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她瞟了我一眼人,双手环抱着。

  按理说,我违规了的话,钱是不能要了.....苦了我的耳朵了。

  听了一下午的唠叨,啥都没有得到。

  墨瞳拿起了包然后翻了翻,“喏。”她从钱包里面数了十张毛爷爷出来递给我。

  “不用了吧。”特么好人啊,我的不要也只是客套话,“毕竟我骗了你。”我摆着手。

  死哀躲在我的身后,这死丫头明明做错了还装无辜呢。

  “我说过的,你听我讲我就给你双倍的。”她把钱按在了我的手上,“我可不像某人,信誓旦旦的说不会有别人知道,但是早就蹲好了。”她极具讽刺的说。

  “可是......不用这么多吧。”我暴露了自己的本性了啊。

  “我又不缺钱。”她说着然后转过身开门出去了。

  阿嬷站在外面,“出来了啊。”她问。

  墨瞳点了点头。

  “女孩子的病看好了?”她看着我问。

  这要怎么解释呢,难不成说她对我发牢骚发着发着就好了么。

  “对,对啊。”我继续敷衍着。

  “那真的是太好了.....但是我为什么看不出来那个女孩子像是生病了的样子啊。”阿嬷一脸苦恼的走去了。

  本来就不是那种生病的好伐。

  “那个,真的不会被说出去么?”墨瞳还没有走,突然出现在门口吓了我一跳。

  “怎么会......如果有闲言闲语的话,我会负责的。”我说。

  “那就好......对了,你的手机电话号码就是这个么?”她打开手机电话录指着心理医生那一栏。

  我看了一下,“对啊,这就是我的手机号啊,如果你有事的话就直接打我这个电话就好了哦。”我说。

  她看着手机然后笑了一下走掉了。

  天然呆啊天然呆。

  本来下午还有人的,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都延后了。

  我拿着手里热乎乎的一千块钱。

  只是因为自己长了一对听话的耳朵就在这一个小时里面得到了这一千块钱的么。

  感觉有些像是,她施舍给我的啊。

  “哥哥,下午去吃什么!”她抓着我的衣服在我的背上写着。

  “我感觉刚到手的钱用来收藏比较好。”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她看着我,一脸冷淡的样子,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但是她突然伸出手小手伸到了我的衣服里面,出手很快。

  我没有反应过来是一个问题,其二就是想看看她想要干嘛。

  她从我的兜里抽出了那热乎的毛爷爷。

  “诶!”我说着然后想要伸手去抓,但是被她给藏在身后了,“你干嘛?!”我不明白她拿走我的钱干嘛,她不缺钱吧。

  她把钱放在了自己的裤子兜兜里。

  然后抓住了我的手,“钱的话,都应该交给妹妹来保管的吧。”她看着我,在我的手上写着。

  卧槽,什么鬼逻辑啊,钱要给妹妹保管......这她都说得出来我也是服了她了。

  “你可以的,随便你了但是你拿钱过去干嘛呢?”我问。

  “晚上我请客!”她在我的手上写着,冷淡的表情似乎变得兴奋起来了。

  那别的钱请客,能不兴奋么。

  “但是妈妈那边,晚餐应该已经做好了的吧。”我在她的手上写着。

  “那你,就给她打个电话说你不会去吃了啊。”她在我的手上写着,写的很用力似乎在责怪我连拒绝这种小事都做不到一样的。

  “好好好。”我写着。

  然后拿起了手机,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酷)匠网正版%首Z发1X

  我接了起来,“喂?”

  “肖南对吧,你叫肖南。”那头说。

  “对,对啊......”好耳熟的声音啊,这是.....天然呆!“墨瞳?”我问。

  “嗯!”那头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高兴。

  但是才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她就电话打给我,什么意思呢?难道......缺钱了?

  “有事?”我问。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再仔细的确认一下电话号码啦。”她说。

  有什么好确认的呢。

  莫非!莫非她!想想心里就有些小激动啊。

  莫非她下次还要找我么......可都是钱啊。

  “她怎么打电话给你了?”在我挂电话的同时死哀在我的手上写着。

  “就是确认一下电话号码而已。”我对她说。

  我点开了后妈的手机号码,然后打了过去。

  但是很可惜啊,在通话中。

  “没接。”我说。

  “我不想闷在房间里了,我们出去吧。你还有事情么?”她拿着钱像是占据了主动权一样的。

  “没......”我好无奈啊。

  “那就走吧。”我被她拉着手。

  阿嬷坐在楼下的椅子上面,看着我俩。

  “阿嬷,我们先走了。”我对她摆了摆手。

  “年轻就是好啊。”阿嬷感叹了一下眯上了眼睛。

  “去哪里啊?”我被她拉着手有些无措。

  “我想买一双鞋子。”她看着我,在我的手上写着。

  预谋好的吧。

  拿了钱抢去买鞋子。

  “鞋子你不是刚买过么。”我看着她脚上穿着的拖鞋。

  “我想要买一双休闲鞋啊,布鞋显得太矮了,我要买气垫的!”她写着。

  “布鞋里面也有很多很高的啊,垫子很高的不是有很多种类的么。”我给她解释了很久。

  然后她写了几个字,“我还是喜欢气垫的。”

  特么!“买买买!老子有钱!”我就差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我俩漫步在虹桥路上。

  “算了,留着钱晚上吃东西好了。”她写着。

  懂事了啊。

  我欣慰了一下。

  “等你下次钱多起来再说吧。”她没有一丝丝的吝惜的样子啊。

  原来是想让我养肥了再宰。

  没有想到死哀还这么腹黑。

  “那你晚上想吃什么呢?”我问。

  “牛排,我想吃番茄酱牛排了。”她写着。

  上次我和她去吃了牛排,之前我们一直吃的都是黑胡椒的,但是上次去的时候吃的是番茄酱。

  那时候才知道,番茄酱的比黑胡椒的好吃多了啊。

  还在恋恋不舍上次的味道么。

  “要叫肖妻么?”我记得每次出去玩的时候都少不了那个小魔女的吧。

  “已经很亮了。”她写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