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玩了一会儿然后看了一下时间。

  已经一点多了。

  真快。

  我手机震动了一下。

  我拿了起来然后看了一下⋯⋯黑眸。

  墨瞳的信息啊。

  "什么时候出来,我下午已经没有课了。""我出去了,你在哪里?"我发过去给她。

  "时代广场,你直接过来就好了,在路口就能看到了。"她信息很快的就回我了。

  我穿了一件比较⋯⋯好看的衣服。

  "妈妈,我出去一下。"后妈中午回来了,现在还没有走。

  "去哪儿?"她从房间里走出来问我。

  "去见个⋯⋯病人。"我说。

  "小南可真忙呢。"她笑着说。

  "那,没办法的事情嘛,毕竟拿了钱的⋯⋯"我解释着。

  "那早点回来吧,下午还要你去接小爱的呢。"她对我说。

  "这个我当然知道的。"我穿上鞋子出去了。

  小爱每天晚上都是四点三十放学,偶尔会被留下来补习。

  就算补习的话,也没有办法,只能留下来陪她咯。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都是后妈帮我去接她的⋯⋯其他的事情我都叮嘱的不严,就这个叮嘱的最严了。

  害怕她出事呗。

  所以现在后妈在家里也会偶尔的提醒我一下。

  我很快就跑到了时代广场,因为距离不是很远我也懒得坐车过去了。

  我看到一个妹纸站在时代广场的门口护栏边上等人。

  就是墨瞳没有错了。

  "怎么这么慢!"她直接说我,"现在都已经一点二十了,我等了你十三分钟!"她说的很清楚。

  我特么似乎知道了为什么她男朋友不要她了。

  天然呆就算了,还这么⋯⋯"早知道我去洗个头发了。"她抓了抓脑袋,"两天没有洗了啊⋯⋯"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我和她站在一起插不上话来。

  "那现在也可以去⋯⋯洗头啊。"我对她说。

  她看着我,"你穿的好随便啊。"她看着我有些不悦。

  "习惯了,难不成要西装皮鞋么?"我说。

  她想了一下,"也可以吧。"卧槽,她到底怎么想的,不就是普通的约见么,我以为是去一个咖啡厅喝个咖啡然后吃个饭什么的。

  让她在苦诉一下,任务完成去接小爱。

  这是我想的剧情。

  "那你现在到底约我出来干嘛呢?"我问她。

  "嗯⋯⋯到底要干嘛呢?"她难不成忘记了自己出来要干嘛了吧。

  我的天!我捂着脸,我俩像一个傻逼一样的站在外面不进去。

  我拉住了她的手然后走了进去。

  "你没有课在下午啊。"我问她。

  "对啊,语文课都在早上的,下午有节班主任坐班,但是我让他们自习啦。"她十分开心的说着。

  我松开了她的手。

  "大姐,那你说说你叫我出来的目的是啥?"我问。

  "我也想不起来了啊,随便走走呗。"她说。

  "可以可以。"我跟在她的后面,她就好像是自己一个人出来逛的一样,走在前面时快时慢。

  她突然停住了,站在一家店铺门口。

  我以为她要进去了,但是她转过头看着我。

  "我觉的我应该还是得要去洗个头。"她说,"实在是痒的不行了。"她抓着头发然后露出傻傻的笑容。

  我靠!要不是她长得漂亮的话,她根本和呆扯不上边,就是傻了!

  "行吧,你去哪里洗?洗头店?"我问。

  "洗头店太久了,回家洗吧。"她说。

  回家⋯⋯"你家在哪里?"我问她。

  "横街。"她说出来。

  横街⋯⋯从时代广场走过去至少要绕一座城市吧。

  酷t=匠r.网(首发z@

  "你打算怎么过去啊?"我问她。

  她看着我,"如果你想要走过去的话。"她说。

  "算了算了,你去我家洗好了。"我怕她回家之后然后又要过来,或者我还要跟到她家里去然后自己还要回来⋯⋯麻烦。

  "你家?!可以啊。"她莫名的兴奋。

  呆萌的女人啊。

  这是蠢吧⋯⋯我把她领回了家里,希望后妈不在啊!不在不在!不然让她看到我带着一个女孩子回家算什么样子啊。

  我开了门,并没有看到后妈的鞋子。

  不在家么⋯⋯放心了。

  "我去拿毛巾。"我对她说,然后把她的包放在了桌子上面。

  她脱了鞋子光脚踩了进来。

  我又丢了双拖鞋过去给她。

  她又想要把自己的黑丝袜给脱掉。

  "你洗头脱这个干嘛?!"我问。

  她看着我,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因为会碰到水啊。"她说。

  "随便你了。"我说着给她递了毛巾过去。

  她把自己的身上脱的只剩下了一件衬衫和胖次了⋯⋯外套那些都给脱下来了。

  大姐啊,只是洗个头而已。

  我回到了房间,然后趁着她洗头的功夫自己打了一盘。

  "不好意思啊,把你这里当成了我前男友的家里。"她把毛巾放在头上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

  "前男友⋯⋯"我低声说。

  "你应该还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吧。"她说。

  我点了点头,"对啊,怎么了?""就说一个男生家里怎么会这么干净。"她说。

  然后擦这自己的头发,因为举起手来了,衬衫跟着拉上去了,我看到了⋯⋯我撇过头不看她。

  但是看到了小爱早上遗留在我床上的小罩罩。

  噗!我做了什么孽啊!我用被子盖住了。

  "我去给你拿吹风机。"我说。

  我从抽屉里取出吹风机丢给她。

  她走到客厅里坐在了沙发上面然后吹头发。

  "那你洗完头打算去哪里?"我问她。

  "去哪里?"她低着脑袋想了一下,"没想好之前就现在你家里咯,可以吗?"她说。

  我能说我快要不行了么。

  我坐在了她的旁边,然后给她按开了电视。

  "那你慢慢想吧,我回房间去了。"我说。

  她突然站起把吹风机放下来然后抓住我的手,我以为她想通了啊。

  "有没有零食?"她说。

  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