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么哭了。

  我把她弄哭了么?

  不要逗我好不好。大家都是大人了啊。

  这么突然就这么落泪了啊。

  我走上前看着她,手直接抹在了她的脸上。

  "怎么⋯⋯突然哭了。"我问。

  "怪你!"她退了一步指着我。

  "怎么怪我了?"我指着自己有些茫然。

  "因为⋯⋯因为谁让你喜欢学姐的!"她说的有些牵强。

  什么叫我喜欢学姐。

  我喜欢她⋯⋯有错?

  "呃⋯⋯"见到女孩子哭起来我也不太好意思和她逗嘴了。

  我去餐桌上面给她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她抢了过去。

  "你要不去熟悉一下房间啊?"我问她。

  "不要!"她说。

  "你想怎么办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秦可离很乖的啊⋯⋯至少我以前认为她一直是一个乖乖女吧。

  "不要喜欢学姐!"她低低地说,说的很没有底气。

  我摇头。

  "不可能的,我喜欢她很久了⋯⋯她是我在感情上最好的老师吧。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好奇,我对她就是喜欢吧,而不是青少年对异性的好奇。"我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对她说。

  我记得沐恩上次走的时候,她吻了我的手。

  不是说吻了我的手吧,只不过把脑袋靠在我的手上而已,嘴唇贴在我的手掌上⋯⋯

  我就把她当成她吻了我的手。

  "难道你没有喜欢我⋯⋯喜欢三年么?就高中的三年⋯⋯"她竖起三根手指头,看着我⋯⋯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眸子也是红红的。

  ¤酷Bp匠K。网唯\z一#!正8版Y,“q其‘'他5S都2是、盗e版)

  三年?我记得我们高中有分班。

  但是她一直都是和我在一个班的⋯⋯

  因为我们选的科目都是一样的。

  我没有看她选的,我记得我选的也没有被人看见。

  "你不会是偷看了我选的科目所以才和我在一个班的吧?"我问她。

  我记得她是理科生,但是她选了文科⋯⋯

  她看着我,"不行么?!我就想和你在一个班。"她说。

  "当然,可以啊⋯⋯可是为什么?你别说你喜欢我⋯⋯"我退了一步。

  低着脑袋没有看她。

  她反倒前进了一步,"让你失望了,我喜欢你!"她说的和之前说上床一样的直白。

  "别人都说你暗恋了我三年,虽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我就等啊,等到某天了你就会突然向我告白,然后我在撅撅嘴说考虑考虑,可是⋯⋯可是我等了好久,一直等到学期期末。我拿着准考证号站在我们班楼下等了好久,看看你那凌乱的抽屉,撕碎了的试卷还有书本。我想你不会回来了的吧。"她看着我,脑袋凑了过来差点和我贴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自己还被人喜欢⋯⋯我以为自己从来就没有被人所关注过。

  她喜欢我,为什么她自己不早说啊!

  "你,怎么不早说?"我问她。

  "你难道非要一个女孩子向你告白吗!你是男生!你暗恋一个人⋯⋯不会像一个男人一样去对那个女孩子表白吗!大傻瓜!笨蛋!你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啊!"她扑了过来,我双手顺势搂住了她,那只受伤的手忘记治疗了。

  现在还疼着,淤青着。

  "我不知道你会喜欢我,我以为自己⋯⋯只是单方面的暗恋而已。"我说。

  她看着我,"我真的很羡慕学姐,你可以像一个跟屁虫一样的跟在她的后面,她把你踹走,你继续跟着⋯⋯别人对你冷嘲热讽你也不管不顾的。可是没有人对我这样⋯⋯是他们不敢,还是我根本就没有被人真心喜欢过。所以那时候听到有流言传出来说肖南喜欢他们班的那个姓秦的女生,我就很开心啊。"

  "当时有些愚笨吧,被人当成猴子耍来耍去的⋯⋯但是猴子还是会跟着主人走的啊,尽管知道自己是被人耍的。"我喃喃着。

  "那你⋯⋯你现在能答应我么?"她问我。

  "答应,什么啊?"我反问她。

  "说!你也喜欢我啊!"她白了我一眼,看她的表情似乎想要狠狠地走我一顿。

  "我⋯⋯怎么说的出来。"我撇过头,脸红了半边。

  "怎么说不出来啊!刚刚说你自己喜欢学姐,你还不是说得理直气壮的!"她手捧住了我的脸,然后强行把我的脸给转了过去对着她自己。

  我有些无奈和无语,大姐姐,我们这样做真的好么?这可是客厅诶,这么空旷的地方,妹妹还有后妈一开门就能看到我们这样子的好伐。

  "我们⋯⋯最近接触才一天!一天!你只是一开始见到我之后的兴奋激动罢了这和喜欢扯不上关系的。"我手贴在了她眸子上,把她的剩余泪水给擦拭掉了。

  她想说话,但是被我给捂住了嘴。

  "好啦,闹也闹够了,歇歇吧⋯⋯进去和她们玩玩好了。"我说,然后拉开门把她带到了房间里面。

  只看见肖妻还有秦可离的妹妹在床上互相抱着滚成一片了。

  这么快就玩上了?

  "还以为主席是高冷呢!平时看起来蛮老实的,没想到私底下!咯咯咯~"秦可离的妹妹说到一半被肖妻溜痒痒了,笑了出来,"不要抓了,要坏掉了!哈哈哈!坏掉了啊!"她似笑非笑的样子。

  小爱坐在一旁看着她们,冷淡的面孔没有任何的表情。

  秦可离见到之后也是愣愣地站在一边看着。

  "咳嗯!"我咳了一下。

  然后她们马上就停下来了,肖妻躺在床上,穿着睡裙。

  她的身体在床上,但是脑袋却是耷拉下来的,头发挂落在地上,"哥哥!"她叫着我。

  "姐姐⋯⋯"秦可离的妹妹趴在床上,脸红扑扑的,显然是刚刚玩过头了太累了。

  "肖妻还有小爱去自己的房间睡吧⋯⋯可离还有小依不介意就躺在我床上睡好了,你们介意也没有用,因为没有房间了⋯⋯"我说。

  秦可离点了点头。

  "不要嘛!我要哥哥一起睡觉觉!"肖妻发着嗲嗲地声音。

  她是故意的⋯⋯她平时从来不会这么说。

  她是想要装给秦可离看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