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打破禁咒

  晴空一碧,骄阳当天。一头雄鹰驰骋云中,不时发出的悲啸之音响彻寰宇。它竭力振翅,妄图要飞出天穹,可在这无尽的苍茫面前,它却是那么的渺小。

  大地无疆,修士与凡人共存。城郊深处,有座村子,名曰无修村。

  无修村,千年前可不叫这名字的,只因为一场变故,村里的至强失踪,修士一夜暴毙,只留下些不能修炼的妇孺。

  自那以后,每逢有人开启道根修炼时,上天就会降下大凶,夺人性命。村子渐渐的就无人能够修行,久而久之才被改了名。

  村子山清水秀,丛林翠蔓,屋舍简约,清风吹拂的尽是大自然的气息。

  此时,村里的一处茅屋内,响起了位中年男子的苛责声。

  “你怎就那么的执傲,这是诅咒,是血脉的惩罚,说了不许看此类书籍,你可曾入耳!”

  面前被呵斥的少年低头,地上丢弃着一本古书,封面赫然印着“修行入门”四字。

  少年名叫杨逸,生得形貌屹立。他那完美的轮廓里配有精致的五官,肤色白皙到跨越性别的界限,相貌格外清秀。细细一看,眉心处竟有一道虚无印记,空灵若现。

  中年男子怒斥出这番话时,心里满是悲凉。生在无修村,也就注定了他们与修炼无缘。成为修士是他一生的愿望,而这份愿望只能传承,而不能被实现。

  见杨逸默不作声,父亲杨清风只得叹道。

  “唉,千年来,无人能打破这个噩梦,我这么做,是不愿你冒险啊,你可明白?”

  “孩儿明白!”杨逸只点了点头,未做任何的违心之证。

  看\正g7版x章节J_上t;酷S匠U◇网…

  “那好,你的道根应该显化了吧,明日便带你去散道池,绝了这隐患。”

  道根,人体内的道之烙印,是开启修士之门的钥匙。于常人而言,这是上天的恩赐,而对于无修村,这却是诅咒,是祸患。

  “可是……”提到散道池,杨逸有些抗拒。

  “没什么可是的,与你这般年龄的都早已洗去道根,这次由不得你了。”说完便转身回房。

  村尾有一口散道池,池水可助人抹灭道根,与其说是助人,倒不如说“斩断修行之路的侩子手”更贴切。

  房内,父亲伤感落泪,心中苦涩:对不起,逸儿,这是我们村每个人都要经历的,爹爹也无法改变!

  这样的事,无修村已是见怪不怪了。

  ……

  修士,乃悖天而行之人。在这片世界,,凡人可凭意念开启道根,体内便会生出大道金花。

  金花有六朵,至于能够凝聚多少,那就要看造化了。如此,便可吸纳天地元气,感悟大道法则,也就是修行。

  而无修村的人,不在其中,只能哀怨苍天不公了。

  次日,无修村山洞。

  杨逸盘坐于地,经过一夜深思,他决心开启道根,走修士之路,纵是身死道消,也要奋力一搏。

  村里虽百年未有人敢触及道根,可这天降不详的传说却毋庸置疑,无人可以例外,可知杨逸做了一个怎样的决定。

  “大凶么?既阻我成道路,那便来吧!”

  他闭目静坐,放空神经,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启封道根。

  “鑫~”

  杨逸突然流光转体,其身上素衣亦无风自舞。紧闭着的眸子空明透亮,整个人变得华彩斑斓。

  道根尘封体内,受大意志所驱,终于被揭开蒙蔽,已彻底复苏!

  “呼!”

  在这种意境之下,他深呼口气,竟夹杂着一丝大道气韵。而体内脉络渐渐明晰,一股玄清之气游走于四肢百骸,肉身在被洗礼。

  不多时,他的身体轰鸣,金光大盛。体内道根在演绎,阴阳二气在交缠,露出了金花一角。

  二气逐渐攀升,霎时!阴阳汇顶,一朵大道金花呈现,圣洁无比。

  杨逸欣喜若狂,竟真的凝炼了一朵道花。

  金花霞光辉映四方,其叶锋锐似剑,茎直如箭。微微蠕动,正吸纳天地灵气!

  杨逸蓄力,再次凝炼。

  下一刻,第二朵刚要成型,突然!一条秩序铁链从天而降,二话不说,迅速贯入杨逸头顶,直取那株还未完整的大道金花,硬生生的将之揉灭。

  “这是……”

  杨逸心头微震,预料中的不详,终究还是来了!

  越是这种情况,杨逸越要冷静,但也不免有些骇然。此前他幻想过这大凶到底是何物,村中没有记载,因为遇见的人都死了。未曾想,竟是天道索链,直接磨灭生机。

  天道索链继续肆虐,伸向第一朵大道金花,眼看就要被摧残。杨逸运转初生的道法,倾尽全力与之相抗。不料,法力刚一触及便瞬间溃散,好似飞蛾扑火般。

  杨逸失色:“好强!”

  一击不成,杨逸加大了力量。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些法力是刚刚才获得的,来自于大道金花。

  “怎么办?无可阻挡么?难道代表的是苍天的意志?”

  几十次冲击下来,大道索链威势不减,仍在纵情肆虐,这让他有些焦急。

  “不可能,一定是有人在操控的!”

  大道法链继续侵蚀,无情的斩掉一叶花瓣,顺势而下。

  杨逸怒了,毁其道根之后,是要夺命啊!

  “不管了,只能动用底牌了。”杨逸咬了咬牙,好像要运转某些禁忌力量般,使他肉痛。

  在其折杀第二片金叶之前,杨逸念咒,调动身体本源,那是最精纯的力量,轰向大道索链。

  意想不到,竟真的将之撼动,不多时,便破灭开来!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调动本源之力,需颂悲天咒,乃杨逸在一处古墓所得,这也是他敢于涉险的王牌。

  见状,杨逸心头微松,结束了么?

  “只剩一朵残缺的金花,不过也算幸运了。”即便不完整,杨逸也很是欣慰。

  四周寂静,然而,传承了千年的诅咒,岂会那么简单。

  “轰~~”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炸响,方圆百里狂风肆虐。无尽的雷光撕出一道道裂缝,遍天的黑云尽情翻滚,太阳也就此隐去。不多时,连虚空的元素都被压榨出来,疯狂的跳动着,这片天好似在演绎着万物覆灭般!聚集一道天雷极速射下,针对着杨逸所在之地。

  如此凶象,百里皆惊。

  皇城祭台,一白袍道人窥视天象,茫然叹道:“唉!属于无修村的天罚,是谁?何苦再执迷。”

  仙灵之地,紫衣男子遥望天际,眼神有些漠然:

  “这所谓的罪,已祸及了千年,如今仍不肯罢休么?”

  许多修士都在揣度天之变,除却几位霸主人物知情外,他人皆不明其理。

  感受最深的是无修村民,大家都惶恐不安。

  “发生了什么?”村民都知道大凶之说,却从未遇过这么强大的。

  杨清风忧心:逸儿在哪,不会有事吧!

  这横生的异象,恐怖至极!

  天雷降至半空时,天空才恢复如初,或许是知道,这一记天雷下去,别说是杨逸,就是山岳,也要被崩塌。

  毕竟,扼杀一名少年,若是动静闹得太大了,会牵引出大因果。

  天雷仍在急剧谪降,这太突然了。杨逸有感,脸色暗沉:当真要夺命么?

  天雷骤然而至,杨逸所在的山洞连着八方峰峦瞬间炸裂,大石翻滚,沙砾横飞,幸好离村中屋舍还有些距离,不然也要被波及。

  在如此大恐怖面前,杨逸无计可施,是他太贸然了,本源之力对上它简直是以卵击石。

  眼看就要被山岩淹没,死亡正步步临近。

  杨逸想要逃离,却发现虚空都被天雷锁定、禁锢了,周身动弹不得。

  “无法破禁!”

  天雷将至,任他百般挣扎,也没能挪动半步。

  “一丝生机也不留吗?”

  这时,天雷的威压四伏,杨逸开始绝望,但却没有恐惧,只有深深的不甘,为自己感到不甘,为无修村感到不甘。

  本以为他可以强行破咒,顽抗大凶。但面对这等危机,任谁也显得无力。

  此时的杨逸心中悲凉,横眉冷对上天,趁着还能张口,怒骂道:

  “凭什么,生来就注定弱小,诅咒,竟要祸害整条村子,这不公!”

  “谁有错?应找谁清算!竟欺我凡人之躯,我不甘啊!”

  与其平白死去,倒不如斥尽不忿,再飘然离世,这或许也是一种坚持。

  “既不能容我,又如何能束缚的了我。我的命,怎能由他人断生死!”

  越往后,杨逸竭底咆哮,近乎疯狂,哪还像先前的儒雅少年,此时他无惧生死,只是不愿这般了结一生。

  “砰~~”

  终于,杨逸被一块巨石击中,轰然倒地,血液侵染素纱铺红大地。然而眼神并未颓丧,反而更加坚定,心底的不屈使他尚存一口气。

  杨逸嘴角颤动,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自语:

  “要死了么?不!我不可以死,若我死了,无修村这千年来的痛苦由谁去讨还,这形同末日般的诅咒,又到何时才能摘掉,还有父亲、母亲!”

  他双手拄地,想要起身,但染血的躯体已无力再动。

  “不可以死~不可以死!”

  天雷可见,要强势抹杀杨逸。此时杨逸瞳孔爆裂,白球布满血丝,这仅是一个少年啊!

  杨逸始终坚信,只有愤怒与不屈的毅力能够应对所有困难,所以~

  下一刻!

  “啊~~~”

  杨逸啸声不绝,腾空而起黑发狂舞,如少年魔王般,风触其衣竟荡起阵阵黑气。

  这一切,乃经天执念所致,一道魔音响起,洞穿天地。

  “我不会死的,在这一世,我要极尽辉煌!”

  说完直撞神雷,突破万法。

  天雷好似有灵,神威更盛,悍然与杨逸对轰。

  “隆~”

  顷刻,大地龟裂,群山夷平,两者仍在僵持。

  “无修村的命运,将由我来改写!”杨逸战意滔天,决不言败。

  吼吼~

  天雷虽不是凡物,但在杨逸的攻伐之下,已有瓦解的迹象。

  砰~

  一声巨响,天雷最终溃散。完成这一神举后,杨逸便双目失神,高高的坠落于地,昏了过去。

  天雷湮灭,大凶就此落幕,昏迷的杨逸还没有发现,其体内赫然傲立着九朵大道金花,打破天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