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冉冉气的跳了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你耍诈!”

  “我要是耍诈干嘛告诉你这些?”我一句话噎住了她,“说实话这根绳子我都没想取下来,我就是想看看你是否能测到,可是你还是没有,说实话你的功底儿已经非常不错了,其实刚才你就是不用我这个办法,也能看到这根绳子,但是你太不冷静,以至于好几次都丧失了好机会。”

  “你…你…”陈冉冉瞪着我,眼泪渐渐盈满了眼眶,她没受过这么大气,看来今天的打击是挺大的。

  “好了,”我拿回手机,把盒子递给她,也站了起来,“你说话算话,以后不许再去找我的麻烦了。”

  陈冉冉一句话也没说,她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易天,算你狠!”她冲到外面,我听到她大喊,“我们走。”

  “冉冉姐,你没事吧?”我听到那个对我充满敌意的女孩的声音,“你怎么哭了?那家伙欺负你了?”

  “没有,我们走吧,”声音渐远,我只听到陈冉冉说了最后这句话。

  我长叹了口气,拿起桌上那张写着卦的白纸,装进了口袋,这个女孩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太狂妄了,希望她以后能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

  门一开,费平走了进来,“这家伙,还没见她生这么大气,你怎么招惹她了?”他呵呵的笑着。

  我叹了口气,拿起那张纸递给他,“让我撅了这么一下,恐怕以后会有所收敛。”

  费平把纸直接塞给了我,“你自己看吧,我可是一点也看不懂。哎,你说她都二十三了,还没个男朋友,长那么漂亮有什么用,这小妞,”他说着舔了舔嘴唇。

  我调侃的说道,“你该不会是追过她吧,怎么对她这么了解?”

  费平给了我一拳,“话可别乱说,你要那么瞎说我还在赵局哪儿干不了了。这家人少惹,”他说着往外走,我跟着他离开了这家小店。

  送我们出来的时候,店主的态度已经变了一个样,他肯定是从旁边人的嘴里知道了费平的身份,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两位慢走,两位慢走。”

  费平歪着脖子看着他,“怎么着,开始的时候怎么说的?说要给我捏吧捏吧?”

  店主一脸的笑,“哪能啊,我跟您闹着玩呢,您可别往心里去。”

  我感到厌恶,陈冉冉多半是让这人骗了,他利用天机会会员的身份造假买假,我也知道圈里有规定,只要不做违反到国家法律那么大的古玩,就不算犯规,造假者的心里和捡漏者一样,一个希望买,一个希望卖,都希望对方吃亏,自己得利。

  费平还想和他开玩笑,可我见天色渐渐黑了,连忙拉了一下他,“赶紧走吧,天儿不早了。”

  费平没办法,“再玩会呗,我也没事,”但他见我执意要走,只好摇了摇头,“好好好,我去开车。”

  摊主跟在我们身后,“慢走两位,常来啊!”

  晚上的路也不是很堵,费平开车顺着东三环走,速度很快,大概六点半左右,我们回到了我的小店。

  停下车,我问道,“进去坐会?”

  费平摇摇头,“不了不了,待会还有个饭局,你要不要和我蹭饭去?”

  我苦笑,“别闹了,我一个局外人掺和算怎么回事,你去忙吧。”

  送走了费平,我回到店里,易星坐在电脑旁喝着饮料,看到我回来,急忙跑了过来,“哥,你回来了,有没有淘到宝贝?”

  我没说话,而是走到电脑前一看,她正在看韩剧,电池的电已经没剩多少了,我记得刚拿来的时候,电池还是满满的。

  “你又不听我的,玩这么半天,”我埋怨她,“把眼睛看坏了。”

  :看SO正版#章节●+上酷‘C匠4网N

  妹妹低着头,用穿高跟鞋的脚来回的划着,“知道了,哥,没玩多长时间。”

  “还狡辩,”我对她无可奈何,妹妹知道我生不起她的气来,笑着对我说。

  “哥,来尝尝我的手艺,”她跑到旁边端过来一盘沙拉,“我自己做的。”

  我也有些饿了,结果沙拉吃了几口,“味道还可以,就是有点口重了,下次弄淡点。”

  终于到盛夏了,天气酷热难当,北京这几年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热,易星大学放暑假了,她得到自由,每天抱着那台电脑玩,我生怕她把眼睛玩坏,直接把电脑设了密码,告诉她每天就可以玩两个小时。易星每次都做濒死状,央求我让她多玩一会。

  我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苹果电脑的屏幕一向清澈透明,非常的省眼睛,可我就是担心她出意外。总是希望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事才好。可是时间久了又觉得淡而无味。有时候我也埋怨自己没事撑的。

  不过还好,经过上次,陈冉冉不在跟踪我了,我好几次故意带着镜子往后照照,都没有看到她。生活也许又回到那种平静祥和中了,可是我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似乎有些事情正在悄然逼近,可是,是什么事情,我又说不准。

  快到11点了,我也懒得做饭,对面街上新开了家饭店,干脆去买几个菜,回来吃算了,我穿好布鞋,带好手机,“我出去买几个菜,想吃什么?”我问正在玩电脑的易星。

  “哎呀随便随便,”她疯狂的敲打着键盘,“没看见我正忙着呢吗,就差这一关了。”

  我气的摇了摇头,拿了点钱朝外走去,“记得看店,”我走了几步回头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妹妹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顺着过街天桥走了过去,天气真热,阳光照射下来,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感到刺痛,走一步都会出汗,我比较瘦,到不感到什么,估计胖王那家伙可有的受的了,我想着不禁嘿嘿的笑了起来。

  来到对面的街上,我溜溜达达的走到饭店,服务员却给了我一个比酷热更恼火的答复,“对不起,先生,我们得到十二点才正式开门,现在不支持外卖。”

  我气的双手叉腰,“那我还得等会?”

  服务员也笑了,“您别着急,这不已经11点40了吗,还差几分钟了。”

  我无奈,只好拉了把椅子坐下,看着他们忙前忙后,我想了想,气的拍了下头,“嗨,真是的,刚才不如让易星和我一块儿过来,在饭店直接吃好了。”

  好不容易等了二十分钟,我拎着几个饭盒回来,今天过得还不错,待会找强子再杀一盘去,我吹着口哨,回到了我们那条街,强子站在店门口,穿着个大裤衩子,脚上穿着拖鞋,他一看到我就乐了,“回来了,赶紧回店里吧,来客人了。”

  我一愣,“大客户还是一个人?”

  强子故作神秘的笑着,“是一大美女!穿的白衣服都没她长得白,你还不快去!”

  我的心里轰的一声,难道是陈冉冉?我急忙快步朝店里走去,强子在后面挖苦我,“我就说了句是美女,你就急成这样。”

  我几乎是冲进店里,果然,陈冉冉和我妹妹两个女孩,正坐在电脑前打着网游,陈冉冉还给她出主意,“快快,放大招…”

  “陈冉冉,”我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说过别再纠缠我了吗?”

  陈冉冉抬起头,挑衅似地看着我,她穿了件白色的七分袖衬衫,下身穿了一条牛仔短裤,和易星的粉红色衬衫和牛仔短裤到很配的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一对姐妹呢。

  “来客人了你就这么欢迎啊?”她一挑眉毛,“你这不比我还没礼貌?”

  上次的话她还记着呢。

  易星抬起头讶异的看着我,又看看陈冉冉,“你们之间怎么了?”

  我恼火的说道,“易星,我怎么和你说的,别让生人进来,你怎么还和她玩上游戏了?”

  易星惊讶的看着我,“冉冉姐不是你的好朋友吗?她见我玩这个游戏,说她以前也玩过,我们才一起玩的。”

  陈冉冉调皮的看着我,我忍着气,“你为什么要骗她?”

  “我什么时候骗小星了?咱俩可不是认识吗?”她一脸坏笑的说。

  易星看着我生气的样子有点害怕,“冉冉姐,你们俩没事吧?”

  陈冉冉仍盯着我的眼睛,“没事,我刚才不和你说了吗,他见了我准得大吵大闹,我们俩一见面就这样。”

  易星看了看我们俩,居然也露出了坏笑,“哦,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她把两个大拇指堆到一起,看着我的脸。

  我气的大声嚷嚷,“你别乱猜,没有的事。”

  陈冉冉也没想到易星会这么想,脸也红了。

  气氛很尴尬,我想到了手里拿的饭盒,急忙递给易星,“那去吃,然后去睡觉,我和她说点事。”

  易星坏笑着,“我知道,你们俩好好聊吧,我不当电灯泡,”她吃吃的笑着,拿着饭盒去里屋了,走的时候还在我耳边小声说,“加油啊!”我狠狠在她后背上拍了一下。

  等她走了,我才发现没凳子坐了,茶几旁那两个小凳子都被她俩搬到了电脑前玩游戏用了,我只好站着问她,“你到我家来干嘛?”

  陈冉冉到自顾自的玩起了电脑,她敲打着键盘,“哎,我帮小星把这关打过去吧。”

  “别给我装糊涂!”我气愤的说,又不敢提高声音,“你到底什么意思?”

  陈冉冉看了我一眼,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吧,站着干嘛?”

  我想拿凳子,但是懒得靠近她,她看出了我的意思,抬腿一踢,把凳子踢到了我面前,“这总可以了吧?”

  我只好坐下,“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陈冉冉只顾打游戏,嘴里却不忘了挖苦我,“看看你,家里就剩下两个凳子了,居然还用这么值钱的电脑。”

  我皱起了眉,“这不关你事。”

  陈冉冉突然欢呼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她已经打赢了这个游戏,“看看,”她把电脑转过来对着我,指着上面喷着礼花的画面,“厉害吧?”

  我气的按了一下关机键,屏幕一下子黑了,陈冉冉气的嚷了起来,“你怎么给关了?我还没保存呢!”

  “我在问你话!”我紧盯着她,“你不是答应过不在纠缠我了吗?”

  陈冉冉挑衅的看着我,“那好,我也和你直说,让我不纠缠你可以,”她往前靠了靠,“但是你要教我奇门遁甲和大六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