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去哪?”她终于挤出了这句话,声音嘶哑。

  我回过头看着妹妹红肿的眼圈,心里很不忍,这丫头真是架不住事儿,这么一受委屈小脸当时就瘦了一圈,我叹了口气,“好好吃饭,费大哥找我有事,今天的事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哥现在没法和你说,但是我向你保证,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真相。”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似乎听到身后妹妹轻轻地叹息。

  我走到街上,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奥迪,我急忙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近前,车门就打开了,我急忙紧走了两步坐了上去,费平嘴里叼着根烟,正把着方向盘,一看我上车连话都不说,一拧方向盘,车子迅速地驶上了主路,“什么事儿这么急啊?”我疑惑的问。

  费平打开窗户把抽了半截的烟扔了出去,“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听我叔叔说,老局长这次点名叫你,绝对不轻,我估计…”他压低声音说,“可能是那件案子有戏了。”

  我对国安局这些事不感兴趣,不禁漫不经心的问,“什么案子?”

  “几个月来我们一直调查的一个,市公安厅副厅长尚可明,我怎么觉得都像是他。”费平说着打了下转向灯,车子直奔三环驶去。

  我的心里闪过一丝疑惑,首都公安厅副厅长,那绝对相当于军级干部,我怎么又惹上这么大的官了。我心里想着,飞快的在手上起了一个局:。┌──────┬──────┬──────┐。

  。│☆九天。。。。。│直符│。。。。。螣蛇◎│。

  。│天英癸│。。。。己天禽丙。。。。│天柱辛│。

  。│杜门戊│。。。。。景门癸│。。。己死门丙│。

  。├──────┼──────┼──────┤。

  。│九地│。。。。。。。。。。。。。│太阴◎│。

  酷*匠网唯;一n正N8版\@,》其他oL都是盗}U版

  。│天辅戊│。。。。。中宫│。。。。。天心庚│。

  。│伤门乙│。。。。。。。。。。。。│惊门辛│。

  。├──────┼──────┼──────┤。

  。│玄武。。。。。。│白虎│。。。。。。六合│。

  。│天冲乙│。。。。天任壬│。。。。。天蓬丁│。

  。│生门壬│。。。。。休门丁。。。。│开门庚│。

  。└──────┴──────┴──────┘。

  时干宫癸在天盘击刑,虽然癸戊“天乙会合”吉格,但是因为癸的击刑也变成了凶格,也可以看做是要对他动手;杜门主躲藏,加上九天、马星说明此人已经逃离,但是落于内盘,他还在本市,值使死门主凶灾死亡事,又逢空亡,这个格局只能表明……

  “赵局又是想让我抓一个逃犯吧?”我直截了当的说,“而且牵扯进了凶杀,这人还在本市。”

  费平微微啐了口吐沫,“你小子真是神了,确实,尚可明已经被撤职了,而且正在潜逃,他在逃跑的时候还开枪杀了我们两个同志,这事情太不好看,上面已经全面封锁了消息,给的时间也不多,但这好像都不是最主要的,他手里也掌握着一份资料,那才是最重要的。他在本市?”他侧过脸问我。

  我点点头,“杜门为躲藏对象,在内盘,虽然有九天、马星主逃逸,但是没出内盘就没出本市。”

  “成嘞,”费平说着继续驾驶着车子,驶进上次那条街道,快到那幢大楼了,“既然在就好办了,哥们儿到哪把他逮了,回来给你记一大功!”

  我苦笑,“别挖苦我了,先看到赵局再说吧,”话说这,汽车已经驶进了地下停车场,我看着过道上的小灯,心里浮想联翩,该怎么问问赵局我那件事呢?现在面临着这么紧张的事情,开这个口是否合适?

  车子停了,我们走下车,刚一停车费然就快步朝我们走来,“小天儿,赶紧跟我走,”他拉起我的胳膊,“没多少时间了。”

  “好,”我附和着,赶紧跟着他,一路通过外面的小客厅、阴暗的走廊、最后,我们几个又来到了那间神秘的房间门口,费然轻轻敲了敲门,“进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赵局。

  费然打开门,指了指屋里,“我不进去了。”

  我知道他们的规矩,便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屋子里还是那样子并没变多少,赵局站在一扇落地窗前默默的抽着雪茄,看到我来了他露出了笑容,“可来了,天儿。”

  我点点头,“您是想让我算某个在逃的贪官在哪儿吧?他手里还有份文件很重要?”

  赵局一笑,“瞒不了你,有眉目了吗?”他说着我突然感觉到他的手都有点发抖,原来他的内心也非常的激动。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次不算是全算出来的,刚来的时候听费大哥跟我说了点,是公安厅副厅长?”

  “对,尚可明,”赵局叹了口气,又狠狠抽了一口雪茄,“当时他当选时我还举了手,哎,看走眼了。”

  我安慰他道,“您也别往心里去,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赵局连连点头。

  “时间紧迫,我简要的跟你说一下,一个月前我们就接到群众举报,尚可明涉嫌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我们立刻展开调查,可是尚可明非常狡猾,好几次证据都已确凿,可就差一步,都被他提前销毁掉了,最后我不得不设计了一个陷阱,才算抓住了他的一个破绽,找到了足以置他于死地的证据,可是就在我们得到批准将他控制之前,他已经得到消息,准备逃逸,在逃跑过程中,还开枪打死了两名国安局的干警,现在我估计他正打算逃亡国外。他手上掌握了一份秘密档案,那是绝对不可以流落到外国去的,现在上面只给我36个小时,必须结案。”

  我听到这儿立刻打断了他,“您放心吧,他现在仍在市内。”

  赵局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敢确定?”

  我笑笑,抬起了左手。赵局露出了笑容,“好样的,我相信你,能看出在哪个方向吗?”

  我略一沉思,杜门落于东南,巽宫主四数,受击刑影响不旺,且又八门伏吟,应该是四十公里左右,宫中天英星属火,火主信息、华丽,又逢九天,应该是一座灯火辉煌的大楼,癸与戊为黑蓝、土黄色,我已然是成竹在胸了,“东南四十里的一座大厦,灯火辉煌,大楼本身是青蓝加土黄色。”

  赵局在听我说的时候,眉毛时而收紧、时而放松,等我说完后他突然走到书桌后,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他两眼紧盯着电脑屏幕,过了一会,他转过电脑递给我,“那就只有这儿了,”他一指电脑屏幕,上面是百度地图,“从距离、方位,能符合你说的只能是中科贸易大厦,可是他在哪儿干什么?”他又皱起了眉头忽然问我,“能有多大把握?”

  我又掐了一遍手指,没错,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就是那里!”

  “好,”他转身来到电话前按了一下,“立刻安排人,去中科贸易哪儿查查!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说着他就挂了电话,话虽然不多,但是干净利落。

  赵局回过头看着我,“嗯,其实我开始怀疑的不是这个方向。”

  我一愣,“为什么?”

  赵局用手扣了扣鼻翼“你刚刚说的中科贸易,确实有一处商户是他弟弟开的,我也怀疑到了这里,但是我更关注的是西北方向,那是他父母的住处,尚可明还算个孝子,他怎么都应该回去看看二老再走,怎么会直接去了东南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说道,“确实,六合在西北方,但是乾宫逢开门,恐怕那里有准备好了的人手吧?”

  赵局哈哈大笑,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好小子,有老易的影子,”他把雪茄扔进了烟灰缸,“没错,我在那儿布置的人手最多,照你的意思,他肯定是觉察到了?”

  我点点头,“别的我不敢说,但是从奇门遁甲上看,不可能有误。”

  赵局赞许的说道,“不错不错,还能看出点别的吗?”

  我想了想回答道,“您是问那份资料?”

  赵局微微一笑,“很聪明,我确实更担心那份资料。”

  我仔细的推了推,日干时干同落内盘,且伏吟局主人事一体,我笑了笑回答道,“您放心吧,伏吟局,又时日同落内盘,他随身带着那份资料呢!”

  赵局长叹一声,“这我就放心了,”还没等他叹完气,桌子上的电话一下子响了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诡异刺耳。

  赵局飞快的按了下接听键,“是小沐吗?”

  “赵局,”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激动的声音,“我看到了,刚刚走进去一个穿灰衬衫的胖子,是尚可明!”

  赵局一下子抬高了声音,我心里也是一阵激动,他大声而清晰的问道,“确定吗?”

  “错不了!”

  “好!调集人手,准备合围,把他弟弟也带回去,仔细搜查下他的落脚点,一件东西也别给我落下!”赵局严厉地说。

  “是!”电话那头说着便挂了。

  赵局长长地舒了口气,我看到这时他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原有那种平和的神色,“好小子啊,”他回过头看着我,眼睛有些湿润,“是老易的种!没给他丢脸!”他哈哈的笑着,是那种放下包袱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