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逸进入那扇门之后,面前出现一条古路,亘古而幽怨,要不是墙檐下点着盏盏明火,还真的摸不清方向了。沿着古路前行。没一会儿,又看到了一扇大门,挡住了去路。

  “门的后面,真的会是圣云阁么?”杨逸很好奇。

  杨逸推开大门,竟好像推开一方世界般,他看到了一条喧嚣大街,人头熙攘,吆喝声不绝于耳的。四下扫视,却不见圣云阁的踪迹。

  杨逸走出大门,路过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凭空出现的杨逸,就这样潜移默化的融入人群中了。

  一经打听,此处乃一座城池,名叫泰安城,而圣云阁就坐落于城北,是泰安城几大势力之一。

  “也不是很远了,要想好以什么身份接近圣云阁才行。”

  杨逸四处走动,还是先找个地方歇歇脚。

  杨逸找到了一家客栈,打算住店。这间客栈生意还算兴隆,每张桌上都有人在用餐,最为醒目的是,居中的两张圆桌,分别坐满了青衣、白衣的两拨男子,这些人皆有佩剑,全部都是修士,好像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杨逸没有过多理会,慢步绕了过去。

  “老板,我想在这住一晚。”杨逸对着柜台上的一位老丈说道。

  那老丈上下打量着杨逸,虽有十二岁,一米六几的个头了,但脸庞却很显稚嫩。老丈很少遇到没有大人陪着,独自住店的少年,所以打趣道:

  “小少爷抬举我了,我就一管住房收帐的,哪敢被称做老板啊。”又道:“我们这有上中下三等房,您是要那种呢?”

  “下等的吧,最普通那个。”

  杨逸生来朴素,不需要太奢华。

  哎呀,杨逸心里一咯噔,这才想起自己从来不带银两,以前买什么东西都是父亲付钱的。

  “楼上有一间,八号房,一晚十两,付钱即可入住。”

  老丈边说着边斜眼瞅着杨逸,见他有所迟疑,老丈的眼神变得有些冷淡。

  老丈这一丝的变化,被杨逸捕捉到了,但杨逸心中并无波动,仍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

  “咦,沉的,有东西。”

  杨逸摸出了一个精致小钱袋,打开一看,竟是一块块明晃晃的金子。杨逸醒悟,这肯定与紫冥有关。

  见状,老丈的眼睛立即睁得溜圆,与之前的冷眼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杨逸虽看在眼里,却没有在意,付了钱,便拿着钥匙径直上楼了。

  “砰!”

  杨逸才整理好房间,刚要落床休息,突然听到楼下一道摔盘子的声响,接着就有两拨人马争吵起来了。

  “唉,酒楼还真如父亲所说那般鱼龙混杂啊。父亲,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xJ

  杨逸非常思念父亲,但他坚信,再回去的时候,一定会给父亲带回一个天大的惊喜。

  “你们什么意思啊!想打架了吗?”

  如杨逸所料,闹事的正是那些青衣白衣的男子,这时一个白衣青年拍桌站起,怒视着对面的青衣男子。

  “宇兄,我只不过优先上了个菜而已,何必动怒呢,这不是还与你了吗。”

  对头的青衣男子有些玩味的说道,面带虚伪的笑意。

  “还与我?你打下的那个喷嚏,是否在彰显你们青龙堡的嚣张啊?”

  陆宇也不就此事争执,直接挑明对方的心思。

  周围的人闻到了一股火药味,一些凡人战战兢兢,立刻付了钱便急匆匆离开了,大家都是知道他们的来历,可不想无端惹来麻烦,然而有一些大胆的修士,退到一角旁观。

  酒楼的主事者也不敢干涉,毕竟遇到这种事情,算他倒霉,还是让他们自行解决为好。

  “宇兄,你这就说错了,我们青龙堡做事讲究仁义道德,你说我们嚣张,或许是我们足够强大吧!”

  青衣男子长相俊逸,可谈笑间的话语,却显得很霸道。与他同坐的几人,都是青龙堡的弟子,各个都在蓄势以待,随时准备动手。

  “这个酒楼是我常来之地,你却跑来生事,这是何意?”

  陆宇不想在此动干戈,若真动起手来,这里将会被打残。

  “没什么意思,你们圣云阁会来这里享受,为何我又来不得?”林辉道。

  圣云阁?杨逸虽在冥想,但还是能依稀听到他们的说话,一听到圣云阁,杨逸便来了兴趣,结束修炼,走出楼道观看。

  陆宇不再争执,道:“好,看在掌柜的份上,今日之事我不在这里跟你计较。泰安之争,希望几日后,能在青龙堡的队伍上见到你。”

  “陆师兄,就这么算了么?”陆宇身旁的师弟问道。

  闻言,陆宇罢了罢手,道:“现在不必多说,对比之日,我定会讨要回来。”

  青龙堡与圣云阁,同为泰安城的顶级势力,两大门派向来不睦,可以说是敌对的,所以发生点小摩擦太正常不过了。而在几日之后,会有一场比试,不只是青龙堡与圣云阁参与,泰安城全部门派势力都会遣出青年精英,一同争锋。

  “小子,你很够胆啊,还想偷看多久啊!”林辉的这句话是对着杨逸说的。

  见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在他身上,杨逸装作很惧怕的样子,以颤抖的声音说道:

  “几位大哥,我的错,我现在就回房,你们继续。”说着便要转过身后。

  林辉不依不挠,喝道:“站住,谁让你走了,给我下来。”

  陆宇默不作声,正细细打量着杨逸,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逸是非常不爽这种语气的,但也成功的吸引到陆宇的注意了。随即面带惧色,步履蹒跚的走了下来。

  见此状,掌柜对杨逸心生歉意,看来这酒楼以后是没人敢来了。

  “几位大哥,是我不识抬举,银两,这些银两,给大哥赔罪。”杨逸这戏演得也太逼真了。

  林辉有点点吃惊,并不动容的说道:

  “你小子的裤兜还倒是挺富足的嘛,不过收起你那几个破钱。不是爱看热闹吗,那就给爷和圣云阁哥哥们学几声狗叫,等爷心里畅快些,便放过你。”

  陆宇好似看破了一些东西,道:“林辉,你们青龙堡恃强凌弱的姿态,半分未改啊,别想拉我下水,相反,这孩子我保了。”

  拿他人当做推动暗争的工具,杨逸非常反感林辉这种卑鄙的手段,不过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哼,别欺人太甚,我爹可是很厉害的。”杨逸话锋反转,不再假装下作。

  林辉闻言大笑:“哈哈哈哈~能有多厉害啊,能挨下我一拳,便算本事。”

  林辉是青龙堡的杰出弟子,同辈中也只有几位师兄能够压制他而已,所以傲气得很。

  “我爹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有个天才儿子!”

  “就你,呵呵,那我就试试你的斤两。”

  说着,林辉大手抓来,附加着法力,凡人若是被打中,非死即伤。

  杨逸面不改色,也没有闪避,静侯其来。正如所料,陆宇拔剑横档,震开了林辉的手臂,护住了杨逸。

  “怎么,为了他,要跟我动手么?”林辉厉色道。

  陆宇不改初衷,道:“你若决意为此伤人,我不介意提前切磋一番!”

  “哼,别太托大,将实力留到群英角逐之日,我必败你。走!”说完林辉带着青龙堡的弟子离开了酒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