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试着撬开她的嘴唇,但是她却闭的很紧.....你丫的,是你主动地啊!会不会亲嘴啊。

  “呼!”她松开了我,脸色潮红,喘了一口气。

  低着脑袋没有敢看着我。

  “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有过男朋友诶。”我说,“怎么连这种小事都不会呢。”我摊了摊手。

  “诶?我还以为你会训斥我.......”她低语着,声音不想再放大让我听到了。

  “训斥?为什么啊,不过你能告诉我你和你前男友到底有没有么么?”我还做出了动作发出了声音,就好像怕这个天然呆理解不了一样的。

  “有,有啊!但是他说舌头什么的,太恶心了。”她撩了撩头发,撇过脸有些羞涩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恶心?看来她前男友也是不懂情调的一个人啊。

  酷#匠网永\y久tM免费看小说

  真的是一对情侣。

  交往的那么早,就连.......舌吻都不曾有过。

  我开始渐渐地方了。

  “那,那还真的是。”我转过身,想要离开这个巷子,“你带我来这里难道就是想要做这个?”我问她。

  她瞪着眸子,被我问到了,她更加的敏感了,看着红透了的脸,轻轻一碰就好像能碰触血来了,“嗯......嗯。”她点着头。

  “还想要再来么?不想要的话,就走啦。”我说,“这个地方,真的是很臭呢。”我拉住了她的手。

  其实她不仅仅只是天然呆,还挺单纯的呢。

  “可,可以?但是你不会觉得,用舌头很恶心么?”她问我。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的男朋友哦,况且,我看除了你男朋友之外也就没有人说恶心了。”我黑着脸对她解释。

  她再次吻了上来。

  依旧是她主动地,她的唇不再像是之前的那样子紧绷绷的了,变软了。

  我轻而易举的直接攻占下来了。

  剧烈的呼吸拍打着我的鼻尖。

  毕竟这里是巷子,人在少也是有人的。

  我们很快就分开了,她也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我摊开了手,看着自己的手,手心里现在全是汗液。

  早这样做不就好了么,单独和她的时候......把她劝好。

  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吧。

  自己还像一个傻逼一样的担心来担心去的,这没有意思啊。

  我开了门上了楼。

  小爱还有肖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看着电视。

  “哥哥回来了啊,哥哥去买了什么呢?”肖妻在我面前依旧像以前一样表现的很活泼很积极,像是特地做出来的。

  “嘛,什么都没有买。”我说。

  “那你出去干嘛啊,对了哥哥你刚下楼又看到阿姨嘛?她也下楼了,我还听到了有人叫哥哥呢,但是楼下一个人都没有呢......”肖妻抱着我的胳膊问我。

  我坐在了沙发上面,小爱起了身,去了厕所。

  什么都没有问。

  就好像她知道了一切一样的。

  “我可没有看到妈妈,刚刚只是下楼买吃的而已,但是太好吃了路上就把它给吃完了,所以什么都没有带过来。”我说。

  “啊!坏蛋,大坏蛋哥哥!”肖妻笑着拍我的肩膀,我也知道她并没有生气,在吃这个方面她并没有向小爱一样的那么热衷。

  “哈哈,下次带给你吃咯。”我说。

  “哥哥身上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她凑过鼻子使劲嗅着。

  “什么啊?”我往后面挪了一下,有意的与她隔开距离。

  “原来是洗衣液的味道啊,和我的一样呢,真香啊!”她感叹了一句。

  我扑通扑通的小心脏突然就正常啊。

  什么嘛,害我白担心一场啊。

  “对了,肖妻啊。”我说。

  “哥哥想要对我说什么呢?”她已经做好准备竖起耳朵听我说了。

  “哥哥想问一下肖妻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呢?”虽然上次小爱也和我解答过这个问题,但是我感觉还是要问本人才要可靠一些吧。

  “学校里?没有啊......高中里的男孩子啊,大多数都是好色的吧。”她说,“这种年纪的喜欢才不可靠,都是冲着长相还有相像的性格来的,完全不懂得爱是什么喜欢又是什么,该要做什么,不知道什么是忍受。这种年纪的人啊,什么都不懂呢。”她看着我,笑着说。

  “说的自己好像很大了一样的。”我说。

  “哈,那倒没有呢,不过肖妻很喜欢哥哥呢,可惜哥哥不是学校里的人呢。”她说。

  “哈哈,那真的是太可惜了。”我摸着她的脑袋。

  “也正是因为他们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所以我常常会被人误会呢,被人误会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熟悉的人倾诉......”肖妻靠在了我的怀里,现在把我当成了依靠一样的。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自己部员好了一些,学校里就传遍了流言蜚语?”我问。

  “啊?!哥哥都知道的啊。”她讶异的抬起头对我说。

  什么知道不知道啊,因为我就是那么幼稚的以为啊,然后听她这么一说......那肯定就是了啊。

  没有想到自己在肖妻的话语里面也那么幼稚呢。

  但是究竟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呢?

  问肖妻,她知道么?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家家罢了。

  “对啊,上次去接小爱刚刚好听到了而已,所以要问一下。”我捏了捏她的小琼鼻。

  “才不会有的呢,只不过因为任务分配需要而已。”她嘟了嘟嘴,“不过我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部下因此受伤吧。”她说。

  “那倒也是,那个将军不体恤自己的士兵呢。”我说,“可是,肖妻如果在学校里和小爱一起玩的话,就好了呢。”我没有对着她说,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她也没有回答我,坐了起来,双手搭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她是不想回答么。

  “哥哥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哦,如果肖妻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是开心的事情没有人分享的话,都可以来找哥哥哦,心理上有什么不舒服的事情也可以来找哥哥说的哦,哥哥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哦,就算是小爱问我我也不会说的。”我对她说。

  “心理诊所?我好像听到过呢。”她手指头抵在下巴想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