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什么?”小爱走到了我的旁边然后碰了碰我,在我的胳膊上写着。

  “丝袜啊......你不是有的么?”我回答她,额头上已经冒冷汗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怕死哀吧,就算我有女朋友在家里啪啪啪那又怎了啊......她只是妹妹而已吧。

  “知道,谁的丝袜?”她写完之后瞪着我。

  美瞳已经被拿下来了,灰色的瞳孔看着我。

  这样被她看着,我都感觉自己心里的想法被她洞穿了。

  如果沐恩在的话,我肯定会说是沐恩的啊,因为她有这种丝袜,而且挺喜欢的。

  况且我还有偷偷的拿过。

  但是她离开家都这么久了,说她的话也不可能。

  小爱的话就更不可能了诶,她不穿黑丝的。

  “这是......”我的手写到一半停住了。

  我不知道该要说谁。

  后妈?!我那么变态?姐姐妹妹的就算了,妈妈的话......“我知道是谁的了。”她瞪了我一眼然后把丝袜扔到了垃圾桶里。

  她知道了?

  她走进了房间里面。

  我看着手里的大白米饭。

  嘴里的菜已经嚼了很久,我把那无味的菜吞到了肚子里面。

  后妈见小爱走掉了,她开始过来要给我教育了。

  “小南,你这样子可对沐恩不太好哦,妈妈虽然是很相信你的。”她坐在了我的旁边,然后用手拿起了一块肉送到我的嘴边。

  我看着她手里的肉肉......然后凑过嘴吃掉了。

  “就是......一个朋友过来在我们家坐了一会儿。”我说,“可能就是那时候不小心留下来的吧。”我解释着。

  “人家坐在你的沙发上面还能被脱这个?”后妈一下子就直接戳穿了我的话。

  但是墨瞳的确就只是过来坐坐而已啊,没有干别的什么事情吧,还有洗头啊。

  可是如果和后妈说墨瞳过来洗头,妈妈会信么。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跑到别人家去洗头?洗头就算了,还有人洗头脱裤子袜子的?

  如果有那真的是奇葩了。

  所以我不想解释啊,有时候解释还越来越烦。

  “算了,我不想说了反正说出了原因你也不会相信的,但是这件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沐恩啊。”我用一种恳切的表情看着后妈。

  她看着我,然后说,“结婚前呢,和别的女孩子亲密一点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结婚后如果这样子被发现了的话.......可不只有恩恩一个人收拾你了哦。”后妈在我面前晃了晃她那白皙的拳头。

  “肯定不会的啦。”我说。

  “那就好......小南最乖了啊,妈妈怎么会看错呢。”她把我温柔地楼到怀里,我恰好的依靠在她的那个上面,软软的啊......“小南高中还有大学都没有谈女朋友呢,在妈妈心里小南一直一直是很乖的孩子啊,所以才会把沐恩托付给你的哦。”她用那柔软的声音刺激着我。

  “嗯。”我只能低低地应着她。

  “小南是该要一个女孩子来陪陪了啊,小爱毕竟是妹妹啊。”她松开了我,我喘了口气然后放下筷子,谁知道这个可爱的后妈会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我怕筷子不小心戳到她,“小南,你看妈妈可以吗?”她做了一个萌萌哒的表情,手指戳着自己的脸蛋。

  如果是别的这个年纪的女人做这个动作,不能叫做萌了,可以说是恶心。

  但是,后妈......不同啊,女儿都比我大了,可是她一点都没有显老,没有鱼尾纹没有雀斑出去都可以不用化妆的啊。

  和沐恩站在一起简直是姐姐妹妹的感觉。

  “您开玩笑啊。”我退后了一步,然后拿起碗逃一样的跑到了厨房里面。

  “不要跑那么快嘛,妈妈不好看么?”她走上来。

  “好看好看!但是......妈妈啊。”我有些脸红也有些尴尬,说不出话来。

  “好啦好啦,不调侃我们家小南了,妈妈明天就把沐恩叫回来好不好呢?然后你俩处一段时间就结婚怎么样?”她说。

  我想了一下,似乎不错的样子。

  可是真的能把从旅游中的沐恩叫回来么?“好难的样子啊。

  “就这样办了哦。”后妈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我吐了口气,吓死宝宝了啊。

  嗅了嗅自己的衣服还有手,全都是后妈身上的味道。

  太香了吧。

  我回到了房间。

  小爱在我的房间,破天荒的桌子上摆着作业。

  脑子终于开窍了么?

  我进去的那一刻,她抬起了脑袋,“完全不会。”她举起了事先准备好写的字。

  是故意让我看到她在努力然而还是不会的场面么?

  “不会我可以教你的。”我拿过笔然后在纸上面写着。

  “哥哥......如果我真的考了第一是不是你什么都可以答应我的啊!”她有这么问我。

  我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如果你考到的话,当然了哦,但是我觉得你一开始的目标不要定那么大才好。”我坐在了她的旁边,“人嘛,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啊,哪有人能一步登天然后考到第一名的?”我教育着她。

  “我知道了,只要哥哥有这个约定就好了,我会朝着这个目标出发的!”她说。

  “但是你要我做什么?不要娶沐恩么?”我写着。

  她看着我,“我觉得你应该担心一下下午的事情,那个人我知道是谁了。”她写在纸上面。

  字字对我来说都是很见血的。

  我以为她不会计较,或者忘记了。

  但是忘记了一个女人这种动物对某种东西的记忆力会贴别清楚的。

  “你知道是谁了?”我写着。

  “不告诉哥哥。”她调皮的写着。

  “诶诶,我可是当事人而已,只不过好奇你怎么知道的。”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但是她真的能猜出来?

  “是墨瞳老师对不对?”她说。

  我愣了一下,真的被她知道了啊。

  看d正版章U节、上酷/r匠网。

  “怎么知道的?”我问。

  “她今天早上穿着黑色丝袜看到了而已。”她写着。

  “但是你下午又没有看到。”我写着。

  “看到了,只不过就只有你没有看到而已。”她写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