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她地腿就直接插进了我的两腿缝里,我俩的腿交叉着。

  她⋯⋯是没有睡着么?

  我把腿往后挪了一下,把她的腿给放了回去。

  然后我转了个身,背对着她。

  然后保持着这个姿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说真的⋯⋯她的腿好软。

  第二天我是被开门声吵醒的。

  这死丫头竟然醒的比我晚。

  进来的人是后妈。

  一开始我感觉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感觉有东西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觉的⋯⋯

  不对劲!

  看着后妈那异样的眼神。

  再看看压在我身上的小爱。

  绝壁会赤裸裸的误会啊。

  我侧躺着,睡姿很差。

  但是小爱的睡姿比我还差,她已经把自己的被子给踢下去了,盖的是我的被子,她的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面,然后双腿夹着我的腿,双手搭在我的身上,均匀的呼吸拍打在我的身体上面。

  整个人就是躺在我的身上差不多了啊。

  这么暧昧的睡觉姿势,谁特么不会想歪啊。

  "我⋯⋯小爱的房间里天花板漏水了,所以才和我睡的。"我尴尬的解释着,这死丫头,平时见她睡的很浅的啊,现在怎么就不醒过来。

  后妈捂着嘴笑着,"知道啦,楼上的人早上过来说过了,他们说明天才能修好呢。"后妈走过来把掉在地上的被子给扔了上来,然后说,"要上课了,叫小爱起来吧,早餐都做好了。"然后她又出去了。

  等后妈走后。

  我毫不留情的用手捏着她的脸蛋,软软的脸蛋,捏在手里超级有手感。

  她动了动手,然后睁开了眼睛。

  "变态!"她在我的身上写着。

  "那你还不从我身上离开。"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但是好软。"她写。

  "但是我觉得你的脸更软吧。"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更:#新最gL快,《上`/酷c匠。G网fS

  不知不觉我俩的手握在了一起。

  "哥哥昨天晚上把我偷偷抱到床上,也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坏事⋯⋯要你负责的!"她嘴巴嘟嚷着。

  "才不要诶,也不知道谁半夜把自己的被子踢下去然后爬到我的身上。"我说着然后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可不是你先把我抱上床的么?"她在我的身上写着,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这是⋯⋯"我想说。

  "我不听我不听!"她要着脑袋。

  我把她从我的身上推下去了。

  她滚到了我的床上,半掩着身体。

  裸露出没有穿着衣服的肩膀⋯⋯

  我特么,才知道⋯⋯她还把衣服给脱下来了。

  就说,后妈看我的眼神不是因为她睡在我的床上,躺在我的身上,而是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卧槽,你的衣服?"我坐了起来,然后像一个被侵犯了的女孩子一样捂着自己胸口。

  发现自己的身上穿的好好的就松了口气。

  "你怎么不把衣服穿上。"我问她。

  "睡着舒服。"她写了四个字。

  她的衣服全在被窝里面,我从被窝里面掏出了几件然后放在了被子上面。

  "自己穿好出去,我先出去了,快点不然要迟到的。"我对她说。

  她点了点头。

  我出去了,然后去了厕所洗漱。

  "哥哥大笨蛋!"我走了之后她一直在床单上面写着五个字。

  "帮我接水。"她也进来了。

  我看了一眼她,然后拿过她的被子帮她从洗手台上接了杯水。

  不是她够不到,她是懒得弯腰。

  "这么懒,要不要刷牙我都帮你刷了。"我本来只想说她一下的。

  但是她⋯⋯

  "好啊。"她直接把自己的手给放下去了,然后不动了。

  "真要我帮你?"我也不是没有帮过她。

  就是这么大了感觉还要帮她刷牙就是有些怪了。

  她没心没肺的点了点头。

  我拿住了她的牙刷,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脑袋,然后左右开动!

  她倒是一副享受的样子。

  "今天换眼镜过去吧,不要带美瞳了。"我对她说。

  她摇摇头,"不想被同学闲言闲语。"她那牙刷在我的身上写着。

  拿她没办法啊。

  如果高中一开始我就直接上报的话⋯⋯也许也不会这样。

  也许早就习惯了。

  可现在,伪装了一次,就要第二次,就要一直下去。

  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感觉还是要赶快治好。

  她戴上了美瞳,然后我和她一起出去了。

  和昨天一样,送她到教室门口,然后我走掉。

  同学的说话依旧少不了。

  但是只要习惯就好了。

  今天的早自修可能不是墨瞳的,因为没有看到她。

  要是遇到了我还觉得会尴尬,因为她做昨天晚上给我发的信息真的有些⋯⋯无语。

  最后还给我发了条晚安。

  因为睡着了,所以没有回她。

  我赶紧出了校门。

  今天我的确没有什么事情啊。

  回去打游戏好了。

  可是⋯⋯下午的约见。

  要拒绝掉么?但回想一下,她的确是病人,要我负责,帮她看病就要看好不是。

  不然的话,我这又有什么效果呢?

  算了,就当帮她治疗了呗。

  可能心理疾病依旧存在吧。

  死哀中午是不回来吃的,就只是在食堂里解决掉。

  除非她打电话给我说要我送吃的给她。

  可今天没有。

  一早上送完她我回家补了觉,起来打游戏了。

  后妈也出去上班了。

  家里就我一个人⋯⋯

  我正在蹲点的时候电话响了。

  特么!我只好点开电话然后夹在肩膀和头中间接电话。

  "你好?!"我说。

  "肖南?"里面的女声问道。

  "嗯?"感觉声音挺熟悉的。

  "星期六晚上有高中同学聚会,你要不要来啊?"那个女生问道。

  "那你是?"我不认识她了。

  "笨蛋!蠢货!连你大班长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我是许诗意啊!"她有些生气,"星期六晚上给我死过来!打死你哦!不过来冲到你家里开聚会然后打死你!"她说的有些激动。

  "班长的话,没问题哦。"因为电话的原因,我输了!

  因为狙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