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着我的肩膀,我也不好意思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那么的傻站着,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别站着了,来,陪我来一盘!”说着,他打开沙发旁的茶几上的一个小盒子,原来是一幅精美的象棋,玻璃的棋子晶莹剔透,在闷热的夏天里给人一种凉爽的感觉。

  我非常尴尬,“赵伯父,我不会。”

  赵局哈哈一笑,“那我可得教教你了,想当年,你爸精于此道,我可从来没赢过他,来来来,你坐那边拿红子先走。”

  这老头,这哪是教我下棋啊,明明是找个人和他玩,我只好坐下来和他玩了两盘,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赵局快步走了过去按了下键钮,“喂,小沐,逮到了吗?”

  他满意的点点头,“嗯,嗯,不错,干得漂亮!都带回来,一件也不许丢!”他说完挂断电话,可是刚一按下电话又开始响了起来,赵局自我解嘲的笑着,“这帮小子,都不让我歇着,”他重新按了接听键钮,“小庄?怎么样了?”他似乎有些诧异的听完,“好的,好,你先回来吧,把他父母也带来。”

  他回过身笑着对我说,“哎,你小子真不禁夸,有一个地方你没算对。”

  我吃了一惊,“哪里错了?”

  “那份资料不在他身上,而是在他父母家被发现的,”赵局笑眯眯地看着我,“还是欠练啊。”

  我不敢相信,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这不可能,时日两干同落一盘,还是伏吟局,没有道理!”

  赵局赶紧摆手示意我坐下,“好了好了,人既然已经抓住了,不必太过意,错就错嘛,你也可以涨涨经验,下次就百分之百不会错了。”

  我只好坐下,但是心里还是很纳闷儿,我到底错在哪了。

  “来来来,再来一盘,”赵局这会的心情倒是非常放松,他满脸堆笑,重新摆好棋盘,“今儿非教会你不可。”

  我心不在焉的和他下了几步,赵局看了出来,他哎了一声,“做事要一心一意,现在先下棋,回家你在慢慢琢磨。”他这一说,我倒想了起来自己的问题。

  “对了,赵伯,”我赶紧推开了棋盘,“我有事儿问您。”

  赵局看我满脸正经不禁也严肃起来,“什么事?”

  我叹了口气,把陈冉冉和我这几天的遭遇说了一遍,最后我问道,“赵伯,她说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我和她真的是?”

  我满怀希望赵局能告诉我不是,可是他却立马回答,“是,你和她确实订过娃娃亲。”

  这句话把我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打没了,可是赵局倒不以为然,他重新点燃了一根雪茄,“是她自己想这么和你说的?还是陈捷让她说的,你想过没有?”

  我一时语塞。

  赵局长叹了一声,“这也是个好消息,陈捷这老狐狸快撑不住了,都打起亲情牌了,真是讽刺,”他说着弹了弹烟灰,“这段时间我调查的比较紧,又加上你的重新出现,他的方寸乱了,你知道吗?”他顿了顿,“撞你父亲的那辆车我快找到了。”

  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真的吗?赵伯,那凶手是谁?”

  赵局摆摆手,“你先别激动,我只是查到了些眉毛,现在也还不敢确定就是陈捷做的,但是那个司机应该没死,我正在追踪他,如果能找到他来证明,那事情就再好不过了。不过你也别太在意你和陈冉冉的关系,给你们俩定亲的时候我也在场,那次老易也说,斗来斗去不是个事儿,干脆一了百了,正好那时候你一岁,陈捷又添了个女孩,就打算着你们两家联个姻,彻底和好了,”他站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柜旁,打开柜子仔细寻找着,“诺,你看看这个,”他拿着一本相册走了回来,“这是当时我们搞活动拍的,昔年那些老成员都在,你们家经济最困难,你爸都把钱捐给了协会,我劝他他也不听,搞活动时,你母亲都没有件像样的首饰,还是我送给你母亲那块吊坠的呢。”

  我看着照片快要哭了,是张黑白照,一群人站在一起,中间拉着条幅:热烈庆祝易静堂协会开幕,我很快找到了父母的位置,妈妈的脖子上,依稀可见那个吊坠儿。

  赵局收起那张照片,“你要想看复印一张吧,我也怀念那帮老哥们儿……”他说着,声音也渐渐低哑下来,表情严肃。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不用了,赵伯,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不会在意的。”

  赵局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别为那些小事烦恼,就算她和你有过关系,如果她做了对不起咱们的事儿,不还是两码事嘛,”他收起棋盘,“看你心情也不好,先回去吧,明儿个我做东,咱们好好庆祝庆祝,顺便把易静堂的招牌重新打出来,恢复当年的声望。”

  我有些惊讶,“您打算把易静堂恢复起来?”

  赵局点点头,“而且还是你当主席,就让小平给你当书记,你们都年轻,我老啦,干不动了,再过几年就该入土了,你记得有时间多来看看我就好。”

  我心里一阵难过,“您别这么说,我一有时间就过来,您要是想我给我打个电话也行。”

  赵局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看我这记性,老了,”他拍拍脑袋,从旁边拿起一个手机包装盒递给我,“让他们几个小子买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是一部苹果手机。

  我急忙推还给他,“不不,赵伯,这太贵了……”

  赵局沉着脸瞪着我,“你小子是要气死我吗?拿着!”他硬往我手里一塞,“再敢还给我,把我气出病来,我就说是你气的!”

  我很感动,只得接了过来,“那我谢谢您了,”

  看{L正2,版+l章5节上酷匠dJ网v

  赵局无所谓的笑着,“你要是真谢我,就对小星好点,我这个当伯伯的没给她买什么,就是上次送了她一台电脑,也不知道你们缺啥,回去你列个清单,我让小平给买齐了。”

  我忙想推辞,赵局一瞪眼,“怎么着,又想气我?”

  我结结巴巴地说道,“可这……可这…太贵重了。”

  赵局不耐烦的摆摆手,“别给我扯着虚的,做为你的长辈我得替你爸爸好好教训你两句,你看看你现在过得,小星电脑坏了,你都买不起新的,这次当易静堂的主席,可得给我露点脸,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不禁笑了,“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赵局撇了撇嘴,“吹,刚才就给我出点幺蛾子,你就是不禁夸。”

  平淡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易静堂”协会正在紧罗密布的准备开张,地址都已经选好,就在朝阳路附近的龙翔大厦八楼808室。赵局办事雷厉风行,他以最快的速度重整旗鼓,购置了桌椅、办公器材,装修一新。我这个夏天可忙得不亦乐乎,妹妹易星倒是情致盎然,她整天跟在我身后,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她不断向我打听。

  “哥,那个赵局长和你是什么关系啊?他怎么这么看重你?”她一边走一边问,不小心被旁边的椅子绊了一跤。

  费平走过来皱起了眉,“我早说过这儿放不下两张桌子,他们不听,看看,”他朝旁边一个工人一招手,“过来,把这儿整理下,这张桌子放我那屋去。”

  我正在看旁边一位女文员递给我的采购表,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愣,“你不是有公职吗?怎么还打算在这儿干?”

  费平一撇嘴,“瞧不起人怎么的?跟你这儿弄个兼职,反正到时候你得发我工资,”他嬉皮笑脸的回答。

  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好吧好吧,你们就把我这儿当成蹭饭的地方,都来吃,吃穷了让赵伯训我一个。”

  “哪能啊,”费平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还冲我眨了眨眼睛,“哥儿几个给你捧场,弘扬、教学、加预测咨询,不到半年咱们这儿就得变个样。”

  易星拍着手,“好啊好啊,以后咱们赚大了,哥你得给我买辆跑车!”

  我们笑着看着她,费平掏出块手绢擦了擦手,“小星以后还不跟这儿干?”

  易星为难地回答,“可是我大学学的是心理专业。”

  “担心专业不对口?”费平咧着嘴笑,“我大学学的电子学,也没想到会变成国安局的,这有什么可担心的。”

  “外行,恐怕就是外行吧?”一个冷漠高傲的女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我抬起头看到来人顿时感到一阵反感,是陈冉冉,她又穿了一身白,白裙子、白高跟鞋,拎着一个白色的坤包,打扮得光彩照人,“费科长是想效仿兔子精?狡兔三窟?”她刻薄的问道。

  费平真是好脾气,一脸堆笑,“瞧你陈大小姐说的,比不了你们家,我这能赚一分是一分,打个零工,找点兼职干。”

  陈冉冉根本不用正眼看他,她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着我,“真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能变。”

  我也冷冷的打量着她,“我变什么了?”

  陈冉冉撇了撇嘴,“变白眼狼呗,”她的眼神更加充满了不屑。

  易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陈冉冉,神情紧张,我不禁皱起了眉,“我怎么白眼狼了?”

  陈冉冉故意叹了口气,“我爸和易伯感情那么深,你倒好,翻脸不认账,你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听到她那刻薄的语气说我爸爸的时候,我真恨不得冲上去抽她两个耳光,可是我也知道我打不过她,我只好忍着火气指了指大门,“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陈冉冉哼了一声转过脸去,“谁稀罕理你,我又没来找你,”她转过头面向易星,立刻换了副笑脸,“小星,咱们继续打好不好?我都到第15关了。”

  易星脸色通红,使劲冲她眨了眨眼睛,大声说道,“不要,我哥不让我再和你玩了,咱们以后到此为止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