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看了一眼费平,他也好奇的张望着陈冉冉所起的卦,“你们能看出什么?”他满脸的茫然,“反正我是一点也不懂。”

  我想,其他人恐怕也和他一样,正困惑的看着我和陈冉冉。

  陈冉冉很得意,她仰起了脸蛋,“我先说两句,这是个男性,青中年,白虎说明他是一名军人或是警务人员,而且有两份工作,一爻动且相合,他的工资到现在没发出来。”

  酷,匠s》网√}正版m首4发j◇

  费平的脸变白了。

  我沉住气,“能看出身高吗?”

  陈冉冉想了想,肯定的回答,“一米七四!”

  我看了一眼世爻,两个申金加在一起,本月又不弱,肯定取大数,丙辛寅申七,金又为四、九,如果选一米七九,那就接近一米八不符合前面所说的一米七了,那只有一个数字,一米七四。

  我从陈冉冉的眼神里也看出了她在看谁,只见她不慌不忙的说道,“能符合这个条件的,我觉得……”她对费平笑了笑,“也就只有你吧,费科长?”

  片刻的沉默,费平苦笑了下,打开口袋拿出那张照片,果然是他!

  “厉害,”他咧着嘴笑了,“都赶上X光了!”

  屋里爆发出一阵掌声,不少人窃窃私语,大部分的话都是在夸赞陈冉冉,这女孩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脸的得意,盛气凌人,“该你了,大师,”她故意拖长声音,不过眼神倒也专注。

  我笑了笑,“你倒是现学现用,我上次教了你这个方法,你这就用来对付我了。”

  陈冉冉脸一红,但是嘴上还不示弱,“你当时又没说不让我用。”

  我也懒得和她争,“好吧,现在换我了。”我拿起手帕戴上,眼前一下子变成了一片黑暗,只听到旁边有人小声的说着什么,但很快就被压制住了。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场奇特的比赛上!

  我一边暗想陈冉冉会拿谁的照片,一边飞快的在手里起局,现在已经接近申时了,我以最快的速度用大拇指在指节组成的九宫内转了一圈:。。。。。。。。。。。。。。。

  。九地。。。九天。。。值符。。。

  。景门。丙。死门。乙。惊门壬。

  。天冲。乙。天辅。壬。天英丁。

  。玄武。。。。。。。。螣蛇。。

  。杜门。辛。。。。戊。开门。丁。

  。天任。丙。。。。。。天芮。庚。

  。白虎。。。六合。。。太阴。。

  。伤门。癸。生门。己。休门。庚。

  。天蓬。辛。天心。癸。天柱。己。。

  。。。。。。。。。。。。。。。。。

  我正打算仔细推演一下,陈冉冉开了口,声音清脆,“行了,你睁开眼睛吧。”

  我摘下手帕,别说,一下子接触到光线,眼睛是有点不适应,我也眯了会眼睛才逐渐感到适应。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大家伙儿都把目光投在了我身上,对面的陈冉冉歪着头,目光狡黠,“猜吧,易大师,”她挑了挑眉毛,阴阳怪气地说。

  费平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喂,这丫头刚才装照片的时候,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我没看到她装的是谁的,你可小心点。”

  易星大声喊,“费大哥,你告诉他可是作弊!”

  我长叹了一声,“看看,自从我跟你们打交道惹上这个女煞星,妹妹都不认我了。”

  费平耸了耸肩,“管我们什么事。”

  我摇摇头,盯着陈冉冉,“你藏得是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她长得比较黑,身高一米六二,刚辞的工作,新到我们这儿的,在私生活上和一位比她大的有妇之夫有来往,还有,她信宗教!”我一边说一看扫视了一下人群中几个年轻女性,果然不出所料,我重点怀疑的那个人正坐卧不安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小汪,刚才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你还是和那个男人分手吧,虽然他们到立夏肯定离婚,不过他妻子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

  坐在角落里的打字员小汪哀叹了一声,“那易总,我该怎么办?”

  我冷冷的盯着她,“做第三者之前你就应该想到会发生什么。”

  小汪看到大家都盯着她,忍不住掩面而泣站起身跑了出去,我漠然的看着她的背影没说一句话。陈冉冉哑然,她示意易星打开口袋,拿出那张照片,果然,是小汪!

  虽然没人说什么,但是四周充斥着一股诡异、神秘的气息!所有人都被镇住了,今天的这一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会有人相信,陈冉冉尴尬的唔了一声,“好吧,算你厉害……”

  我冷冷一笑,嘴角往上一挑,“你还藏了件东西。”

  陈冉冉一下子怔住了,易星在旁边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心里有了数,不由得一阵轻松。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易星脱口而出,陈冉冉使劲在她穿超短裙的雪白大腿上拧了一把,疼她的啊的一声。

  “你这不等于承认了吗!”她气愤的小声说道。

  费平可抓住了机会,得理不让人的说道,“你们两个作弊!”

  “谁说这叫作弊,我们又没说不许藏别的,”陈冉冉可真会强词夺理,“猜不到算没本事,再说,你知道我藏的是什么吗?”

  我呵呵一笑,把手放在腿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乾主金石,是块玉器,上乘太阴,玉石质地良好,休门加太阴必主婚姻,地盘己为地户,为长绳,带一条绳子的挂饰,”我停了下来,看着陈冉冉逐渐变白的脸,“还用我继续说吗?你又拿我妈妈的挂坠干嘛?”

  陈冉冉叹了口气,木然的从口袋里掏出那个黑绿色的挂饰,“你赢了,易天。”

  我哼了一声。

  “啪啪啪”,四周传出了掌声,很快掌声大作,震得房间里发出回音,大家都钦佩地看着我,我这次彻底放松了,不光是因为和陈冉冉打赌赢了,而是明白,我在员工的心目中已经树立起了地位。

  “可是易天,”陈冉冉傻傻的看着我,“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费平拍了一下我,“哎,我们干嘛要告诉你啊,除非……”他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陈冉冉,陈冉冉一下子急了,蹭的一下跳了起来。

  我急忙推了下费平,“玩笑开过了,”我咳嗽了一下,“其实说了你也不明白,因为你不会奇门遁甲,我告诉你,你反而会更加迷糊。”

  “易总,你就跟我们说说吧,”旁边的司机王德实哑着嗓子说道,旁边好些人也随声附和着。

  我笑了笑,抬起左手,“其实很简单,时干代表所测得那张照片,兑宫为少女,她所测必然是个年轻女子,天芮星代表女子长得比较黑,兑宫为二数,夏季为火,兑宫不旺,且宫中没有出现木属性的符号,所以我取小数,兑为七、二,女性的身高标准一般都在一米六左右,结合一下不难推出。”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刚辞职的?”王德实梗了梗脖子,他还是不敢相信刚才所看到的。

  “宫中的戊与庚组成了飞宫格,又逢开门,这说明她肯定是刚换上这份工作的,”我面带微笑地说。

  老王哦了一声,“嗨,敢情一说破了其实也挺简单的,”大家都哄的一下笑了。

  “你要觉得简单你来一个。”

  “我哪有这本事啊,”老王打着哈哈,掏出根烟卷点上,“易总你继续。”

  陈冉冉一直在认真的听着,她皱了皱眉,“你是怎么知道她当第三者的?”

  我双手抱着胳膊,“这一点也不难,宫中还出现了丁,丁为妾,为男方第三者,下临庚为男,这肯定是与第三者插足有关,庚宫落于乾与其比和,双方认识了一段时间,庚宫被乙落宫所克,女方肯定会和男方离婚,说在立夏是因为乙在离宫,离为立夏、小满、芒种三个节气,一般先取第一个,所以我认为立夏节两人得离婚,女方会找小汪麻烦是因为乙落宫同样克制同为金属性的兑宫丁奇,以上这几点就是这么看出来的。”

  陈冉冉叹了口气,由衷地说道,“说实话,易天,上次我还不是太佩服你,可这次我彻底服你了,不过,”她面带难色,我一摆手打断了她。

  “你放心吧,我不会把那个赌当真。”

  “别介啊,”老王刚才看我和陈冉冉开玩笑一直偷着乐,现在一听我要饶她有些急了,“我们还等着听有人叫老公呢!”

  “哗”,几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幸灾乐祸的看着陈冉冉,后者的脸已经通红。

  “算我输了,”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叫你老公可以,但是答应我个条件,”她说着抬起头,满脸真切。

  我看她不像是有恶意,不由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已经说了我并没有拿这个赌放在心上,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陈冉冉松了口气,“其实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你去见见我爸。”

  费平夸张的嚷嚷着,“呦呵,真要去见老丈人啊,”大家笑得更大声了,易星气愤的喊道。

  “你们别在欺负冉冉姐了!”

  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的脸渐渐变得铁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