼,你是什么人,竟敢私怀邪功。”大长老怒喝。

  黑衣人默不作声,正巧杨逸赶到,但只看见大长老在追逐那黑衣人。

  “真的有人作怪!”杨逸脑筋急转,他要引大长老去哪?

  情急之下,杨逸也飞跟了过去,奈何修为过浅,始终只能匆匆一瞥两人的身影。

  “恶徒,有种停下,老夫收了你!”

  大长老愤然,此人暗送魔功,到底是何意?这等江湖煞星,他一定要擒下,否则又是世间的大祸害!

  黑衣人依旧不语,极速游走在山里林间,如同飘忽不定的鬼魅,难以企及。

  “狂徒,吃我一剑!”

  大长老将邪功转到左手,右手幻化一柄长剑,向黑衣人刺出两道道剑芒,顿时风尘滚滚,绝世恐怖!

  黑衣拂起,轻轻扫灭滔天剑芒,终于如同来自九幽的魔音响起,凄神寒骨。

  “不是说一剑吗?怎么挥出两道剑芒?”

  大长老听了木然,而后直言:

  “快说,堕魔大法,你是从何而得,你,是否已入魔!”

  嗤嗤~

  “你很强,我找错对象下手了!”

  果真是魔头,要杀足百名修士!

  然而大长老哪会知道,黑衣人自露身份,是为了麻痹他,这样才能达到黑衣人的目的。

  继续奔走,大长老穷追不舍,杨逸远随其后,接着又不见他们的踪影了。

  大长老提剑来到了四大门派之一的奇幻堂外围,黑衣人好似彻底消失了般。

  那里有个奇幻堂的弟子在来回跺脚,像是等待着什么,自呓道:

  “堂主令我在此守候,到底要干什么?”

  四下只见到奇幻堂的弟子一人,大长老有些懊恼,随即上前询问:

  “小兄弟,你可否见到一个黑衣人走过?”

  那名弟子诧异,他认得大长老,所以问道:“您是圣云阁的前辈?我……”

  未等他说完,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大长老身后。

  那名弟子转而惊呼:“他在你后…”

  哧!

  黑衣人猛然一推大长老的臂肘,使剑锋瞬间刺入那名弟子的胸口,正中心脏,顿时冷意侵蚀全身,被一剑毙命,死时仍保持着震惊之色!

  “不!!”

  大长老悲愤长啸,此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就此阴阳两隔了。

  “小兄弟,小兄弟小……”

  大长老回望身后,黑衣人早已销声匿迹,隐遁起来了。

  这一幕,正巧被路过的奇幻堂弟子撞见,即刻傻眼了,战战兢兢道:

  “你,你你……”

  最后圃圖在地,连声恐叫:“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杀我……”

  这是一个软骨头,吓得不成人样了,越是这样,使得大长老愈感罪恶。

  1N最G新O章#*节k。上酷-◎匠\5网A

  “不是这样的,刚才有人,他……”说到一半,大长老看见黑衣人躲在远处,顿时怒火攻心。

  “老夫有过,事后再登门谢罪!”

  持剑杀向远处的黑衣人,不死不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