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已经很亮了,什么意思?

  我没有听懂,但是没有多问的。

  如果想要解释的话,她自己会和我解释,不解释的话,也问不出什么。

  只知道她不希望肖妻一起来吧。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我问。

  “现在?”她反问我。

  “会不会太早了。”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如果早了的话,那就早点回家。”她像是看笨蛋一样的看着我。

  好吧好吧,反正牛排这东西也吃不饱的,回家再吃后妈做的菜好了。

  但是为什么后妈的电话一直是打不通的呢。

  讲话需要讲那么久么。

  我们这个点去牛排馆的时候没有什么人。

  我找了一个风水宝地坐了下去,偏里面点的位置。

  他们的自助餐都还没有准备起来,就只是切了点水果在盘子里面。

  我点了两份,本来想给她点儿童套餐的,但是给她瞪了一眼。

  恐怖的不是她瞪你这么简单......可怕的是她用那灰色的眼瞳瞪你。

  eE酷Tc匠.网!首'发

  那只眼睛明明是看不见的,但是她瞪你的时候就感觉她好像能看见了一样,让人......害怕。

  以至于我这个比她大五岁的哥哥看到她有时候都会害怕。

  害怕到自己不认为她是一个陪在我身边有十二年的妹妹。

  我让她和我点了一样的。

  牛排其实不贵,至少和别的饭店高级酒店比起来,牛排真的是便宜了。

  我要了九成熟,她要了七成熟。

  我这个人吃东西看到血丝会恶心想吐,所以从来不吃菜市场里买过来的鸡翅,因为里面的血丝是怎么烧也烧不掉的。

  “小心又拉肚子。”我在她的手心里写着。

  因为她上次吃牛排吃完就拉肚子了,还一连好几天都这样。

  其实她和我一样的,也吃不惯生的,但是她却非要......尝试。

  “那个,因为牛排刚从冷冻室里拿出来,所以要解冻一会儿时间,抱歉。”那个服务生向我们道歉,“但是.....牛排是昨天送过来的,新鲜的话,有保证的。”

  “哦,没关系。”反正现在还早不是么。

  死哀拉着我的手指着大厅里面的游戏机。

  “去看看。”她在我的手心里写着。

  于是乎.....我俩坐在一张椅子上挤在一起玩着游戏机。

  “啊啊啊!小爱你压到我的手了啊!”我看着她,因为她的胳膊肘压到我的手上的原因,我又输给她了。

  “借口哦。”她以一种胜利者的高傲姿态在我的手上写着,“比我大五岁,手掌还比我大这么多,只不过被我轻轻地碰一下就开始耍赖了。”她不紧不慢地在我的手上写着。

  耍赖的人明明是你好吧。

  “我去下厕所。”我对她说道,“你和电脑玩一会儿吧。”我又在她的手上写着。

  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我。

  “很快回来哦。”我怕她担心又对她说了句。

  我跑到了厕所门口,只是简单的洗了一下手然后跑到了服务员前面。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么。”她看着我。

  “七号桌的牛排两份,都要九成熟。”我对她说。

  她点了点头然后对里面喊了一句。

  死丫头七成熟等等又要吃拉肚子了,我可照顾不来诶。

  很快的回去了,发现她还是做在位置上乖乖的,我心里又松了口气。

  “我已经很厉害了哦。”她在我的手上写着。

  我又和她打了一盘,的确厉害了很多,但是她不耍赖的话,完全没有机会打赢我啊。

  她心情好像有些郁闷,被我拉到了位置上。

  “牛排好了。”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我坐在了椅子上,按理来说她因该坐到我的对面去的。

  但是她坐到了我的旁边,一开始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仔细想想,“你怎么不坐过去。”我问她。

  “这样方便交流。”她只是在我的手上简单的写了几个字。

  吃东西还需要交流什么吗。

  不过也对,如果她坐到对面的话我的确会感觉到不习惯的。

  因为啊,平时我们三四个人来吃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坐在我的旁边的,无论吃什么东西都是坐在我的旁边,饭馆餐厅快餐,都是这样。

  那个人送来牛排的时候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九成熟牛排。”那个人特么的喊出来了。

  我心里还想着她吃的时候希望不会被吃出来的啊。

  这个坑爹的直接喊出来了啊。

  “七成熟.....”她在我的手上写着,写的很用力。

  “他们应该做错了吧,算啦,九成熟一样吃的不是么。”我安慰着她。

  她放下了刀叉,看着我,“不要,我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好了。”她在我的手上写着。

  “要不要这么任性啊,九成熟和七成熟有什么区别啊,九成熟吃了至少还不会拉肚子呢。”我说着,切了一块牛排递到她的嘴边,“尝一口啊,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下两份。”

  她看着牛排,看着我。

  有些不情愿的张开了嘴,吃了下去。

  “这才乖嘛。”

  “还要。”她意犹未尽地说。

  两份牛排就这样被我们你一口我一口的给吃完了。

  但是吃完之后才发现有些什么不对。

  她的刀叉一直都在她那边的桌子上啊。

  她吃的还有用的都是我的啊。

  我看着她,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呆呆的看着我。

  “我们,用一份?”我指了指叉子。

  “你想歪了么?”她反问我。

  如果没有想歪的话,那我们就是正常的兄妹关系咯,兄妹的话,用一份餐具也不会觉得奇怪的吧。

  没错,就是这样。

  我理所当然的有用叉子插起了一个小面包吃掉了。

  死哀真的是,有时候明明那么不在意我们的关系,但是说到想歪的方面就表现的很积极了。

  似乎想要掩饰某些东西的存在。

  “有没有发现九成熟的牛排也挺好吃的?!”我看着她问。

  她没有回答我。

  “走吧,差不多时间了呢。”我说着,拉起了她的手。

  “你还有事情?”她在我的手上写着。

  “没有吧,只不过走的时候妈妈她有提到说晚上可能沐恩要回来。”我对她说。

  “那么,在意......”她没有写了,低语着,用我听不到的声音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