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了撒谎这个词呢。

  “因为她说她那样子会被人给嘲笑的,她不想要连累我,所以不想在学校和我呆在一起。”她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况且,她一直都说自己是不合群的人,和我一起的话我也会没有朋友的。”肖妻低下了脑袋。

  做出这样表情的肖妻让我不得不相信她。

  况且小爱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不合群的人吧。

  “那以后......能和小爱,一起么?”我问她,手伸过去抓住了她的手,“她一个人在学校太孤独了,你最开始的初衷上这所学校难道不是因为小爱的原因么?你本来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吧,而且奖学金发给你的话,连大伯都不需要依靠了呢。”我们两个人的眼睛对视着。

  她笑了,小手反抓住我的手,“这个原因是其中之一哦......不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可我不能说。”她在卖关子,挑逗我的好奇心。

  “不说就不说吧,以后你可要和小爱在一起哦,最好的话把她也拉入学生会好了。”我说。

  “那可不行,进学生会的话.......会被有些学生讨厌的。”她说。

  “那好吧,不过有空的时候尽量要和小爱在一起哦,我不能每时每刻的都在学校。”我说。

  “可以的话哥哥想每时每刻都想要在学校么?”她问我。

  “也不是这么说吧,就是想要照顾到小爱不管在哪里都可以啊,小爱一个人的话......实在是太差劲了。”不懂得怎么照顾自己的女孩子......太需要人陪在她的身边了。

  “这样啊......”我松开了她的手,她也埋下头来吃饭了。

  我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面想着事情。

  回去因该要和小爱好好说说吧,总不能把自己一个人孤立起来然后只和我相处吧。

  每个人都须要自己的好友圈啊。

  “饱了。”肖妻停下了筷子然后看着我。

  “吃这么点么?这才半碗呢,不去在舀一碗?”我看肖妻刚刚打饭就没有打多少。

  “不用啦,很饱了呢。”她站了起来,我去付了钱然后站在校门口看着她跑进去了。

  我认识肖妻还有小爱的秘密因该要被发现了吧。

  那时候小爱的同学们又该怎么认为呢?

  肖妻的同学朋友们又怎么认为呢?

  诶诶,不需要想这么多的问题的吧。

  我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一点了。

  “苏警察,我们的时间能提早一点么?我好像已经到了。”我电话打了过去给她。

  “可以,我在准备档案,等我收拾一下然后过去你就在门口等我好了,我很快的。”她说。

  “好。”我放下了电话。

  几分钟之后我看到她跑了过来。

  “抱歉,久等了。”她有些喘气。

  “没事没事,其实蛮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反正等习惯啦。”等小爱下课,等小爱刷牙洗脸,有时候等小爱起床还有写作业。

  都是等......做什么事情都要等。

  “毕竟是我叫你来的,让你等的话太过意不去了吧。”她说。

  “没事啦,反正你查的案子是和我有关系的嘛。”我走进了咖啡馆。

  她走在了我前面,走过去的时候我嗅到了一股子香味。

  这才注意到了她穿的衣服,她竟然没有穿警服,我还以为她是那种克忠职守的警察呢。

  “你的衣服,可以啊。”我说。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啦,就是......有些小,买来挺久了而且都没有机会穿,今天来这种地方的话,就不再好意思穿那种制服了吧。”她解释着,有些脸红因该是刚刚跑过来造成的。

  我和她进了一个包厢。

  “不过,你的手里怎么会提着这种东西?”她问我。

  我看了一下保温盒,“这东西啊,中午给我妹妹送饭去了,没有带回家直接顺便过来了,不介意吧?”我问她。

  “没事。”她开始翻起包包。

  我俩都很随意的要了被咖啡,我跟着她点的但是拿过来之后我喝了一口就噗了。

  这哪是咖啡,就是中药吧。

  贼特么苦啊!

  “哈哈,因为有时候需要熬夜,我都会自己泡这种咖啡的,因为习惯啦,所以不觉得很苦。”她有些小骄傲的样子。

  这真就尴尬了。

  “咳咳,我感觉我们应该继续讨论正事。”我说。

  “哦哦。”她把拿到一半的东西都给拿了出来。

  像是试卷一样东西被她掏出来,还是一叠的。

  “这是被害者林琉璃的死亡档案,还有这份是被害者......李玉美和肖程的死亡档案。”她说。

  更4J新d最8快上酷3匠)网H#

  李玉美还有肖程是我二叔二婶。

  我有些小讶异也有些小兴奋。

  因为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个.......关联所在了。

  我带着讶异的表情看着她。

  “怎么这么看着我?你难道不看一下死亡档案么?”她问我。

  “不需要了,这三个人是亲戚关系。”我看着她,“这么久了,那些警察就从来没有发现过这层关系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原来你讶异的是这个啊。”她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是猜的啊。”她说。

  “猜的?!”这么厉害?别逗我吧,因该只是不想说出内幕所以骗我的吧。

  “当然啊,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一个贵妇人和乡下的人扯上关系呢?这上面可是只有家人还有自己的档案呢,不过因为你的姓让我感觉到奇怪,所以才会有这种猜测。”她说。

  这样的话就不算是猜的吧,也应该算是推理吧。

  “但是知道了这个,又和凶手有什么关系呢?这关系我七年前就知道了。”我说的有些不屑。

  “那你为什么不报告上去啊!”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开始瞪着我。

  “反正也没有用啊,况且那时候我才几岁啊,我怎么会知道,只觉得警察什么的太傻了吧。”我摊摊手。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她用手按着我的脑袋推了我一下。

  我手里拿着的咖啡散了一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