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冉冉冷笑,“他,像他这样的两个加一起也不够我揍的,”她说着还故意捏了捏拳头,似乎已经定义我就是那种人。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陈小姐,难道你爸爸就没教过你如何有礼貌吗?”

  陈冉冉不禁瞪起了眼睛,但是她还是忍了下去,“我不想和你纠缠这些,有种你就请进,”她说着自己抢先走进了那扇小门。

  我叹了口气,迈步跟了上去,我可以感到身后的几双眼睛就像刀子一样,在我的身上上下滑动着,我强压着怒火,走了进去。

  里面是间更加朴素的小房间,面对进门的墙上挂着一幅阴阳八卦图,旁边各有两个书柜,上面摆放着几本书、还有几个古玩饰件,正当中摆放着一张办公桌,桌子后面有一把老板椅,前面则摆放了一个圆凳,陈冉冉自顾自的坐到了桌子后主人的位置,她挑着眉毛,盯着我的脸。

  面对这个蛮不讲理的女孩,我只好拉开凳子坐下。我打定主意,沉住气,先看看她怎么说。

  陈冉冉倒是炮筒子脾气,她直接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竹盒和一条红色的丝质手帕,看来她对这里非常熟悉,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在门外听到摊主对她说的话。

  “你是客人,你先来吧,”她说着,把盒子扔给我,自己拿起了手帕朝眼睛上戴,我却把盒子抛还给了她。

  “女士优先,”我故意用调侃的口吻对她讲。

  陈冉冉的脸一下子变红了,但是马上开始发青,她沉着脸接过盒子,“找死……”我听到她小声说道。

  我接过手帕蒙住了双眼,并在脑后系了个扣,“好了,开始吧。”

  我感到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晃了晃,并且闻到一股香水味儿,我明白那是陈冉冉的手,她害怕我有留下缝隙,我心里暗笑,真多心!

  她似乎放心了,还轻轻地舒了口气,我听到了一丝轻微的拉链拉动声,紧接着就是竹盒打开和关上的声音,我不仅疑惑起来,她到底要藏什么?听声音似乎是她身上的一件东西,陈冉冉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白色的超短裙,她拿下身的东西不太可能,倒是上身的衬衫领口确实是拉链的,难道……我心里一翻腾,坏了!如果她把贴身衣服脱下一件,我该怎么猜,即使猜对了也招来一顿臭骂,这个女人不会这么狠吧?

  “行了,”陈冉冉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摘下手帕,感到光线有些刺眼,面前的陈冉冉还是那副表情,但是脸上多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猜吧,”她略带嘲讽的说。

  我气愤起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女人太不知羞耻了,我咬咬牙,开始在手上推演起大六壬的十二地支盘:

  。。。元首。。。稼穑。。。

  。。。。。合陈龙空。。。。

  。。。。。申酉戌亥。。。。

  。。。。雀未。。子虎。。。

  。。。。蛇午。。丑常。。。

  。。。。。巳辰卯寅。。。。

  。。。。。贵后阴武。。。。

  。。。。。后雀武贵。。。。

  。。。。。辰未寅巳。。。。

  。。。。。癸辰亥寅。。。。

  。。。。。鬼丙辰后。。。。

  。。。。。鬼己未雀。。。。

  。。。。。鬼壬戌龙。。。。

  我师父曾经教过我,在历史上,有一位射覆高手,他就是汉武帝的宠臣,大名鼎鼎的东方朔,他用六壬曾经多次精准的预测出汉武帝所藏之物,一度让汉武帝赞叹不已,师父跟我讲过,我家有一本祖传的大六壬东方朔射覆锦集,将射覆的原理、象意,一一列举,当时我还在想,我又不去侍奉皇帝,学这有什么用,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我仔细推演着格局,三传皆土,必定是金石之物,发用天后,肯定与女人有关,中未再得朱雀、青龙,为装饰,订婚之象,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

  订婚之物,多为钻戒之类,钻戒也是金石所铸造,但是我并没有这么想,因为汉代并没有人用钻戒订婚,这里描述的,肯定不是戒指,而是挂件,因为辰为巽宫之地支,巽主长绳,又为悬挂,干为癸,癸为青黑,此必定是一个青黑色的,能够用于定情的挂饰。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坐直了身子,还是错怪了陈冉冉,她还是个好女孩。我想着不禁笑了,笑的陈冉冉浑身不自在。

  “你…你笑什么?”她故作镇定的问,但是身上已经开始有些颤抖。

  我收住笑容,看着她,“陈小姐,你藏得是一个挂坠儿,青黑色、而且肯定是将来作为订婚之物要交给未婚夫的,是不是?”

  陈冉冉的眼睛出卖了她,她的目光在那一刹那变得震惊,但是马上强装镇定的狡辩,“你……算得……”

  “我算的不对?”我笑着,劈手一把夺过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青绿色的玉石挂坠儿,是一尊观音像,正祥和的打坐着。陈冉冉的脸色变得惨白。

  “你赢了……”她推开盒子,手有些抖,“我没想到……”

  “没想到还有人能射覆?”我严厉的看着她,并把玉坠递给她,这算是教训一下她的傲气了,她肯定是没想到我能做到。

  陈冉冉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我,“可是我爸爸告诉我,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射覆了,自从易别古死了以后……”

  “不许你提我父亲!”我再也忍不住大吼道,陈冉冉吓了一跳,表情惊恐。

  最Kf新章,节上酷4匠A#网`

  “对不起,”她小声回答。

  我愤怒的看着她,把盒子拿了过去,并把手帕推到她面前,“现在该你了,陈小姐。”

  陈冉冉的脸色顿时白了,她手足无措的看着我,“其实,我……”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她不会,她现在已经是手足无措,可是我仍然将手帕硬推倒她手里,并且拿起盒子,我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不可一世的女孩。

  陈冉冉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她拿起手帕,“好,既然易先生你这么认真,那我奉陪!”她说着戴上了手帕。

  我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塞进了盒子……

  “好了。”

  陈冉冉摘下手帕,她看着我,“我要用纸笔,你不会反对吧?”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她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杆笔,又取出三枚古钱,都是乾隆通宝,我知道她要用什么方法,也不做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陈冉冉放在手里摇了摇古钱,一共摇了六遍,每摇一遍,她都在纸上划上一道,有时画———,有时画——,这是六爻的起卦方法,我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仔细观察着她的起手式和画法,我不禁赞叹,这个女孩确实受过高人指点,起卦方法果然按照古法,不错一点。

  六爻起卦,可摇卦、也可报数、测字,但是摇卦的时候必须念咒,无论是《增删卜易》还是《卜筮正宗》都记载了咒语:天何言哉,叩之即应,神之灵矣,感而遂通,今有弟子某某某测某某事,网址休咎,望释厥疑,唯神唯灵,望垂昭报,若可若否,尚明告知。祝毕,摇动三次,此为下卦,再念:某宫三象,吉凶未判,再求外象三爻,以成一卦,以厥忧疑。祝毕,再要三次,此为上卦,此方可成一卦。刚刚陈冉冉在摇卦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的嘴唇在轻微耸动,知道她已经念动了咒语,并且,这摇卦上也大有学问,持币之手绝不可以乱放,在念动咒语时,两个大拇指必须成内八字扣在三枚钱币上,其余四指垫在下面,摇动时,男子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女子右手在上,左手在下。这一点陈冉冉做的分毫不差。

  她很快起好了卦,并写在了纸上,我隔着桌子看得一清二楚,尽管是反着看,但是我将这一卦全部推了出来:陈冉冉拿着笔,用笔头顶着额头,看来是在沉思。我看到她将目光移到了应爻上,我微微一笑,还是没难住她。

  陈冉冉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她放下笔,笑着对我说,“是你的手机,对吧,而且很旧了。”

  我点点头,“没错,还有呢?”

  陈冉冉愣住了,“还有?”

  “对,你还没说完,”我举了下手,“接着说。”

  陈冉冉彻底懵了,她低下头,仔细的看卦,足足看了五分钟才茫然的问我,“还有什么,我实在看不出来了。”

  我长叹了一声,“你的功底儿确实不错,首先看到了世爻,官鬼与白虎,加上卦体六冲,说明这东西时间久远,而且有破损损坏的地方,应爻为事儿,朱雀代表信息、子孙也代表信息、使用,两个信息加起来,这个东西能发送两种信息又能使用,不是手机又是什么?”我紧跟着话锋一转,“但是你恰恰是把暗动疏忽了,这才是你没看到还有什么。”

  陈冉冉有些急了,“今天是阴历二十九号癸亥啊,你看卦里哪里有巳?怎么可能有暗动?况且又是六冲卦,卦里没有伏藏,这就是很简单的一卦嘛。”

  我点点头,“没错,单从这点来看确实没有,但是如果我用年月日时相加除以六呢?”我说着拿过那张纸,在第五爻加了一笔,变成了:艮为山白虎———————丙寅官鬼世螣蛇——————丙子妻财〇勾陈——————丙戌兄弟朱雀———————丙申子孙应青龙——————丙午父母玄武——————丙辰兄弟艮“看到了吗?”我说道,“五爻就动了,螣蛇主缠绕、妻财为佩戴,这是一根连接在手机上的绳子,因为癸亥子水空亡,这根绳子不长,而且是后来加上去的,子为青黑之色,这是根深蓝色的绳子。”我说着打开竹盒,里面躺着我的老手机,还是按键的,边角的漆都已经磨掉了,按钮上的颜色也已经磨没了,手机的一角系着一根蓝色的绳子,别了个扣儿,好拴在腰带上,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土办法。

  我看着她,微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