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你就这想法?”我冷冷的问。

  也许是因为输了,陈冉冉的声音很小,“是啊,我……”

  我立刻打断了她,“好,那咱们走吧,我倒也想和他聊聊。”

  陈冉冉看我不像是在敷衍她,不禁一下子笑出了声,“我就知道你会的。”

  费平却一把拉住了我,小声问,“喂,你真想去?”

  我点点头,“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知道为什么陈捷总让她来算计我。”

  费平着急的说,“那你也给赵局打个电话,免得出危险。”

  我不禁笑道,“能有什么危险,我去了三两句话把事儿说清楚就得,尽早回来,能有什么事。”

  费平沉吟了一下,“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想了想拒绝了他,“不,我还是一个人去吧,这毕竟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我不想再把你牵扯进来。”

  费平急了,“赵局的命令是让我保护你!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没法交代。”

  我笑了笑,“那你就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不行,我得和你一起去!”费平固执的说。

  我也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了我没事!”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陈冉冉见我们嘀嘀咕咕有些生气,嗓音又高了起来,“难不成是担心我们会害你?”

  费平冷笑道,“就是,我信得过你陈大小姐,还信不过陈捷那老狐狸呢!”

  陈冉冉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她沉声说,“你再说一句?”声音里透着一股愤怒。

  费平一挑眉毛,“我说又怎么了,他就是个老狐狸,别以为谁都拿他当好人,也就你把你爸看成是英雄。”

  陈冉冉的脸越来越难看,她低声骂了句,“找死!”人已经靠了过来,费平也不示弱,挽了挽袖子也往前走,易星急忙拉住陈冉冉的胳膊。

  “冉冉姐,你别冲动,费大哥你怎么说话呢?”

  “小星,你一边去,这是我跟她的事!”费平这时也不在是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他抿着嘴,嘴角起了一丝硬冷的纹路。

  我急忙拉住他,“你干嘛?好男不和女斗,别惹事!”我已经看出了,费平是诚心!他不想让我和陈冉冉去见陈捷,便想把事情弄乱,让我脱不开身。

  陈冉冉恶狠狠地盯着我,“你给我起开,我就问姓费的你一句,你道不道歉?”

  费平一瞪眼,提高了声音,“不道歉!”

  眼看两人就要爆发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冉冉,别闹了,”声音不高,却透露出一股怒意。

  Jd看Z\正Q“版@P章Nj节上酷C匠}5网P

  这声音非常耳熟,我回过头,果然,陈捷站在门口,面沉似水,但是两眼紧紧盯着我。

  我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可是马上想起了他和我父亲的瓜葛,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我不由得抬起头,回望着他,目光比他还要愤怒。

  陈捷愣了一下,表情很诧异,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刚进门时的表情,他走到我们跟前,“冉冉,你先出去!”

  “爸!”陈冉冉气的脖子又像那天似的绷紧了,“他骂您!”她一指费平。

  “我让你出去等着!”陈捷突然大声说,透着一股狂怒,但也显得很苍老,“到门口等老爸,老爸和他们说点事儿,”他突然放低了声音,似乎是在央求陈冉冉出去。

  陈冉冉气的胸口一个劲儿的起伏,她突然狠狠瞪了我一眼,拔腿就走,易星想拦住她,可却被她推开了,我喊住了易星,“你要干嘛?还去追她?”我把这股火都撒到了妹妹身上,“难道你真的胳膊肘往外拐!”

  “你,”易星气的嘴唇一个劲儿的颤抖,“我真不明白你们到底是怎么搞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吵!”她说着也冲出了门,朝着陈冉冉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陈捷看着我,但是这时候他的目光已经变了一种味道,那是一种痛苦、失落、失望、孤单的眼神,“你……你竟然……”他的嘴唇颤抖着,好不容易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天儿,你到底对我有什么看法,你说出来啊!”

  我正想说,费平打断了我,“我们不想和你说什么,请你出去,不要再到易静堂来捣乱了,否则的话我们就报警!”

  陈捷转过头看着费平,眼睛都红了,我突然不敢看他的双眼,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费平,你不得好死!”他突然破口大骂。

  费平勃然大怒,“老家伙,你再骂一句试试?我今儿非送你上派出所!”他说着就过来扭陈捷的胳膊,但是没想到陈捷却也掐出了他的手腕。周围的人早就看傻了,这才想到过来劝阻两人,但全被费平吼开了。

  “都给我一边去!”他吼道,“赶紧给赵局打个电话,就说陈捷跑咱们这儿捣乱来了!”

  有几个女职员吓得不轻,听到他这句话才明白过来,急忙转身跑了出去,老王也吓愣了,听到这话急忙掏出了手机。

  我急忙拦住了老王,“你们都住手!别惊扰赵局,这是我跟他的事,费哥,你先松手。”

  费平愤怒的看着我,但是看到我坚毅的神情,他也知道我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只好松开了手。

  陈捷有些踉跄,看得出他会武,而且功夫还不错,他毕竟岁数大了,跟费平这么较劲儿实在是吃不住,他咳嗽了几下,仍然愤怒的看着我。

  我强迫自己张开嘴,“陈伯父,我不想和您吵,咱们平心静气的说行吗?”

  陈捷也累了,他靠着一把椅子慢慢的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就那么大口的喘气,过了好半天他的脸色才不那么可怕了,“那成,咱俩到外边去说,这儿人多,就咱俩,谁也不带。”

  费平还想开口,我一把拦住他,“费哥,还是我来解决吧,毕竟是我们两家的事。”

  费平没办法,只得叹了口气,“我说不过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转回身看着陈捷,“那咱们上楼顶上去谈吧,那儿没人。”我说着转身就走,陈捷叹息了一声,也跟了上来。

  我们俩一前一后的走着,走进电梯,谁也没说话,我假装看着电梯的天花板,不去理睬陈捷,可是我也注意到他借着电梯墙壁的反光默默地看着我的脸,神情复杂。

  我们一直来到楼顶,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洒在地上,很美很美,要是在小时候我肯定会蹲在地上和胖王他们几个玩儿抓子儿了。可是今天我的心情却全然放松不下,心里就像倒了调料盒,五味杂陈,什么味道都有,应该怎么面对面前这个老人呢?他是我父亲的死对头,可是却把女儿嫁给了我,我真恨不得把他从楼上推下去,那样我父亲也就可以瞑目了。看着陈捷老迈的身影,我似乎又想到了躺在床上痛苦呢喃着的父亲,“孩子,”陈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想和你谈谈,”他这时已经完全平静了,又变得像第一次我见到他那样,精神矍铄、道骨仙风。

  我不带表情的回答道,“我也想和你谈谈。”

  陈捷嗯了一声,“那你先说吧。”

  又是一阵沉默。

  “怎么,为什么不开口?”他慢慢的说道,夕阳把他的脸映照的金灿灿的,“有什么顾忌吗?”

  我长叹一声,下定了决心,“陈伯父,”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但是却也在颤抖着,“您能否对我说实话?”

  陈捷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微微点点头,“我对你从没有说过一句假话。”

  “那好,”我说着忍不住往前跨了两步,“您知不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在说完这句话后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了他的嘴上,期待着那张苍老的嘴缓缓的打开,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陈捷沉默了,过了好久突然问道,“是不是赵文清和你说什么了?”

  我冷冷的说,“先回答我的问题!”

  陈捷苦笑了起来,笑的非常悲凉,“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也怪我没选对人,冉冉那死丫头担不起重担,”他停了下来,“那天应该我亲自去找一趟你就好了。”

  我仍然冷冷的注视着他,但是心里飞快的闪现着每一个念头,有的稍纵即逝,有的却紧紧地纠缠着我的内心,乃至灵魂。

  陈捷也注意到我不想和他多说什么,他低下了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终于他开了口,“你父亲是死于车祸,我没能见他最后一眼,一直是我终生的遗憾。”

  我几乎要发狂了,恨不得冲上去打死这个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我咬着牙,从牙缝里一字一字的挤出一句话,“可我却得知,那辆撞死我父亲的汽车是天机会的!”

  “是,”出乎意料,陈捷一点也没否认,他迅速地作了回答,“是天机会的。”

  我终于快要咆哮了,“那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难道你认为我在天机会就是一言九鼎了吗?”他却这样说道,“这个部门当时是政府一批高官所创立的,纯粹是巧设名目,把自己的亲戚全部安插进去,我那年分配工作,正好分配到了这里,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着手整顿,幸运的是,接着老领导我渐渐的将一群无能的员工裁撤下去,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那时候我结识了你父亲,我甚为欣慰感到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位真正的知己,我们通力合作,打算把易静堂和天机会合为一体,由我们二人任正负领导,彻底复兴易经各个古老算法。可是随着你父亲的突然去世,和我的老领导的退休,政府不再过问此事,天机会逐渐又被这些人的七大姑八大姨所占据,我几次萌生退隐之心,可是又心有不甘,总希望有一天能出现一个人重整旗鼓,再次把当年我们的梦想复兴,我本来打算培养冉冉,可是这孩子资质有限,又加上我把她宠坏了,性娇气傲,难成大器,”他停下来,上下打量着我,“当见到你的时候,我几乎是要兴奋过度了,老易有了接班人,我也能把我所知道的都传授给你,终于有个人可以来接我这老骨头的班了,可是你……”他不再说了,只是痛苦地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