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着她的手下楼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阿婆。

  "你给她看病了么?"她直接问我。

  我脸一黑,然后愣了一下。

  小爱松开了我的手,然后在我的手心里写着字。

  "什么看病?"她写的很快,因为习惯,我也很快就判断出了她写的字。

  这要怎么解释?

  "看好了啊。"事以至此我也懒得和这个阿婆解释了,直接说自己是个看病的算了。

  "小姑娘没有什么大碍吧?"她问了一下死哀。

  被人突然这么问,她有些羞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在了我的身后。

  "她是我妹妹啦。"我强行对阿婆解释。

  她点了点头,"长得真水灵⋯⋯你俩关系很好啊。"阿婆别有深意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呃呵呵⋯⋯还好啦,阿婆我还要回家吃饭,不留了啊。"我拉着小爱赶紧跑了。

  终于出了这条巷子,我的心总算是松了一口。

  我是在阿婆家里吃过饭的,也不是因为她做的饭菜不好吃,毕竟是做了几十年菜的人,不好吃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是因为⋯⋯她把自己老伴的骨灰盒摆在餐桌上,实在是让我吃不下饭来啊。

  "为什么那个阿婆那么关心你?"小爱在我手心里飞速地写着字。

  为什么那么关心我?我特么怎么知道啊,可能只是因为她孤独太久了吧,没有人和她说话了,确实挺可怜的。

  "我不知道。"我回她。

  "她是不是喜欢你?"她在我手上这么写着,我一时间没有判断出来她会这么问我。

  我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确定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么?"我在她的的手上写着。

  她呆滞了一下,摇了摇头。

  "她不可能喜欢我的。"我写着,"她只是太孤独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说了,没想到第一个光临我诊所的顾客是自己的妹妹啊。

  而我却不知道该要怎么对付她。

  "还好我不孤独。"她写的时候似乎带着窃笑。

  "对啊,还有我啊。"我开玩笑的说。

  如果她姐姐不来看她的话,她也会受不了的吧。

  但是她的想法,真的好简单。

  j酷匠a网p永!久!U免费{看-小,s说4

  这就不孤独了么?

  如果自己的内心是孤独的话,就算有一万个人把你团团围住和你交谈,你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孤独。

  因为那一万个人中你始终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在里面啊。

  她不写字了,手被我拉着走在路上。

  "今天姐姐回来么?"快到家的时候她突然拉起我的手在我的手上写着。

  肖妻啊⋯⋯"今天才星期四呢,她不都是星期六过来的吗。"我连钥匙也没有来的及拿出来就回复她。

  如果没有事情干的话,我们两个这样子聊天会觉得很惬意很开心,但是如果还有别的事情要干,她还这样子写来写去的话,我会很烦⋯⋯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也责备她过很多次。

  她不生气,只不过一下子就冷淡下来了。

  然后那一个晚上或者一天都不会这样子在我的手上还有纸上对我写字了。

  "好孤独⋯⋯"她见我在开门,直接用手指大摇大摆的在我的后背上划来划去。

  刚刚还不孤独呢,现在一下子就孤独了。

  我笑了一下,我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心理学了。

  开了门之后就闻到了菜的香味。

  "妈妈,回来了。"我脱掉鞋子然后把鞋子放在鞋柜上面对里面说道。

  "一样。"小爱在我的手心里写着。

  每次都是这样,她从来没有叫过别人,只要我叫了别人她都会在我的身上写着一样。

  "小南回来啦!妈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哦。"她从厨房里走出来然后解开了自己围裙。

  用筷子夹起了一个排骨朝我的嘴边送了过来。

  我接住了,"谢谢妈妈。"我吃着菜说着。

  "小爱也要一个的吧。"然后她又夹了一个排骨递送给小爱。

  小爱也用嘴巴接住了,但是塞不下就用手接着了。

  这个妈妈其实并非我的生母⋯⋯她是我的后妈。

  后妈是在母亲去世后一年被爸爸娶过来的。

  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父亲竟然脑残的叫我喊她阿婆,我也脑残的没有听进去喊了她一生姐姐诶⋯⋯后妈给我逗乐了,直接捏着我的鼻子叫我小乖乖。

  真的是溺爱。

  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挺不错的,至少长得漂亮啊。

  而且她对小爱也很好,至少比我生母对小爱好吧⋯⋯不过后妈的性子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很多事情自己都拿不定主意的。

  有时候真的觉得我比她还要大一点呢。

  看着后妈在此房里面忙碌的背影......我还是颇为欣慰的。

  “小南,听说你开了一家心理诊所,是不是真的啊?”后妈在餐桌上问我。

  我想了一下说了句是啊。

  她又问我累不累,如果累的话就不用干了啊,她可以把我介绍到自己的公司里面的。

  我拒绝了,毕竟不能靠着妈妈一直吃饭不是。

  后妈下班的很早,所以可以回来给我们做饭。

  "你去公司里面上班会轻松一些吧。"小爱在我的身上用左手写着字。

  "还好啦,但是我感觉我这行也可以的。"我把筷子换成了左手,右手在她的左手手心里写着。

  "哈哈,哥哥和妹妹很恩爱呢⋯⋯"后妈吃着饭笑起来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说出来。

  我们两个听了之后有些尴尬,然后双双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要是弟弟能和姐姐这么恩爱就好了呢⋯⋯"后妈自己喃喃着,筷子抵着自己的嘴唇说。

  小爱手又伸过来,然后在我的身上写着,"不准瞎想⋯⋯"因为后妈提到了姐姐,那个姐姐则是⋯⋯后妈的女儿。

  后妈是有女儿的,而且还比我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