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突然想起来,我总感觉肖妻她。

  似乎又勾引我的感觉,但我并不知道那算不算勾引,因为那么点大的小屁孩那懂的那些这些啊。

  连暧昧都不知道是什么好么。

  在初中那会儿,她每次从家里过来的时候,总会爬到我的身上,抱住我的脖颈只有那时候我才会感觉自己在她的面前会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的。

  她用她那刚刚凸起的小胸脯贴着我的后背撒娇,然后在我的身上说一些稀里糊涂的话语,搞的我有些尴尬,但是她的最后一句话却总是离不开死哀的,"要是让我知道了小哀在你这里受了委屈,我可饶不了你哦!"她是这么说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她说话之后会咬着我的耳朵。

  毕竟和这个小魔女相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只得唯唯诺诺地对她点头,像极了一个被她征服了的巨兽一样。

  然后她会高兴的捏着我的脸把自己的粉润的唇送到我的脸上。

  我总会被她这样子搞的面红耳赤,可她却是不以为然感觉这样子很正常啊。

  她是我那时唯一一个对我示好的女生吧,除了死哀之外于我亲密接触做多的女孩子了。

  也许肖妻那时候也不知道男女生意见的那点事儿呢。

  我的小心脏在那个时候总会跳的很急,呼吸也加快起来。

  有时候自己还会脑补不自觉的想,肖妻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是不是她也喜欢我呢?

  但是回过头来想想,她才那么大点,知道喜欢是什么么?也许只是单纯的兑现承诺后的奖励而已吧。

  肖妻对我这么亲密的时候,小爱也都是在旁边的,看着姐姐。

  她见姐姐这样子也没有什么表示,只不过是用那冷淡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转向别处而已。

  死哀到我家都这么久了,可看她看周围的一切,眼睛却始终是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一样的眼神。

  后来我真的感觉自己是喜欢上了肖妻,上课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她,想起她爬到我背上时那兴奋的表情,还有被她嘴唇接触时那种柔软的感觉。

  以及她那调皮但不出格的举动。

  Sq酷:“匠iA网●O首A发M

  都让我喜欢的不行,那时候我手里拿着笔。

  落在试卷上的不是答案,是她的名字。

  肖,妻⋯⋯为什么会叫这个?为什么会和她亲妹妹死哀的名字不一样呢?

  我一想到肖妻就可以想到很多东西,以至于自己考试的时候,时间过去大半,脑补了很多东西。

  写在纸上的,就那么几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答案。

  那时候真的感觉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肖妻在的话会完蛋,一辈子没有救了。

  哪怕只是看到那个小女孩子一眼⋯⋯单单的看着她也好。

  但最终我们俩的关系只是取决于我的暗恋。

  只是暗恋。

  只是有一天,我放学去接死哀,我和死哀拉着手走在街上的时候她突然松开我的手,然后抓起我的手,在上面写着。

  "你是不是喜欢⋯⋯肖妻?"她一笔一画的写着。

  是不是喜欢肖妻?我是不是喜欢肖妻?

  是吧,这种感觉,就是喜欢没错了啊⋯⋯整天想着一个人⋯⋯不是喜欢么?

  可我没有回应她,我手被她抓在手里不知道该要怎么说。

  作为比她大五岁的哥哥,自己的想法被一个看起来外表十分冷淡的妹妹给猜透了。

  我终于想到自己该要怎么解释了,拿起了她的小手,"小孩家家,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么?"我反问她一句,这样子的话⋯⋯就是最好的回答了吧。

  我羞涩,我不会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但却被她给猜到了。

  她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的人。

  她白了我一眼,背着书包快速的走回家里了。

  而我却在路上漫步着。

  过两天又能见到她了,挺美的⋯⋯但是看死哀的眼神,她越加的怀疑了吧,每天逮着我就是问是不是喜欢肖妻?

  后来我就只能在肖妻面前躲着死哀,至少肖妻和小爱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找借口离开,然后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她们俩。

  那一段时间真的感觉自己像一个尾行痴汉。

  但是直至沐恩的出现吧,才让我知道了,我并非是那么的喜欢肖妻,只不过在那个年龄阶段,肖妻是第一个与我那么亲密接触的女孩子,而且我还抱有一种对异性的渴望罢了。我对她只不过是有好感而已,但是被自己的心里暗示给提到了极度喜欢。

  这是沐恩对我说的,因为在高中的时候我喜欢她啊⋯⋯然后没有对死哀那么喜欢的原因则是死哀与我太过熟悉了。

  我知道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的多大了⋯⋯她身上哪里有伤。

  我都知道,无一例外。

  时间一久,就会觉得不以为然。

  所以我会对这个和死哀长得那么像的女孩子产生好感么?因为肖妻我不了解她啊,我没有和她熟到和死哀一样。

  自从想通了这个问题之后自己心里总算是舒坦多了。

  她亲我脸蛋的时候也没有在那么的⋯⋯兴奋了。

  但是到了后来我特么自己有感觉喜欢上了沐恩。

  只是因为后妈的一句话。

  "长大之后让她当你的儿媳妇⋯⋯"只是单单因为这句话而已,我就特么的喜欢上了沐恩。

  "哥哥,我睡了哦,半夜不要像一个痴汉一样的摸进来哦。"肖妻那娇柔的声音响起来打碎了我的回忆,她拉着死哀进了她的小房间。

  "要不我睡小爱的房间吧,你和小爱去我床上睡,小爱的床太小了⋯⋯"妈妈那时候给她买的床很小,因为从来没有过有养大的念头。

  "才不要嘞,哥哥的床又脏又臭。"肖妻吐槽了一句然后直接把门给关上。

  真的是⋯⋯肖妻在的时候压根没我啥事嘛,还照顾她俩。

  完全不需要的事情啊。

  我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是应该要把自己的心理诊所好好推广推广了。

  实力也是要靠丰富的经验知识来增长起来的嘛。

  我在网上做了很多的宣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