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笨蛋笨蛋!"小爱一直在我的身上写笨蛋两个字。

  "我要笨蛋你是什么啊?!"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嘴唇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耳根。

  她立马就停了手,呆呆的看着我,然后双手死死的扣着我。

  "你没事吧?"秦可离走近了问我。

  我摇摇头,"当然没有事情了,那个做墙角的混蛋怎么打得过我啊!"我吹牛皮的说道。

  "切!嘴硬!手都废了半只。"秦可离说着然后把我的胳膊给抓住了,然后拿起来看了一下,"能动么?"她问我。

  我摇摇头,"好像不行。"

  "叫你逞强!"她说的像是在嘲讽我一样的,但可以让人感觉到这是关心吧。

  我自己的手给拿回来了。

  "那些人呢?混混有没有去追你们啊!"我问。

  秦可离点了点头。

  看来真的是去追她们了啊。

  不过看她们这个样子因该没有什么事情。

  "然后呢?"我问。

  "他们追着我们,不过还好啊。"秦可离想了一下,"路过了一个巡警吧,那些混混看到警察马上就跑掉了。"她说。

  怪不得那些混混把车都给开走连吴仁管都懒得管一下了。

  "吴仁呢?"她问我。

  "他啊⋯⋯"我想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对她们说自己把吴仁打到了。

  "我把他给打残了然后他跑掉了。"我说了一下。

  怕她们又太好奇会去看他的那副挫样。

  "厉害!"秦可离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低着头偷笑了一下。

  "笨蛋!"小爱又在我的身上写到。

  我看了她一眼,"我可是把他打跑了诶,保护了你们的安危!"

  "笨蛋哥哥!笨蛋笨蛋大笨蛋!"她甩着我的胳膊。

  *#酷;O匠p:网n首发,{

  我的那条可怜的小胳膊本来就已经坏掉了,现在还被她甩来甩去的。

  疼得要死。

  "还是去看一下吧,这样的话⋯⋯真的会坏掉的吧。"秦可离说。

  "嗯。"我应了一句,明天去看好了,今天回去用药水简单的处理一下好了。

  "你们车子坏了,这么回去啊?"我问她们。

  "走,走回去吧。"秦可离说。

  "走回去?会不会太远了啊,你家在哪里?"我问。

  秦可离刚想要说的,但是被她妹妹给按住了嘴巴,"姐姐不能说!我感觉这个人也不安好心!"

  秦可离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不可能的啦,小南怎么会是吴仁那样的人。"秦可离摆了摆手。

  我也是被她妹妹的话给吓到了。

  什么我⋯⋯是和吴仁一样的人,这怎么可能呢。

  小爱直接用眼睛瞪着秦可离的妹妹了。

  然后就转过来看着我,明明受委屈的是我,但是看她这副模样,受了委屈的人好像就是她一样的。

  "哥哥!她们好坏啊!明明哥哥这么努力了,可还被人给怀疑了!"小爱在我的身上弱弱地写着。

  "也只是随便说说开玩笑的而已啦。"我摸着她的脑袋安慰她。

  她点了点头。

  可是看着她外表这么冷的样子,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小爱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啊。

  "小南,我⋯⋯我没有那么想你的,只是妹妹她,她还不懂事啦,你不要太在意。"秦可离把自己的妹妹给按到了身后,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说。

  "我这么会当真啊。"我说。

  "那就好⋯⋯其实我家距离这里挺远的。"秦可离说,"你家在哪里啊?"她问我。

  "安阳街道。"我说。

  "我们可以一起走哦⋯⋯因为我家还要在这个上面呢。"她说。

  "好吧,但是要走过去么?我感觉挺远的。"我拉着小爱,对她们说,"或者我帮你们打一辆出租车啊。"

  "两个女孩子这样坐夜车⋯⋯会不会不太安全啊。"秦可离看了妹妹一眼。

  我看着他们俩,是有点不太安全。

  一对姐妹花,贼漂亮。

  就算在老实的司机见到她们也难免不会动歪心思吧。

  "那就⋯⋯一起走好了。"我说。

  "嗯,现在才九点多呢。"秦可离走在了我们后面,我们一直是在走的。

  "那你的那辆车呢?不要打电话叫人来修一下么?"我问。

  "不用修的啦,这种车子很多的⋯⋯随便开一辆就好了。"秦可离很轻松地说,我不明白她突然的愉悦是从何而来的。

  难道是因为和我一起走么?

  "有钱人。"我感叹道。

  小爱拽了拽我的袖子,"哥哥的手臂⋯⋯给我看看。"她写在我身上写的很轻,似乎怕把我弄疼了一样。

  我把袖子给卷起来了,"没什么事情的吧。"我看了一下伤处。

  "淤青了。"她写着,"都怪笨蛋哥哥!"

  诶诶,这可是我自己手臂好吧,淤青了也不管你的事情啊。

  她的小手伸了上来,然后轻轻的在我的伤处揉着。

  这样被她揉着蛮舒服的啊,"谁教你的啊?!"我问她。

  "姐姐!姐姐常常帮别人揉的⋯⋯"她写着。

  肖妻?!她还帮别人揉?!

  我有些想入非非了。

  "怎么这个学会了?"我问她。

  "因为,想到哥哥某天也会很累吧⋯⋯会出事什么的,所以就学会了啊!"她写的时候让人感觉明明是轻松加愉悦的,但是她的表情实在是难以让人看出来啊。

  说是面瘫也不足为过吧。

  说到底还是为了我学的?!

  "那谢谢你咯。"我说。

  她被我感谢应该是有些小开心的吧,但完全没有显露出来呢。

  她也不笑。

  说道肖妻,我才想到,自己有手机这玩意儿。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然后按了一下home键。

  好多未接电话。

  后妈的两个,还有一个肖妻的,还有两个黑眸!

  我翻了一下。

  竟然里面还有一个沐恩的!

  我的天!我都做了什么。

  我竟然没有接她电话。

  完了完了,以她的脾气

  见到我之后又要暴K我一顿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离合一通说:

没有恶魔果实的我好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