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要像一个男仆一样的服侍她嘛!

  我的身价哪有那么低啊。

  “我想要吃零食......看电视没有吃的,怎么行!”她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在里面啊。

  这个天然呆这么自来熟怎么会交不到朋友真的郁闷了啊。

  我从冰箱里面拿出了中午剩下的一些菜还有从自己的房间柜子里面拿出了好多薯片还有一些小鸡翅。

  “喏,就这么多了。”我丢给她,“你不会想在这里常住下来吧?”我问道。

  “你下午还有事情么?”她问我。

  我点了点头,“当然有事情啊,我还要去接小爱回家的啊。”

  “原来你还真的么每天都来接她的啊。”墨瞳喃喃着,“那些学生传谣言我都还以为是假的诶。”墨瞳看着我。

  把零食往嘴里塞着。

  “什么谣言啊,不就是接送孩子呗。”我坐在了沙发上面和她一起看着那无趣的电视节目。

  “我前男友有时候也有来接我的呢,但是......可没有你这么细心的,后来就好像为了完成任务一样的来接我,回去的时候低着脑袋玩着手机.....哪像你还和你死哀手牵着手回家呢。”她有些嫉妒的样子。

  可是,我接送小爱,也是为了完成任务啊,但这个任务......很重要而已。

  至于玩手机嘛.....我感觉小爱的小手比手机要好摸吧。

  我依靠在沙发上面零食什么的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去吃它,只是在想......后妈要是回来了,该要怎么解释墨瞳的存在。

  说她是我的病人?

  可这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心里有问题的人啊,穿着裤衩还有白色的衬衫。

  只能说是行为上有问题吧,跟心里有关系么?而且这么穿也只会在自己亲密的人面前吧。

  后妈肯定会想我和她之间有什么关系吧。

  那沐恩呢?她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花心的男生?

  但是该要怎么送走她啊!

  “我们......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啊,呆在这家里算什么啊,不是说约会的么?”我看着她说。

  z更4新最快上酷匠\网Na

  她看着我,端起了玻璃桌子上面的饮料喝了一口。

  “约会?只是约见吧......见到你就好啦,看到你比较安心呗。”她一片一片的蚕食着我的东西。

  还真的是难以说动啊。

  算了算了,也不管她了,随她怎么样都好了。

  我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面直接睡着了。

  但是没有几分钟就被她的笑声给吵醒了,也不知道她看的什么综艺娱乐节目。

  她直接把一片薯片给按在了我的脑袋上面。

  地上已经散落了很多薯片还有薯片的袋子。

  她到底吃了多少啊。

  “啊,不好意思!”她见自己把薯片按到我地脑袋上面也有些抱歉,赶紧帮我把碎屑拍掉。

  然而她脚下一滑,似乎是猜到地上的包装袋了,然后直接扑在我的身上了。

  一大包薯片全部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然后她压上来直接的.......碾碎在我身上了,那些可怜的薯片。

  她到底想要干嘛啊。

  我想着,但是嘴巴上说不出来,因为她的脑袋堵住我的嘴巴了,她的额头抵在我的嘴唇上。

  我吻住了她的额头?!

  “啊呀呀......”她双手撑了起来,看样子是我被壁咚了。

  我俩的脸距离的很近,然后她红着脸看着我。

  “对不起。”她撇过脸道歉。

  “先起来好不好?”我感觉这沙发,要翻到了啊。

  “哦,好!”她刚想要松开手,但是沙发已经倒下去了。

  我俩摔在了地上,她照旧的压在我的身上。

  与刚才不同的是,她现在已经不是额头压在我的嘴巴上了。

  而是她的嘴唇。

  她闭着眼睛。

  我瞪着眼睛。

  她的嘴唇和我的嘴唇触碰在一起。

  我现在只能够感受到那强烈的压迫感,而没有那种嘴唇接触后的柔软触感。

  她也慢慢的张开了眼睛,瞪着眼睛看着我,然后突然爬了起来。

  我也从地上翻起来。

  气氛,变得尴尬了。

  “先把沙发抬起来吧。”我说。

  她点了点头,跟着我一起把翻到在地上的沙发一起抬了起来。

  把它翻正了,然后我俩很尴尬的坐在了一起。

  “那个,刚刚是意外吧。”她解释着,现在已经不像是一个天然呆的样子了,简直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脸红少女啊。

  “对啊,意外而已。”我摸了摸嘴唇,不就嘴唇碰到嘴唇了呗,经常的事情难道只准手臂与手臂不小心的接触,还不准嘴唇与嘴唇不小心的接触了么。

  “你不会在意吧?”她问我。

  “在意,如果说要在以的话,也就只有你会在意了吧。”我对她说。

  她低着脑袋,“我的确挺在意的啊。”

  “反正大家都不是第一次了,就当碰碰而已咯。”我摊开手,有些无语,“三点多了啊,我要去等小爱了,你怎么走?回学校么?”我问她。

  她手抓着沙发,抿了抿嘴唇说不出话来。

  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我回学校住的,家里有些远。”她说。

  我特么!知道你自己家远然后说回家洗头?难道是一开始就套路好了么,来我家......她到底想要干嘛呢。

  “死哀成绩很差,今天好像还要被留数学吧。”墨瞳对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语文老师么?”语文老师会知道学生被留数学,虽然是班主任,除非段里统一留下来然后才会通知班主任的吧,不然的话,这种下午的留人语文老师怎么会知道。

  “当,当然知道啦,我的学生我能不了解么。”她解释着。

  还会有老师在意一个差生么?她可是倒数第一的诶。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晚点再去么?”我问。

  她摇头,“我没有这么说啊,只是想把刚刚的话题解释的再清楚一些啊。”她红着脸怒瞪着我!

  刚刚的话题?唇碰唇?

  有什么好解释的呢,越解释越乱不是么,这种事情。

  “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啊,你只要开心就好了啊,以后找我的次数少了不就证明你距离‘心里毛病’就远了么?”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