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我听话的大声回答,妈妈急忙捂住了我的嘴。

  “这臭小子,非得打扰你爸爸,”她笑着拍着我,给我扇着蒲扇,我渐渐地睡着了,睡的是那么的安稳,仿佛没有什么能打搅到我,我真想再回去,再让妈妈给我打一回蒲扇,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恍惚中,我似乎又回到了和师父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我记得那晚,也是那样的月圆如镜,师父也像父亲那样站在院子中,抬头望着天一言不发。

  我走上前,“师父,怎么了?”

  师父默不作声,良久,他慢慢的说着,“天快黑了,快黑了……”

  我不解的看着他,“天快黑了?现在不就是黑夜吗,怎么还会黑呢?”

  “孩子,”师父终于回过头看着我,“其实我和你父亲认识的人当中,有一个人比我们都要厉害,更不可思议!只是,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了。”

  “是谁啊,师父?”我惊讶的问,“能有比您和父亲更厉害的人?”

  师父又抬起头重新望着天,“我只希望他还活着,唔,他的本命仍然呈旺相,而且出现在西方,看来他还在那里,”他低下头咳嗽了几下,我连忙拍打着他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虚弱的开了口,“天儿,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你三式缺一,这个问题是我和你父亲造成的,也必须由我们二人解决,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你不要去找我,安心的学习、照顾你妹妹,师父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

  我吓傻了,使劲摇着师父的手臂,“师父,难道是徒儿做错了什么,您不要我了吗?”

  师父笑了,拍着我的头,“傻小子,看把你吓得,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是真的有一份重要的东西,我必须去把它找回来,”他又重重的咳嗽,我赶紧继续拍着他的后背,可他摆了摆手,示意我停下来,“我走了以后,你什么都不必担心,在我柜子里放有两本存折,钱虽然不多,但是够你和小星上完大学,算是师父给你们俩的一点零花钱吧,”他慈祥的笑着,看着我的脸,仿佛看的是他的儿子。我再也忍不住,眼泪溢满了眼眶。

  “师父……”我跪了下来,“求您别走。”

  “傻孩子,”师父拍着我肩膀,“我必须得去,我说过,那是我们做下的错,我们必须去把他解决,可惜解决不全了,在你二十四岁之前,你可以放心,这段时间你没有任何劫难,但是从你的命宫上看,二十四岁之后,你必有大劫!只可惜我那时候可能不在了,你要自己去面对了!”他重重的说道。

  我忍不住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师父,您肯定能活到那时候,我还没有尽孝,您一定会活到的!”

  师父只是笑,他慢慢的坐了下来,就那么席地而坐,我急忙跑去想找把椅子,却被他拦住了,“孩子,你听我说完,时间对于我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告诉你,小星命数不长,当年你父亲看到这孩子刚生下来时就是这么说的,现在我也看到了,你要好好陪她!让她越快乐越好!但是如果她真的出了意外你也不要悲伤,这是注定好了的,没有办法改变。”

  我彻底愣住了,“什么?师父,小星能有什么劫难,难道是疾病?或是车祸?”

  师父只是连连摆手,“天意、天意,不可说也,孩子,你们好好保重!”他的脸越来越模糊,也越来越远了。

  “师父!”我大喊着,一下子扑了上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一场恶梦,天已经亮了,几缕光照进了屋里,我竟然在凳子上睡了一夜!

  “蹬蹬蹬蹬”,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易星跑了进来扶起了我,“你怎么了,哥?”她一脸焦急,“你怎么在这儿睡了一宿?”

  我疲惫的推开了她,“我没事,待会去外面吃早饭吧,我懒得做了。”

  妹妹仍然怯生生的看着我,“哥,你真的不要紧吧?”

  我叹了口气,回想起梦中的景象,我已经失去师父、父亲和母亲了,难道我还要失去自己唯一的亲人妹妹吗?我忍不住回过头看着易星,但是这些年易星的身体虽然纤弱倒也没什么大病,我每天都不让她去外面玩,就是想躲过她命中的劫难,这么久了,应该过去了吧。

  易星见我异样的看着她不禁害怕的问,“哥,你干嘛这么看我?我怎么了?”

  我笑了,裂开了嘴,“笑我妹妹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呗。”

  d^看正版%章节nF上酷'匠:Z网

  易星也笑了,捶了我一拳,“油嘴滑舌!”

  洗漱了下,易星想和我去街边的小摊吃早点,被我拒绝了,我一时兴起,指了指远处的饭店,“今天去哪儿吃。”

  妹妹撇了撇嘴,“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平时那么抠门儿,买件衣服都舍不得。”

  我挺了挺腰,“咱现在也是易静堂协会的主席了,穿得像那么回事,吃的也得好点,怎么能去街边小摊呢。”妹妹高兴的拉着我的手,我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家门。

  大饭店的早餐还是味道好,我尽管没什么胃口,但是架不住妹妹再三劝我吃点,我只好尝了一口,没想到早点做的这么好吃,我一下子喝了三碗豆浆,妹妹一个劲儿的笑我,“吃那么多,不怕变猪?”

  我放下碗,“我要是大猪,你就是小猪咯。”气得她抄起桌上的牙签盒朝我扔过来。

  这顿饭吃的我很开心,出了门,我们溜溜达达的回到家门口,却发现陈冉冉站在门口等我。

  她一脸怒意,我不禁有些害怕,我倒不是怕她,而是发生了昨天的事后,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冉冉,你……”我嗫嚅的说道,“你怎么来了,陈伯好点没?”

  陈冉冉冷冷的盯着我,“托你的福,还没死!”她恶声恶气的说道,惹得旁边几个人直看她。

  我很尴尬,“冉冉,我知道你恨我,我昨天也没想到会变成那样,陈伯住哪个医院,你带我去看看他。”

  “你别装好人了!”陈冉冉大声说道,周围几个人都走了过来,“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气成那样!他本来就有心脏病,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对他有多大打击吗!”她已经有点哭腔了。

  我看到周围的街坊都走过来了,强子在不远处叼着根儿牙签嘿嘿的笑着,一脸的幸灾乐祸。我叹了口气,低声下气的说道,“咱别在这儿吵好吗,有什么话进屋去说。”

  “我就在这儿说!”陈冉冉一句比一句声音高,她瞪着眼睛,脖子往前挺着,仿佛一只要斗架的公鸡,“让大家都看看你的真正嘴脸!”

  我也忍不住了,大声问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冉冉终于忍住不那么大吼了,她也吼累了,“赵文清昨天不是说要来场比赛吗?”她嗓音嘶哑的说道,“好啊,我现在就代表天机会的所有成员,向你挑战!你敢不敢接受?”

  “让让,让让,怎么回事儿?”王小明那胖子不知道从哪儿挤了进来,“怎么个情况儿?”

  强子拉了一下他,“没看见嫂子正训他呢吗,别当电灯泡。”他一个劲儿挤眉弄眼,一脸的坏笑。

  王小明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陈冉冉,一把推开强子,“你少胡说八道!”他走过来对陈冉冉说道,“是陈小姐,你这次又想干嘛?”他不耐烦的问道。

  我感到很惊讶,胖王什么时候认识陈冉冉的,陈冉冉对他也不陌生,“王警官,原来你也住这儿?”

  “是,你和易天是什么关系?”胖子收起了平时那副嬉笑的嘴脸,换上了一副官腔儿。

  “那不是你该管的,”陈冉冉冷冷的白了他一眼,回过头继续看着我,“说痛快话吧,你敢不敢比?“我无奈的说道,“冉冉你先听我说。”

  “我就问你敢不敢比!”

  “我敢!”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吼道,她也太得寸进尺了,我真有点火了。

  陈冉冉点点头,“好,那就是你接受我的挑战了,如果我输了,我宣布天机会解散,天机会的一切损失都有我们家承担,以后本市就你们易静堂一枝独芳,那如果你输了呢?”她说着往前跨了一步,咄咄逼人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冉冉,别闹了,咱们之间玩就可以了,别拿天机会开玩笑,陈伯禁受不住……”

  “我问你如果你输了呢!”陈冉冉又大声的说了一遍,看来今天她是来真的了。

  我想起昨天的事情,不怪她生气,如果是我父亲被气成那样,我也会受不了的,我想到这儿也不生气了,就当是哄她玩呗,“那你提吧,怎么着都行。”

  陈冉冉似乎就在等这句话,我有点后悔,不知道她要提什么刻薄条件,只见她慢慢抬起一只手指着我的鼻子,“我要你跪在大街上,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管我叫三声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程宝宬说:

  这段时间更新晚了,比较忙,希望大家多多见谅,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