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趣的和她说,“怎么?交男朋友了?”

  )酷I匠网~唯Q…一7正版9,(其X8他n都是$盗'版8。

  易星的脸一下子红了,“瞎说什么,你整天把我看得这么严,哪有机会。”说着她自己也笑了,手臂不小心碰到桌子上,疼的她啊了一声。

  我这才想起她的胳膊蹭破了,忙走上前关心的问,“去医院看看吧。”

  易星摇摇头,“算了,也没多大事,别花那冤枉钱了。”可她的胳膊已经蹭破了一大块皮。

  我不由分说的架着她往外走,“必须去!要是以后留下伤疤怎么办,难道你想当女汉子吗?”

  易星忍不住笑了,歪着头打量着我,“哥,没想到你当时会有那么大力气。”

  我一阵尴尬,含糊的答道,“当时实在是气糊涂了,是我不对。”

  “不怪你,冉冉姐也确实过分了,不过你昨天把她爸爸气成那样也不对啊,”易星很善解人意的说,说的我有些脸红。

  门帘一挑,费平突然走了进来,怪异的打量着我们,“怎么了?”他说着目光一扫,准确的看到易星手臂上的伤。

  “怎么弄的?”他着急的走过来抓住易星的手,“谁欺负你了,大哥给你出气去!”

  易星把手抽了回来,脸有些红,“没怎么,自己不小心摔的。”

  妹妹这么懂事,我还能沉默吗。我叹了口气,“我把她推的。”

  费平诧异的看着我,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你小子行啊,又拿小星撒气?”

  我想起胖王对我说的话,火也上来了,我也一把薅住他的领子,“你给我撒手!我还没问你呢,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你们别打了,”易星使劲掰开我们紧攥着的手,“费大哥,其实冉冉姐刚才来过,她……”

  费平愣了下,松开了我的领子,我却仍然攥着他的领子不放,费平有些尴尬,“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是你哥打你来着,”他想了想又严肃起来,“陈冉冉打你来着?这个该死的女人!我非教训她不可!”他回过头见我还抓着他的领子有些急了,“你干嘛?天儿,算我刚才错了,”他说着想推开我的手,却见我脸色铁青的瞪着他,不禁有些害怕,“你怎么了,天儿?”

  我哼了一声,“教训教训?怎么个教训法?”

  费平尴尬的看着我,“你怎么了?”

  我忍不住把肚子里的话全吐了出来,“你是不是让人欺负过陈冉冉?”

  费平的脸一下子变白了,说话也有些支吾,“没有啊,你想哪儿去了,谁告诉你的。”

  我看着他的脸,想起了那次在潘家园时他所说的话,“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这小妞,”还有他那舔着舌头的表情,我气疯了,强忍着没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你说!你是不是派人调戏过她?”

  费平的脸变成了猪肝色,他沉默了半天才开了口,“天儿,我不知道你从哪知道的,是,我有个哥们当时是调戏过她,我也把那个人给开除了。不过陈冉冉下手也太重了,她都把他打废了。”

  “那是他活该!”我大声喊道,死死盯着费平的脸,这注定是个不太平的上午,好些事情就像洪水一样,突然灌进了我的心里,填的满满的。“我现在真怀疑你和你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

  费平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易天,你怀疑他们可以,别怀疑我!我承认那个群体里都有些个别人,我们国安局也不例外,难道你就敢说你认识的人里没有一个做过错事吗?”他说着推开我的手,往后撤了两步,我气喘吁吁的看着他,感到累了。

  费平犹豫了下,走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先去协会吧,赵局有要事找你。”

  我摇摇头,“我今天没心情,下午再说吧。”

  费平不由得沉下了脸,“现在正等着你去,快点!”

  我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我说了我不想去!”

  易星怕我再发火,她过来轻轻拉了拉费平的衣角,“费大哥,你让他歇歇吧,他生不少气了。”

  费平气的转过身,又转了回来,“易天,大家都等着你你来这么一句?”他双手叉着腰,“天机会下挑战书了,说要和咱们正式对决!”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抬起了头,“什么?他们怎么说的?”

  “天机会的图小雅刚才来了,说要挑战易静堂,尤其是你!”费平一指我的鼻子,“如果他们输了就关闭天机会,承认北京就咱们一家,咱们输了也一样,这次是玩真的了!”他又叉上腰,瞪视着我,“你还说你想歇会,歇多久吧?”

  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往外走,“我一刻也不想歇了,我们走!”

  费平哈哈的笑着,一边和我往外走,“咋又不累了?”

  我恨恨地说,“我不会放过陈冉冉的!”

  “好,哥们我陪你!打败他们再去他们那儿抄家!”他说着揽着我的肩膀往外走,易星急忙追了上来。

  “还有我,我也要去!”

  来到朝阳路的时候,已经快接近中午了,路上的车子开始多了起来,费平骂骂咧咧,“他妈的就没见过不堵车的那天!”他这才想起后座上还坐着易星这个女孩。

  “费大哥,你又说脏话!”易星板着脸数落道。

  “对不起对不起,没留神儿,”费平嘿嘿的笑着,见缝插针得挤车、加塞,“说顺嘴儿了。”

  我忍不住想和他开玩笑,“是顺嘴儿还是净嘴儿啊?”

  “是……”费平一下子明白过来,“好小子,拿我当八哥了?”过去老北京喜欢养八哥,叫声纯正的就叫做净口儿,易星扑哧一下乐了,笑的肩膀耸动。

  费平往后看了她一眼,回过头瞪着我,“你等我待会怎么跟你算账!”他说罢一拧方向盘,拐进了辅路,径直开进了易静堂所在的龙翔大厦的停车场。

  我们跳下车,尽快走进电梯,费平按下了八楼的按钮,松了口气,“有啥打算了吗?”他转过身看着我。

  我摇摇头,“走一步说一步吧,我现在也没想好,”电梯上显示的数字已经到了第六、第七。

  “那你可得计划下,”费平说着,电梯已经来到了八楼,“我们得先想好怎么对付,她有来言,我有去语,人家摆好了棋,走一步,我们就得想好下一步。”他说着抢先走了出去。

  我跟他并排走着,“听你这话的意思,下战书的人还没走?”

  费平嘿嘿一笑,回过头对易星说道,“你看到没有,这小子滑得很,生活中你得留神点你这倒霉哥哥。”

  我捶了他一拳,“你少胡说两句,说正经的,那个叫什么……”我一时间没想起刚刚他说的那个名字。

  “图小雅,”费平提醒我,“就是上次在潘家园见到的说你是坏蛋的那个女孩。”

  我一下子想起了那次在潘家园的小店里,那个满脸傲慢、充满敌意的女孩,“是她?”我疑惑的问,“为什么不是陈冉冉自己?”

  “这我也感到奇怪,后来听小星说她上你们家去才解释清楚,”费平说着又露出了坏笑,“得通知下‘老公’啊。”

  “你给我闭嘴!”我没好气的回答道,“别跟我面前提这件事,我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好好好,”费平挑着眉看了我一眼,我们走到了808室的门口,“你呀,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他推开了门,我看到屋里的人一下子把目光都投向了我。

  “易总,你来了?”旁边的王大姐走过来,和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算是回应,“听费哥说人没走,在哪?”我的目光越过他们在屋里巡视,没看到生面孔。

  “在您的办公室呢,”王大姐小声说,“要不要我再给倒点水?”

  我摇摇头,“我先去看看,有事儿叫你,”我说着抬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费平和易星也跟了上来,我皱起了眉,“你们俩跟来干嘛?”

  “担心你啊,”易星脱口而出。

  我只得笑了笑想让他们冷静,“别忘了这是咱们的地盘,她不敢胡闹。”

  “还是我跟你进去吧,”费平走到我跟前,“处理这事儿你没我在行,我跟着你也有个照应。”

  我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我们来到我的办公室前推开了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女孩,她见我们进来,冷冷的扫了一眼,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女孩。

  我也没理她,而是径自走到办公桌后坐下,“你是图小雅,图小姐?”

  图小雅嗤笑了下,仍然用那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是,没想到你变得人模狗样了,像你这种人都能当协会主席,你们这个协会可见一斑了。”

  我对她尖酸刻薄的语气倒不怎么生气,这丫头无非和陈冉冉一样,心比天高、目中无人,一点涵养也没有,我开门见山的问,“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们天机会要向我们挑战?”

  图小雅的眼睛微微下移,她点了点头,“对,他和你说了?”她用下巴指了指费平,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我也轻轻点点头,“说了,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我把话锋一转,“你们如果输了,真的履行诺言,关闭天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