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辉离去,杨逸对着陆宇拱了拱手,道:“多谢大侠仁义相助!”

  陆宇赶忙推搪,谦虚道:“小兄弟哪能说谢呢,毕竟这事情与我也有牵扯。”

  “听刚才的只言片语,大侠可是圣云阁的弟子?”杨逸问道。

  陆宇也未作态,坦言道:“正是,难道小兄弟与圣云阁有过交集?”

  在座的圣云阁弟子都心中会意,能让他们的师兄不吝相谈的人,定有特别之处,可他们看来看去,都觉得杨逸只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点的普通少年,顶多也只是个普通的小修士,所以仍心有不解。

  “那太好了,我从别处慕名而来,便是为了加入圣云阁,求教于门内高人。”

  杨逸讲出早已想好的说辞,很是虚伪。

  “这恐怕……”陆宇故作迟疑。

  “什么?”

  陆宇继续道:

  “我们圣云阁是有门槛的,你我算是有缘,若是你符合条件,我可以直接引你进去,免去其他程序。”

  未待陆宇说出那所谓的门槛,杨逸便自行显化出四朵大道金花,顿时金花辉映整个大厅,没有比这个更有说服力的。

  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陆宇还好些,而其他人却是没有想到,眼前看似文弱的少年,竟是四道金花的伴生者,其天赋不言而喻。

  每个修士体内都有大道金花,那是修行的根基,可吸纳天地元气,感悟大道法则。而这金花的数目就代表着人的天赋,会对修为的增进有莫大的提速,也被各大门派势力默认为招收弟子的考证之一。

  “如何?”杨逸问道。

  陆宇眼睛反放光,欣喜道:

  “够了够了,噢,你看我都糊涂了,还不知道小兄弟名讳呢?”

  四朵大道金花,这等天赋怎能不令他折服。金花的数目生来便恒定的了,他当年觉醒时才不过三朵,就轰动了家族上下,被视为最有天赋的年轻一代,送入了圣云阁。而四株金花简直太稀少了,就算放眼整个圣云阁,弟子中才寻出一人。

  “家父姓吴,为我取名非真!”杨逸脱口而出,这也是他之前就想好的。

  陆宇略作思考,才道:“吴非真,很有意境的名字,想必令父定是不凡之人!”

  在圣云阁的人口中说出他父亲,杨逸眼底闪过一丝寒芒,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掉了。

  “那非师弟的家住何处呢?”陆宇的语气不知比之前和善了多少,以同门师弟相称,这算是主动拉拢了。

  杨逸笑说:“莫非求仙问道还讲究出处?”

  “哈哈哈,非师弟误会了,反正得闲,不如现在便来我圣云阁,大家都会欢迎你的。”

  杨逸本想过几日再去圣云阁的,却正逢此事,便当作是一个契机了,有人带进去,总好过麻烦自己吧。

  圣云阁坐落于泰安城北郊外,毕竟一个大教若是放在城中,恐怕得占据城池的十分之一了,建在郊外,也算远离了闹市的喧嚣。

  杨逸被带到了圣云阁山门,着实被眼前的宏雕伟筑震撼莫名。

  定睛眺望,群山环抱高楼,大致一数不下百座屋舍。山体形状各异,竟是被人为的削整过,有些生灵状的山岳好像要呼之欲出般,而楼阁的雕工更是神斧杰作,雾气缭绕笼罩,给人一种漂浮若虚的错觉。如此胜状,倒也不辱没他在泰安城中的威名。

  见陆宇回来,守山之人微微欠身,看来他在圣云阁还是有些份量的。

  “小师弟,我先派人安排住处,回头我就去禀报你入门之事。”陆宇要去通报一下这件事。

  “那便劳烦陆师兄了。”杨逸笑道。

  很快杨逸便找到了住所,这地方还不错,少人走动,屋内也非常整洁,一些格局布设也很精巧。没有半分耽搁,杨逸马上进入了冥想状态。

  对于他来说,这两天的变化太大了。开启道根,惹来天道索链,又硬撼极凶天雷,昏倒后遇到紫冥相救,蒙蔽天机。被带到仙境,接受紫冥传来的法力,还隐去了四朵金花,最后踏入传送门……

  杨逸现在才有时间梳理这些事情,让他想不明白的,便是紫冥的出现。此人高深莫测,年岁大得吓人,却能保持着英俊的相貌,最令杨逸不解的是,紫冥口中的因果,到底预示着什么。

  “算了,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

  杨逸不再执迷于此,还是先适应修行之路。

  凡体和真体有天壤之别,凡体即凡人之躯,弱小不堪,百年后终会化腐为土的。而真体,就是伴生了大道金花的躯体,像容器一样,吸纳天地元气为己用,化入体内,增长寿命,如此便区别了凡人与修士。

  杨逸静静感受着那四株被隐匿了的金花,发现它们比另外五株在外观上多了些纹路之外,还有其散发的气息不同,更加浓郁圣洁,毕竟融合着紫冥的无上法力,才有此异变的。

  经过一番尝试,杨逸发现,紫冥的这些法力,自己能调动的微乎其微,看来是要彻底融合了才能运用自如,到那时,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呼!我的法力应是真体境巅峰了吧,紫冥的元力,太过玄妙了。”

  杨逸好不容易才炼化了一丝紫冥封存在那四株金花中的元力,竟将他的修为猛增至真体境巅峰,这绝对的骇人。

  杨逸如今十二岁,相对于一些天骄人物来说,十二岁的真体境巅峰不算什么,但要知道,杨逸从成为修士到现在,也不过两天的时间,这却是无人能及的。

  道根九岁左右便会显化,也就是说,大部分人都是从九岁开始修行的。杨逸当年也是九岁感知了道根,只是不敢擅动,足足瞒了三年,就是在谋划两天之前的事,比如那悲天咒,只是最后出现了些意外。

  真体境,乃修士的第一个境界,这是按法力的层次划分的。真体,也就是脱离凡体,成就修行之体的意思。再往上,便是相合境,乃修士的第二境界,比之真体境强太多了。

  杨逸这般年纪的人,天赋稍好的,都已进入了相合境,而那些天纵之才,更是达到了相合境九阶巅峰。杨逸的当务之急,便是要把修为赶上。

  二话不说,又静坐苦修起来。

  圣云阁,一座偏殿内。

  陆宇很肃穆的站在殿下,神情恭敬,在他的身前,一黑须老者背对而立,身上的雀金色道袍体现出了他的不凡地位。

  最I`新‘L章X“节:v上》:酷^$匠*V网\~

  “师父,这吴非真是个好苗子,虽然目前修为低了点。”陆宇开口道。

  老者回头,沉声道:

  “嗯,若真如你所言,那便招至我门下吧,改日我再去接见他。”

  老者仙风道骨,其眉间仍可见一丝锐气,想必年轻时也是英俊之人。

  他名徐固,乃圣云阁的第三把手,身份贵为二长老,仅次于阁主与大长老,在阁中权柄极大,同时还是陆宇的师父。

  “是!”陆宇欠身拜别,走向殿外。

  见陆宇离去,徐固自语:

  四株金花的天赋,阁主之徒,还有这未拜师的弟子,哈哈哈~这圣云阁……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二长老的弟子,此前他也收了陆宇这一个徒儿,若是让阁中其他的弟子知道,杨逸被二长老亲点,那还不得嫉妒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