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她连什么时候打给我电话都差不多忘记了啊真亏她这样子都还能当上老师呢。

  感觉她这应该都已经超出心理的范围了吧,这应该是性格和......自身的状态已经生理上的东西。

  不是说没有,而是说没有那么强烈的反馈吧。

  “那请问,我现在有什么可以帮你的?”还是要说说她自身的毛病吧。

  她低着脑袋,手里的包包被放在了一遍,双手重叠着,上面的手摸着自己的下面那之后。

  在缓解情绪么。

  “我......那个,你能听我讲,故事么?”她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讲故事啊,我也乐意听,但是......“不愿意的话,可以给你加钱的,只要你听就好了。可,可以么?”她似乎带着一些恳求。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你把你的事情讲给我听,这样真的好么?虽然我可以保证你说话不会被透露出去,但是如果你不觉的把你和他的隐私透露给别人感觉到奇怪的话,你可以对我说的。”我对她说。

  “真的?”她有些难以相信。

  “与其对你语言感化,还不如听你说话的好,可能会对你有帮助吧。”我安抚了她一下。

  她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说起了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她俩认识的很早。

  那个男生一开始对她也很好,帮她料理了很多身边她料理不过来的事情。

  因为她天然呆啊,人际交往也很差,她很依赖那个男生。

  但是最后她觉得男朋友离开她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吧,她男朋友觉得她很古板,不像其他的女生一样开放吧。

  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让她男朋友碰她呗......在一起这么久了两个人也就只存在于拉手接吻。

  她还和我说了原因,她想要在结婚的时候才.....那个吧。

  然后她现在又不想要结婚呗。

  两个人就这样了。

  其实她还说她男朋友还挺好的.....至少之前很理解她呗。

  可是她发现了他男朋友竟然瞒着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已经很久了。

  她只是.......一直是被当成,休闲的玩具而已。

  想找就找她,不想找就不理她,反正两个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走下去。

  她说了很久,自己都把自己说哭了。

  其实我挺理解那个男的,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那么久了,也就干了那么点事对吧,谁受得了啊。

  但是我想到了自己,如果沐恩成了我的女朋友的话。

  她会同意么?

  就算她和我一起一直待在家里,我能那个么?

  她似乎不会同意的吧。

  她虽然不是像天然呆说的那么古板,但是她......也是很保守的一个人。

  也就只是性格上外向一点。

  “讲完了。”她吐了口气,笑了一下,似乎感觉把自己内心里的一切不爽释放出来了一样。

  我挪了一下屁股,听她讲了几十分钟,但是感觉过了好长时间。

  讲的时候没有用任何的修饰词,也没有带着自己的情绪。

  她讲着自己的故事,就好像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

  她明明是个语文老师啊,如果想要证明自己的无辜的话,她应该就竭尽的去说她男朋友的坏,然后来衬托出自己的无辜。

  然后我在跟着附和她,这样的话,她不就会心情大好么。

  可她没有这样,讲的很平淡无奇,让人找不出能跟着她语句。

  “心情好些了没有?”我问。

  她点了点头,“有人听我说话,还是很好的啊......虽然你是花钱的。”

  “如果你只是单单来找倾听者的话,你可以去找你的朋友啊,或者去找父母麽,找我可是要花好多钱的。”我见她心情好了不少,感觉也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

  “我没有什么朋友啊,她们觉得我很呆,而且有些固执。父母的话,在我那时候交了男朋友之后和我吵架了,她们叫我不要早恋但是那时候我觉得早恋没有什么关系的啊,反而有些炫耀的成分在里面。后俩就和父母吵架了,吵得很凶,我搬出去和亲戚住了,他们说不要在回去找他们了。”墨瞳这下子表现出了有些难过的样子了。

  “哪有父母真的讨厌自己的孩子的。”我对她说,“你也这么大了,他们也不好管你了吧,况且你们现在还分手了。回去找你的父母的话他们一定会理解你的吧。”我安慰着。

  本来形式一切大好,我占据全面优势。

  就在这时......隔间的门打开了。

  我和墨瞳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只看见死哀呆呆的站门口。

  “诶?!”墨瞳吓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我特么。

  现在真地想直接冲过去然后把死哀抱起来扔到楼下去啊。

  我的天。

  “死,死哀?!”墨瞳指着她,“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对我说。

  “她......她是我妹妹嘛,非要跟着我。”我的解释现在已经显得很苍白无力了,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

  因为墨瞳生气了。

  “那你,刚刚说的,没有别人会知道了.....这个,人。又是谁?!”我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怒气值在直线上升,自己的事情被一个学生知道了,那得要有多尴尬啊。老师的尊严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她......她刚刚在睡觉怎么会听到了。”我强行解释啊。

  死哀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手抓住了我的手,在我的手掌上写着,“我都听到了。”

  听个鬼啊,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带你过来。

  “只是没有想到是老师而已。”她又在我的手上写着。

  “我妹妹她,她不会说话的......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出去的啊。”我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墨瞳看着死哀。

  没有早上看死哀的那种愤怒的眼神了。

  看她的眼神变了。

  就是因为失恋了所以对在谈恋爱中的人那么敏感啊。

  “她,真的不会说话?”墨瞳指着死哀说。

  现在就算是会说话也不能说啊。

  U酷匠oF网√h唯一正版&4,fl其}他k都-》是盗s-版V

  我点了点头,“她不喜欢说话,所以不说咯。我们俩之间的交流还只限于写字诶。”似乎挽回了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