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果然是他!”费平的脸色一时间变了变,他用力锤在小竹桌上,震得杯子差点掉下来,费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尴尬的说,“对不起,有点生气,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感到恼火。”

  我点点头,“具体也别都听我的,您有个防备,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他的端倪。”

  费平答应着,继续问道,“你看张利民现在在哪个方向?”

  7$最G,新章节上酷)匠_l网7c

  我脱口而出,“绝对在东边不足三十里的地方!”

  费平精神为之一振,“果然,当时想到会在东南和正东,距离和你说的差不多!”

  我又补充道,“而且他躲在一幢大厦内。”我看到生门在宫内。

  费平闭上眼睛想了想,“大概多高的楼?”

  “三四十米。”

  “没错了,”费平说着站起身,“肯定是那座宾馆了,我这就去,你等我好消息。”

  我急忙制止了他,“现在不是时候,你等等,”我飞快的在手上又推演了一下,现在是午时,伤门宫未能克制六合宫,未时局,白虎兑宫正克辛,伤门正克六合。我暗自点头对费平说,“你在一点以后在动手,先到哪儿埋伏,他现在不在,等到一点以后他返回去,你们正好动手!”

  费平信服的回答,“明白了,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儿,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一头长长的、乌黑的秀发束成马尾一直垂到腰际,她长了一张可爱的鹅蛋脸,皮肤雪白,乌黑的大眼睛灵秀的转动着,“哥,这位是?”她张开鲜红的樱桃小嘴问道。

  胖王赶忙站起来往外推她,“星儿,你先出去,我们这儿说正事呢。”

  女孩生气的撅起小嘴,“干嘛让我出去,王小明你什么意思,这是我家!”

  王小明是胖王的大名,他有些着急的说,“没眼力劲儿,没看见大领导在和你哥说事儿吗,出去玩去!”

  女孩哦了一声,好奇的探头看了看费平,费平急忙制止胖王,“哎,我们谈完了,让她进来吧,易天,她是?”

  我看到女孩满脸堆笑,“啊,我妹妹易星,在上大学,她没住校,每天都回家来。”

  费平打着哈哈,“令妹长得真是漂亮啊!在学校也得是校花吧?”

  易星的脸腾地红了。

  “哎哟,领导看您说的,就她这个母老虎还校花呢。”胖王挖苦着说,易星生气的拧了他一把。

  “王小明,你又欺负我,我待会告诉干娘去!”

  “别别,我妈又该数落我了,哎哟,你真掐啊你!”胖王揉着被掐红了的胖胳膊,“管管你妹妹,天儿。”

  费平哈哈的笑着,“小王的母亲是她干娘?”

  我叹了口气,“我们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和妹妹相依为命,小明他妈妈经常照顾我们,我就干脆认了她老人家当干妈了。”

  费平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也挺不容易的。那行,先这样,我赶紧去,待会给你回信儿。”他说着就往外走,脚步很快。

  胖王叹了口气,“又得忙了,我妈做的大蒸饺子我又吃不上了,说你呢!”他指了指易星,“你别都吃了,给我留点儿。”

  易星坏坏的笑着,揽着我的胳膊,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拍了拍胖王的肩膀,“放心吧,这次肯定能抓住那个贪官。”

  “你的话我还不信,哎,你小子啊,还跟我耍心眼,”胖王自顾自的笑着戴上帽子,“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呗,还信不过我?”

  我嘿嘿一笑,“不是信不过你,是信不过你单位。”

  胖王无奈的一笑,“心里还有阴影?都多少年过去了,算了算了,不和你谈了,我赶紧走了。”他说着转身走了。

  易星目送他走远后,转过头问我,“哥,今天来的人是谁啊?”

  我没说话,目光仍盯着胖王走远的背影,叹了口气。他说的也许是对的,多少年了,有些事该忘了,可是我就是忘不下,我忘不下爸爸在那一晚和我说的话,“孩子,不要相信那些当官的……”

  “哥,我问你话呢,你在想什么?”

  妹妹的话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回过头用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在学校也有没有淘气,不听老师的话?”

  妹妹白了我一眼,“看你说的,我哪有。”

  “对,我妹妹最听话了,”我说着搂了搂她的肩,“快洗手吃饭吧,哥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好啊,”妹妹开心的拍着手,“谢谢哥!”

  我看着她的笑脸,心情又有些复杂,我就剩下妹妹一个亲人了。看着她的脸,我仿佛又能看到那天的事,父母焦急、憔悴的脸,阴云密布的天空,下雨声、打雷声,似乎都在耳边回响着。

  吃过午饭,天开始下起雨来,街坊们到不怎么紧张,早起的时候我已经告诉大家,今天下午要下雨了。

  我站在门口看着街上纷飞的水花,对门开木器店的强子含着根冰棍,冲我一挑大拇指,“天儿,我们以后再听天气预报才怪!他早上说没雨,现在这雨得多大,还是得听你的。”

  我只是淡淡的报以一笑,“也别这么说,谁都有错的时候,毕竟人家是科学设备,咱们得听。”

  “扯淡,咱们老祖宗过去几千年,也没有这设备那设备的,发大水了房子也没塌,现在倒好,下场雨都能泡汤!”

  我笑着摇摇头,转身走进屋,易星正坐在茶几前,上面摆着笔记本电脑打电脑游戏,忙的不亦乐乎,这么大雨看来也没什么生意,我摸了摸她的头,搬了把椅子坐下,拿起《协纪辩方》看了起来。

  雨下的越来越大,都快斜洒进屋里了,我起身想要关上房门,可就在这时一个炸雷,啪的一声,屋里一片漆黑,跳闸了。

  我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听到易星发出一声哀叫,“惨了……”她哭丧着脸看着我,“哥,笔记本坏了。”

  我有些心疼,毕竟家里不富裕,那个笔记本已经用了快五年了,这下坏了还得再买个新的,我不禁埋怨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看到下雨还玩电脑,幸亏没伤到你,现在好了,又得买新的,家里经济本来就紧张,你又惹事儿!”

  妹妹委屈的看着我,眼泪缓缓的淌了下来,我心里一软,急忙走上前抱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哥哥不好,没本事给你换个新的,就知道埋怨你……”

  “哥,不赖你,是我不好……”易星说着还是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以为又打了一个雷,结果发现原来是手机响了,我犹豫着下雨天要不要接电话,可是拿起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划了接听键。

  “喂,是易天吗?”电话那端不等我说话已经开了腔,声音很熟悉,“我是老费啊,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逮着了!”

  我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太好了,恭喜啊!”

  “没说的,今晚必须出来吃个饭,我做东!”电话那端的口气不容置疑,“行了,先挂了,现在下雷阵雨别给你打电话,你就在家等着哪儿也别去,雨小点我和小王就过去。”

  我皱起了眉头,我实在不想和国安局的人打交道,“费科长,既然已经抓住罪犯那就最好不过了,您的心意我领了,饭就不必了……”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墨迹,”费平没等我说完就嚷了起来,“别说了,你不吃我们待会也得去庆祝,不少你一个,你必须来!”

  我还想说什么,他又加了一句,“别不给我面子啊,小伙子,出来混,多个朋友对你没坏处,我又没有恶意,而且确实是还有点事想求你,请你不要拒绝。”

  我叹了口气,只好答应下来。放下电话,我看着窗外的雨花出神,易星见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小声问道,“哥,刚才的电话是不是上午那个人打得?”

  我点点头,“他要请我去吃饭,上午他让我预测的那个罪犯已经成功抓住了。”

  易星兴奋地睁大了眼睛,“那是好事啊,哥,我也要去,晚上还没饭辙呢。”

  我苦笑,“傻丫头,你不是不知道,这些人少惹为妙,咱们就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能推就推掉最好。”

  易星失望的看着我,“可是我刚才听,他们说非让你去不可啊?”

  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转身坐下,拿出一个小本子,“今天几号?”

  易星掏出手机滑了下屏幕,“12号。”

  我点点头,拿起笔迅速在纸上刷刷点点的写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写好了今天测过的课,易星凑到我的身旁,看着我在纸上写的课式:

  。。元首。。。。退茹。。。。

  。。。。合雀蛇贵。。。

  。。。。辰巳午未。。。

  。。。陈卯。。申后。。

  。。。龙寅。。酉阴。。

  。。。。丑子亥戌。。。

  。。。。空虎常武。。。

  。。。。合陈雀合。。。

  。。。。辰卯巳辰。。。

  。。。。戊辰午巳。。。

  。。。。陈乙卯鬼。。。

  。。。。龙甲寅鬼。。。

  。。。。空。丑兄。。。

  我暗自推断:此课不备,必定是有早已准备好的事儿等着我,初中两见鬼爻,又为退茹课,必是凶妖;辰为日墓,覆于日上为墓神覆日,又有丁马巳临与支上,家宅动摇,幸而退为空亡,空则无殃,又逢天空,乃是空上逢空多虚诈之象,而且青龙归于本庙寅为当月生气,龙加生气迟吉吉,应无大碍。

  我放下笔,久久没有出声,按照此课推断,对方肯定是早已有事准备,而且绝非好事!发用官鬼加勾陈、值事月将得玄武,都代表阴暗之事,看来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我站起身走到门前,窗外,雨下得更大了,我暗自思付,他们要找我干什么呢?我一个小老百姓,有什么事值得他们下心思对付我呢?虽然知道这次去绝对没危险,因为末传最终空亡,空则不凶也不吉,但是初传和中传的官鬼还是在等着我去闯,我该怎么办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