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气的不知怎么办,只好嘟囔道,“我要是不呢?”

  “那我就天天来你家和小星玩,”她露出一副坏笑,“我可是游戏高手,保证教会小星玩游戏!”

  我真不知道该拿她咋办,她这不等于耍赖了吗,我也来气了,想和她开个玩笑,“那好啊,和我学可以,不过……”我故意抓住了她的手,“小星也说了,咱俩……”

  “啪”我结结实实挨了她一记耳光,陈冉冉腾地站了起来,脸色绯红。

  “你要是想对我耍流氓,小心我打死你!”她恶狠狠地说着,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领扣,“反正打死流氓不犯法。”

  我揉着被她打疼的脸,不禁苦笑,“小姐,你也太狠了把?我不过就是和你握握手。”

  陈冉冉重新坐了回去,但是仍然恶狠狠的盯着我,左手没离开领口。

  我们俩一时间谁也没说话,屋里的气氛又开始凝重,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本来就闷热的夏天,再加上膹郁的气息,更使人喘不上气来。陈冉冉到放松下来,她玩着自己的大拇指,指甲上染着红色的指甲油,我看着她的手,有点走神儿。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坏心思?”她仍然带着那种恶狠狠地表情。

  我耸了耸肩,“搞清楚你在我家,如果你感到我有坏心思你完全可以回去,”我说着做了个请的动作。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陈冉冉已经想跳起来再给我一巴掌,但是她忍住了,“易天,我这次下定决心要学会你的本领!”她坚定的说着,强压着因为生气而微微颤抖的双肩。

  我也逐渐的皱紧了眉,看来她是动了真格的,我犹豫了一下,在心里俏然而然的计划了一下,“你真打算和我学?”我冷不丁问道。

  陈冉冉像是就等我这句话似的,她迫不及待的回答,“当然!”只有两个字,但是干净利落。

  我点点头,“可以,我可以教你,但是……”我还没说完她就把话抢了过去。

  “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可以做,”她的两道眉很好看,在相书上来讲属于典型的柳叶眉,这一立起来,倒变成了两道剑眉。

  我有点喜欢上这个女孩了,她满脸的正气、纯洁,我笑了笑,“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这么说。”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

  “如果我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呢?”我故意暧昧的笑着,上下打量着她。

  陈冉冉又跳了起来,抬起了手,我急忙阻止她,“喂喂,有你这么拜师的吗,就这么一会功夫难道要打我两个耳光?”

  陈冉冉重新坐下,俏脸气得通红,“你这无赖!”

  我真想说明明是你来我这儿耍无赖,却诬陷我,可是我还是把话忍住了,要不然的话,这第二个耳光恐怕真得挨上了。

  “说你的条件吧,”陈冉冉看我没在说话便想把话题引回来,“我修改一下我刚才的话,除了猥琐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她的脸又红了。

  我笑了笑,正色道,“你不用担心,我不是那种人。”

  陈冉冉冷冷的转过头,“我看就是。”

  我没搭理她,“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只是想知道,陈捷为什么不来见我?”

  从陈冉冉的表情上看,她很不高兴我直呼其父亲的名字,但她还是开了口,“其实是我爸那天让我跟着你,看看你住哪儿,但是我没告诉他,我不太相信你真有那么大本领,想和你过过招,可没想到……”她不往下说了,那天的事还在困扰着她。

  我有点不相信,“那么说,你没和他说?”

  陈冉冉急了,“真的,我从没说过假话!”

  看来这个问题再问下去她也只会这么说,我又换了个问题,“陈捷和我父亲认识吗?”

  陈冉冉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认识,可是……”

  “那陈捷和他关系怎么样?”

  “还好,你……”

  “你是否知道陈捷在天机会的事?”

  “你够了!”她又跳了起来,“别再对我爸直呼其名,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也气愤的站了起来,“这样是轻的,你去问问他为什么开车将我父亲撞死?”

  陈冉冉愣住了,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易天,你是不是弄错了?”她过了一会才怯生生的问。

  我没给她好脸色,“我怎么弄错了?”

  “我爸和你爸其实是好朋友,”她说着脸突然红了,“他们关系好极了,我爸怎么会杀害易伯父?”

  我冷笑一声,“好到开车去撞他?他就是这么对待好朋友的?”

  陈冉冉气的脖子旁的肌肉都抖了起来,“我警告你不许在侮辱我爸!”

  我冷漠的看着她,“那他为什么那么做?”

  陈冉冉有些结巴,“我…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听来这些,如果我爸和你爸关系差的话,那他干嘛要……”她突然卡壳了,而且嗫嚅起来。

  我疑惑的问,“怎么了?他干什么了?”

  陈冉冉犹豫了半天,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说道,“他如果和你爸关系差,为什么给咱俩订婚……”她说到这儿脸变得通红,仿佛发烧一样。

  我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陈冉冉像是豁出去了,她深吸了口气,大声回答,“你上次不是看见过那个吊坠儿吗?”她说着突然解开衣扣,拉出那个挂坠儿,“这其实是你爸交给我爸的,他说这是当年送给你妈的生日礼物,但是你妈舍不得带,让他留着,以后送给儿媳带的!”

  我愣愣的看着她,她不像是在说假话,我一阵天晕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陈冉冉吓了一跳,想过来搀扶我,“你没事吧?”

  我狠狠推开她,“你走!”

  陈冉冉冤枉地看着我,“我怎么了?”

  我几乎咆哮着对她吼道,“你给我走!滚!”

  陈冉冉看着我,眼泪滚落下来,“易天,你给我等着,”她站起身,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还没人这么骂我,我爸都没骂过我,你给我等着……”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转身冲出门走了。

  我坐在地上,半天都没有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她居然是娃娃亲,可是他父亲却又是我的杀父仇人,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我想的头都快炸了,突然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必须去问一个人。

  赵局!

  第七章

  吃晚饭的时候易星一直盯着我的脸,我知道她是在看陈冉冉打的那个手印,我感到起急,不由得瞪了她一眼,“干嘛老盯着我的脸看?”

  易星坏笑着,大眼睛闪着狡黠的目光,“和嫂子吵架了?”她哦了一声,“你和嫂子耍流氓了?”

  如果在平时,我听到她这么开玩笑肯定早就笑着拍她的头了,可是这次我却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你胡闹,够了没有?”

  妹妹哇得大哭了起来,“你凶什么凶啊,我说错什么了你这样打我,”她捂着脸哭得越来越大声。我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易星又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我想安慰她,可是正在气头上又张不开口。她怎么就这么不懂事不知道安慰我呢,我越想越气,抄起旁边的搪瓷缸子扔在地上,声音很大,易星吓了一跳,也不再哭了,而是怨恨的看着我。

  酷匠‘网v)永0)久免gb费jR看{C小xp说

  我犹豫了下,有些支吾,但还是狠狠地说,“今后,别再提陈冉冉这个人了,她是咱们家的仇人!知道吗?”

  易星也不回答,突然挺直了身体大声说,“人家怎么你了?和咱们家有什么仇啊?”

  我直接打断了她,“这不是你该问的,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你一直拿我当小孩子看,我受够了!”她又开始哭,“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屋里的气氛比外面的闷热的天气还难受。

  我真相告诉她真相,可是忍了忍,又把话咽了回去,我能告诉她什么,无非是让她更加担心罢了,算了,我也不打算说什么了,只是任由她哭着。

  渐渐地,易星也哭累了。她坐在那儿,两只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有些过意不去,“行了,吃饭吧,哥今天错了,不应该打你,这事儿就让它过去吧,”我把筷子塞进她手里,她一把扔到地上。

  我气的无可奈何,可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音乐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床上的电话响了。

  我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费平。

  我皱了皱眉,还是按了下接听键,“喂?”

  “在家呢吗?”费平的声音很紧张,和以往懒散的声音大不相同,我似乎在哪儿听到过他像今天这样的紧张声音,“我这就到你家,跟我走一趟。”

  “去哪?”我看着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犯起了嘀咕,“到底什么事啊?”

  “赵局找你,有个大事儿,”费平简单的说,但却使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我正想去问问赵局呢。

  “好,你就把车停过道上吧,我这就出来,”我说着挂了电话就往外走。易星不满的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