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小雅轻轻眨了眨眼睛,“对,但是如果你们输了,也是否关闭易静堂,从此不再涉足?”

  我表示没问题,“那是当然,只要是我们输了,”我想了想又问道,“这个想法是陈捷提出来的?”

  图小雅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她冷笑一声,坐正了身体,“你可真行啊,把陈老气成那样,还问是不是他的决定,你觉得他那样还能处理事务吗?”她不等我开口又说道,“陈老已经让你气病了,现在仍在重症监护室。目前是龙老和冉冉在处理,是由他们决定的。”

  费平突然插嘴道,“龙五桥就能做主,你开什么玩笑!”他也不管我是否同意,便走到图小雅面前,“如果我们输了,你们强取豪夺,我们要是胜了,你们来一句陈捷住院,是陈冉冉和龙五桥私自做主,不算数,那我们找谁去?”

  图小雅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们还没你们这么卑鄙!”

  “我们卑鄙?”费平嗤笑,“我们新开张,你们就来这儿大吵大闹,好像我们要抢了你们的生意一样,我告诉你!没有陈捷的首肯,我们绝不同意!”

  图小雅腾地站起来,目光冰冷,“那就是说你们想当缩头乌龟了?”

  “我可没那么说,总比某些人大白天的去我们会长家想要行凶好,”费平冷笑着说道,“你去问问陈冉冉,看她做的是不是更卑鄙?”

  图小雅气得不行,一步步逼近,“你怎么敢……”她略带威胁的说,“我就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敢不敢应战?”

  我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我慢慢的站起身,,按了按费平的肩,“好吧,我们应战!”

  费平惊讶的看着我,“你疯了,如果陈捷到时候醒了,来句不算数怎么办?我不答应!”

  我摇摇头,“我也没想让陈捷答应,我们做晚辈的,闹到这步,理应让长辈三步!”我看着图小雅,目光如炬,“你回去吧,告诉陈冉冉,我答应她的挑战,即使她输了,我也不让天机会关闭!”

  图小雅的脸色渐渐平和了下来,“你倒有种,好,等我们的信儿吧。”她说着转身要往外走,我又加了一句。

  “等等,如果她输了,我只问她和陈捷几句话,”我看着她停了下来,“而且我要他们父女俩发誓,必须告诉我真相!”

  图小雅回过头看着我,目光重又阴冷,“你等着吧,”她只说了一句,便开门走了。

  费平懊恼的看着我,“有什么好问的,即使问了他们也不会告诉你真相,这多好一个机会能把天机会一举铲除,你倒好,全给耽误了!”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我早晚会将他们一举铲除,我只是太想知道我家的秘密了。”

  费平梗着脖子,“我不管,你这次做得不对,我不答应!”

  “好!”一个爽朗略带有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赵局叼着根雪茄走了进来,他拍着巴掌,缓缓地走到我们面前,“不错。”他满面堆笑。

  我和费平急忙站直了身体,“局长,”费平小声说道,“你看这家伙,这不是放弃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吗?”

  赵局放下雪茄,吐出一口烟雾,“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告诉你,即使你胜了,他们就真的会那么乖乖的关门儿?那么大一座协会,恐怕不是他龙五桥和陈捷就能说了算的,”他重新叼起雪茄,转过头看着我,“天儿这点就做的比你正确,在气度上先赢了一筹!”

  我心里一喜,“您真的不认为我这次做错了?”

  赵局一抬眼,“不,我认为你做得非常对,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图家丫头就从我身边经过,还不屑的瞪了我一眼,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让她瞪一眼,”他说着哈哈大笑,“你说她这么个小丫头就敢瞪我,更何况别人呢。”

  我一下子放松下来,自己这次终于没做错!

  “不过我得批评你,天儿,”赵局放下雪茄,漫不经心的弹着烟灰,“你怎么又不跟我打个招呼就做了决定?”

  我一阵尴尬,“赵伯,我没来得及……”

  赵局满面微笑的看着我,“没来得及,这个借口不错。”

  我更加的尴尬,“赵伯,我错了,今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和您商量!”

  “好,”赵局赞许的点点头,“我相信你,咱们不用保证,以实际证明!”

  我用力的点点头。赵局呼了口气,“好了,说点子正事吧,你想好了怎么对付了吗?”

  我摇摇头,“现在还没想好,我甚至不知道天机会成员的身份和能力。”

  赵局一笑,从兜里取出一个U盘,“我都考好了,看完就删掉!”他突然换上了严肃的语气。

  我很是惊讶,“是他们的资料?”见赵局点点头,我更加吃惊,“您从哪里找到的这些?”

  赵局摆摆手,“你就不要问那么详细了,我动用了点关系,你现在就看,看完后我看着你删,别给我找麻烦。”我点点头,迅速走到办公桌后的电脑前打开电脑。

  易星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谈完了吗?”

  !看0正r版章》节(上酷9匠s网z

  费平急忙走过去,把她往外推,“你先出去,没谈完呢。”

  “小平,别那么凶,”赵局笑着走过来,拉起易星的手,“小星,伯伯还没怎么看你呢,我送你的电脑还好使吧?”

  易星腼腆的笑着,“还好,谢谢您。”

  “来,陪伯伯聊聊天,”赵局拉着她在沙发旁坐下,“会下象棋不,让你哥先看东西,陪我来两盘,”他说着不知从哪儿居然拿出个便携式象棋棋盘,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这老头子可真够怪的,我上次和他来了两盘,发现他的棋艺实在不敢恭维。

  看易星的表情也快笑出声了,“我不会啊,”她连连推辞着。

  “哎,学学不就会了嘛,”赵局已经把棋盘摆好了,“伯伯教你。”

  我抬起头笑道,“小星,好好陪伯伯玩,他老人家的棋艺可是‘非常厉害’!”我故意意味深长的说。

  易星是个聪明女孩,她眨了眨大眼睛,看来已经明白了我的话。

  “你小子好好看,别打岔,”赵局数落着,“赶紧看完,我待会还有事儿呢。”

  我答应着,心里暗笑,费平也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嘿嘿一笑,“局长,空玩儿多没劲啊,干脆来点彩头,您要输了,给星儿点什么?”

  易星急忙摇手,“不不不,这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他说这个法子不错,”赵局也不等她回答就摘下手上戴着的一串手串,“伯伯输了这个就送给你,你要输了就再陪伯伯多玩几盘!”

  易星没办法,“那赵伯,我可得罪了,”她说着来了个当头炮,赵局连连说好,也来了个屏风马,两人你来我往杀了起来。

  我也不在看他们一老一少,而是专心致志的看起了资料。从这上面看,天机会的几个主要硬手是如下几人:陈捷,会长,精通六爻,旁及金口诀、紫微斗数、子平术等。

  龙五桥,副会长,精善六爻,兼通梅花易数、子平术。

  陈冉冉,助理,精通六爻。

  图小雅,助理,精通面相、六爻。

  龙天麟,主任,精通六爻、金口诀、梅花易数、子平术。

  …………

  费平低下头轻轻对我说,“用我给你介绍介绍吗?”

  我点点头,“好,那我听听。”费平答应一声,用手指着前面几个人。

  “这几位不用给你介绍了,除了陈捷,没有能和你比的。他现在还住了院更不值得一提了,唯独你要小心这两个人,”他一抬胳膊,指着龙五桥的名字,“龙五桥是陈捷的师弟,能力比他不相上下,估计是个硬对手。”

  我到没感到什么,“他的岁数不小了吧?”

  “大概五十多岁,”费平两眼紧盯着屏幕,“和陈捷差不多。”

  我耸耸肩笑着回答,“他的岁数做到这点,并不值得惊讶,我倒是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我说着把鼠标移到了龙天麟这个名字上,“他是谁?”

  奇怪的是费平露出了一个错愕的神色,“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这个人,只听说他是龙五桥的儿子,刚从美国回来,听说参加了一个异能人士比赛,获得了大奖,你觉得他有什么问题?”

  我摇摇头,不置可否的回答,“他多大岁数?”

  费平想了想,“没有具体资料,我上次听一个见过他的哥们说,不到二十。”

  我顿时警觉起来,目光紧紧盯着这三个字,费平见我神色有异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你看,陈冉冉和图小雅只是会六爻,可这个人居然精通六爻、金口诀、梅花易数和子平,而且岁数比陈冉冉和图小雅要小,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时只听赵局长叹一声,“哎,不算不算,我这不留神让你占了个便宜,我悔一步。”他说着伸手拿起一颗棋子,易星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程宝宬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