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说你!我靠,你着急个毛线啊!”我被她这么一推有些无语了,咖啡撒在我的裤子上面超级难受。

  “我也是警察!而且你都不知道情况就乱说,这种人最让人讨厌你知不知道?”她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我。

  “不过,七年前的案子......还能被破么?当时还是有案发现场可以勘察的。现在除了一些陈旧的文件还有那零碎的记忆,想要破这个案子,也太难了。”我对苏绚谙并没有多大的信心。

  “至少要努力一下吧,死者是你的母亲,难道你连杀人凶手都不想知道么?古时候有杀父之仇,广阔一点说就是杀了你亲人的仇恨!但现在你母亲给杀了,而你却一点点的努力都没有做,把这件事情全部交托给别人?”苏绚谙开始教训起我来了。

  我低头擦着自己的裤子,然后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地下脑袋擦裤子。

  “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识谁杀了自己的母亲,难道就不想把那个人绳之以法么?”她的眸子很冷,像是看着犯人一样的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如果你过来就只想说这个话,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你刚刚说你都不知道情况就乱说,但是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情况就在那里乱说我是不是也可以骂你呢?”

  “搞不懂对自己亲妈的死一副冷淡的样子却对后妈好的要命,你这又算什么呢?”她似乎开始怀疑起我和后妈的关系了。

  这样怀疑也正常的吧。

  长得超级漂亮的又有些许幼稚的后妈和不是自己儿子的人关系处的那么好。

  而那个人却对自己的生母那么冷淡。

  肯定有些猫腻在里面的吧。

  “我说了,你也不懂我还不如不说,你继续说你的突破口。”我对她说。

  她白了我一眼。

  “李玉美还有肖程两夫妇是在东山村山口被杀得那里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人会过去,他们两夫妻完全没有过去的必要。也就说.......他们因该是应邀而去的。”苏绚谙似乎在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应邀而去?谁会邀请那两个穷鬼。”我说的有些不屑,还有对二叔二婶的恶心。

  两个只在意钱的东西,先是偷了别人家的孩子还把别人的家的孩子卖出去。

  虽然最后是落在了我的手里,可我对他们两个一点好感都没有。

  “看来你很讨厌他们两个人啊。”她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向她说明什么情况,“只知道钱的穷亲戚而已。”我就简单明了的说了句。

  因为我怕告诉她二叔二婶偷偷抱走医院孩子的话,她会查起来的吧,然后直接就知道了小爱还有肖妻是.......那两个被抱走的孩子。

  然后就......惨了。

  “也许只不过他们因为贪财不知道惹了谁所以被杀了吧。”我说。

  “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两件案子都太相像了,而且两个人都是被一刀捅死的,和你母亲一样。”她说。

  我找不到有人和母亲有仇还有和二叔二婶有仇的人呢。

  只不过为什么会扯上二叔二婶?

  如果.......硬要说是与这两个人有关系的人的话。

  那就只有.......我,小爱,肖妻了。

  k|酷n匠rI网。R唯!)一m/正4版,其)他都z是●z盗《0版

  可这三个人都不可能不是么?

  所以完全不知道凶手是谁啊?

  地方那么大,过去的时间也那么久了。

  谁还会知道啊。

  “我现在所了解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时间太久远了,而且那些人的记忆也都太模糊了,一个比一个说的玄乎。”苏绚谙有些无奈。

  “那也没有办法啊,那时候警察也没有像你这样的认真负责吧,调查期内没有查出来的话......如果没有有人要求的话,那也就直接作废掉了。”我说,不过......让我有些恼的是,当时父亲并没有要求警察继续查下去。

  那时候我不知道,也不知道父亲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而不让警察继续查下去。

  而且,后妈和父亲认识也不是因为父亲的刻意安排,而是经人介绍的。

  也就说父亲并不是因为后妈所以才不去继续调查的,况且继续调查和后妈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好吧,今天就这样了吧,没有事情的了话,我就先回家了,还要把家里的家务活做一下呢......妈妈她因该已经偷懒的睡着了吧。”我开玩笑的想要找借口走掉,因为她没有调查出什么,也没有什么可以留下来的必要了吧。

  “等下。”我已经站起来了,她还是坐着的,手里端着咖啡,“刚刚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给我。”

  “问题?什么问题?”我问。

  “就是为什么你对你的生母那么冷淡而对你的后母那么热情洋溢呢?”她看着我,有种职业的压迫感。

  “为什么会对后妈这么好啊.......这种私人性的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么?”我看着她问。

  “我也只是以私人的原因而向你提出问题而已,如果你不回答的话......我在心里对你评价会低掉很多,而且我还知道一个秘密,但是我不说......说出来的话,对你没有好处,对我的话,也只是增加负担而已。”她说。

  有秘密威胁我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秘密,但是她是警察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况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无所谓的,告诉她好了。

  “是因为小爱,我的妹妹。”我说。

  “她?她和你后妈有什么关系么?”她问我。

  “因为小爱一开始对后妈的感觉好一些,而对生母的话......没有抱有特别多的感情,总的来说,是因为小爱喜欢后妈所以我也要跟着喜欢。而且我觉得后妈人很好。林琉璃她不是已经永远回不来了么,所以啊,为什么要把一个死人的气撒在一个活人身上呢。”我说。

  “按照你的说法,意思就是说你是因为小爱喜欢后妈所以你才跟着喜欢后妈的?”她问我。

  我点了点头。

  “死妹控。”她低喃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