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离还替我解围,其实现在挺感谢她的啊。

  要不然的话,以这个尿性一晚上都解释不清楚啊。

  我给她投了一个谢谢的眼神。

  她对我笑了一下。

  那个小女孩子看过来也看到了我们。

  她的嘴巴不知道喃喃着什么。

  "暗送秋波⋯⋯"小爱在我的手上写着。

  "才不是。"我回她,"应该要学会感谢好么!她可是帮我们啊。"我在她手心里写着。

  "诶诶,要不是可离这么一说,看他俩这么暧昧的姿势啊,我还真不觉得是兄妹的样子。"作死的方浩继续扯着。

  "可能是妹控。"有人补刀。

  "或者是兄控!"又有人说。

  我特么只想骂一句,一群逗逼啊。

  "怎么还没有上菜啊⋯⋯"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急什么,酒都先拿过来了⋯⋯先喝酒好了。"方浩从啤酒箱里拿出几瓶冰的啤酒。

  连被子都没有,对着瓶口喝么?

  "阿南,来吹了它!"方浩给我递过来一瓶啤酒。

  我已经好久不喝这玩意儿了,一是后妈不让我喝,而是小爱不让我喝。

  记得上次去KTV喝酒回家被后妈还有小爱两个人给抓的正着,我被她们两个人给按到了厕所里面洗澡漱口。

  整整半个小时啊⋯⋯

  后妈不喜欢酒的原因只是因为她的前夫喝了酒之后会发癫吧,会打人⋯⋯所以她很讨厌喝酒的男人吧。

  父亲几次应酬回来都有沾酒,然后就被睡沙发了。

  后妈自己也从来不参加什么应酬活动。

  小爱扯了扯我的衣服。

  我就不应该带她过来的啊。

  搞的我不敢把酒结果来了。

  "不要和妈妈说可以么?"我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

  她摇摇头,"我也不准!"她在我的身上写着。

  你也不准?小屁孩可没有准不准的资格。

  我主要还是怕她告诉后妈吧。

  "你乖乖的什么都不要动不要说就好了啊,不然的话,下次我才不会带你来这里嘞!"我对她说,已经把酒瓶子给接过来了。

  方浩给每个人都拿了瓶酒过去。

  虽然有些人也是不喝的,但都有接过去。

  喝不喝没关系,过程得要走一遍呗。

  我刚想要用开瓶器打开来,但是一只小手按在了我的啤酒瓶盖上面。

  不让我开。

  "你干嘛!"我看着她问。

  "不准喝!"她说话了。

  "同学会啊!通融一下,喝两口又不会死。"我说。

  "你又不会喝!"她在我的手上写着。

  上次被她俩按到厕所里洗澡的原因还有一个是因为我已经喝吐过去了。

  醉的不省人事。

  但是⋯⋯半个小时的感觉还是在的。

  "喝一点点有没有事情。"我说。

  "一点点?等等喝起来就很多了好吧,就是因为这样子所以才要过来的。"她愤愤的瞪着我,把我手中的开瓶器给抢走了。

  "就这一瓶!"我说。

  "不行!喝饮料去!"她写着。

  "下次真的不带你过来了!"我说,我没有发现很多人都已经看过来了,看着我们两个人。

  "你胃不好,还喝这种东西,上次喝完之后是谁躺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喊疼的!是谁又在床上半夜滚来滚去流泪喊疼!你要是胃比铁还硬,我才懒得管你!我可不想要半夜再去捂着你这个笨蛋的肚子睡觉了啊!"她说的很轻,但很有力。

  我胃不是很好,有些辛辣的东西也不能吃,酒也不能喝多吧。

  上次被她们俩扶到床上之后后妈去自己的房间里了。

  看!6正A版!章7节上o;酷)匠网》=

  那是我第一次喝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喝酒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当时没有太在意。

  但是半夜的时候我的胃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了。

  我开始喊疼,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就好像睡着了在梦里被人砍了一样。

  要死要死的。

  那时候小爱的房门开了,她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然后爬到了我的床上。

  既温暖而又柔软的小手抚贴到了我的肚子上面。

  一瞬间,好了很多。

  但是又来又不管用了,我推开了她在床上翻滚⋯⋯因为疼。

  她把我抱住了。

  我压在了她的身上,胳膊肘当时顶到了她的肚子上,我知道很疼后来看的时候都淤青了,但是她一句话没有说,连闷哼都没有。

  过了很久很久我才老实下来,我俩都没有完全睡着,我的身上还有她的身上都是黏糊糊的汗液。

  "还疼么?"她当时问。

  "疼⋯⋯"我抓着她的小手让她的手贴在我的肚子上面。

  虽然知道我不这么做她也不会拿开来的,但自己总觉得这样子做会有安全感一点。

  我后来把她紧抱住了。

  并且还模糊不清的说自己的以后不喝酒了⋯⋯再也不喝了。

  她还很高兴的点了点头。

  我的疼痛缓解下来了,我们抱着对方都沉沉的睡着了。

  "对,对不起。"我松开了啤酒瓶,把啤酒瓶放在了地上。

  "妻管严呢!"方浩笑着说,自己喝起来了。

  "抱歉啊,不让喝酒,自己也喝不了,你们都知道的⋯⋯"我说。

  我今天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要装逼喝酒。

  谁给我的勇气和自信?

  难道是秦可离?

  不会吧⋯⋯

  小爱把开瓶器还给了方浩然后抓住了我的手。

  方浩递给我瓶饮料。

  我看了一眼秦可离。

  她也没有喝,同样是拿了一瓶饮料。

  "你这哥哥,也太没有威严了吧。还给妹妹的管成这样。"方浩坐在了我旁边,对我说。

  "没办法,拒绝不了女生。"我说。

  "诶诶,你这人!怎么说呢⋯⋯"方浩实在是拿我没有办法了。

  然后出去了,似乎是去催促哪些服务员叫他们快点上菜了。

  他又拿来了一个遥控板,"狗儿子现在才给我们这个东西。"他恼怒地说。

  "这什么?"我问。

  "点歌的。"他说着。

  唱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