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谁啊?"我心里乱了,手里的笔有些颤抖,看着死哀⋯⋯她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也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我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我看不穿她所想的。

  她拿起笔,想了一下,又看了一下我。

  我感觉自己的心里白学了,什么都没有学到,连这个妹妹的心里所想都看不穿。

  我不能说我不关注她,至少我有接送她上下学⋯⋯她有喜欢的人我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可是我就是有些小不爽吧。

  "暗恋?"我有些下来两个字。

  她直接用笔把我写的两个字给涂掉了。

  少有的嘟嘴看着我,她生气了。

  "那是什么?难道你表白了?"我写的很快也很潦草,要不是她定下的破规矩,我才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她这么用笔交流呢。

  她写了一个NO,"不能表白。"她说。

  "那怎么办?你不是喜欢他么?"我还是更想知道她喜欢的是谁,"你们班级里的?"我写了下去。

  死哀与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女孩子了,她长大了,头发也不是短短的蓬松开来的了,已经长长了,有些棕红,因为身体的原因,体虚吧⋯⋯她的脸蛋也从来不在是以前那样脏兮兮的了,边的白净粉嫩的了。

  "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但是我没说要坦白啊,只是问你一下而已,男生都喜欢什么。"她那娟秀的字迹一点一点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原来是想要送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诶,要看男生喜欢干什么咯,如果他们喜欢篮球的话,明星海报还有篮球服因该是好东西,别的就要另当别论了。"其实我也不知道男生喜欢什么东西,反正我没有什么可以喜欢的,最最喜欢的,也就是吃了吧。

  我和她聊天的时候我也不会去刻意的关注她的脸色了,因为永远是不变的表情,看不出什么。

  她从自己的校服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包饼干,雪饼?

  她怎么还会随身带这个玩意儿。

  "给你的。"她在纸上干脆利落的写下字体。

  我看了之后接了过来。

  每次吃着她给我带的东西我心里都酸酸的。

  因为很早以前,死哀刚来我们家里的时候。

  我放学回家,看见死哀跪在门口低着脑袋,膝下面垫着报纸。

  距离妈妈上次给她洗澡应该过了好几天了,她没有去洗,母亲也如她说的没有给她洗过了,死哀的身上很脏,脸上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灰灰的。

  她见有人进来了就抬起了脑袋,我又一次和她的眸子碰撞上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她的灰瞳。

  更不会像第一次一样见到还会哭起来了。

  我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问了她一下为什么跪在地上。

  她那时候也不知道跪是什么意思,同样的,她也不会回答我,我也知道自己问她问不出什么东西了,直接干脆问母亲去了。

  母亲那个时候在厨房里做菜,看见我回来了也就是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吃饭了。

  我问她为什么让小爱贵在地上。

  母亲看着我淡然的笑了一下,说她吃了你的东西啊,你不是最讨厌别人吃你的东西了么,我还记得妈妈吃你的东西都被你给骂了呢。

  母亲完全没有把这个当成一回事啊,擦了擦手捏了捏我的鼻子。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母亲,因为我的确很讨厌别人吃我的东西,我确实是在母亲面前发过火,难道只是因为这样子就罚她跪在地上么⋯⋯我当时也不可能只是因为死哀而去骂母亲,也就只是说了一句以后她想吃我的东西就让她吃好了。

  母亲哦了一声。

  我转过身去了玄关哪里,小爱依旧是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手指头。

  我走过去把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了她一下,然后说我帮你洗澡吧,当时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吧,就是感觉她不会自己一个洗澡,我帮她⋯⋯很正常啊。

  她扬起脑袋看着我,然后一直小手伸到自己的口袋里面摸了摸。

  她在掏什么?她的口袋里面能装着什么呢?

  她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包饼干⋯⋯雪饼啊,她从口袋里面摸出了半包雪饼递给了我。

  我拿着雪饼看了看她,不是说被吃了么。

  怎么还有一片。

  我揉了揉她的脸蛋。

  她会写字的时候我也问过她为什么当时给我留下一片饼干。

  她似乎是记不起来了,那着笔看着我,然后写下了吃不下三个字。

  |酷匠、网=r首发

  敷衍我⋯⋯啊。

  所以因为这件事她以后每次留给我东西吃我都感觉有种莫名的心酸啊。

  她碰了碰我,在纸上写下,"吃个东西都能流泪?"我吃着她给我的饼干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眸子里面滴出水来了。

  "你又喜欢的人的事情你姐姐知道了么?"我写下来给她看。

  "不知道。"她回我。

  "怎么不让她知道呢,你们两个交流一下会比较好吧。"我写下来。

  "不好,她不喜欢我喜欢别人。"她写下来。

  我刚想要写的时候她把纸给拿走了,然后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她还有个习惯就是把我们之间交流过的纸条收藏起来,我记得上次翻看的时候竟然已经对成小山了,放在她的床底下,本子纸条都有。

  还给她标上了日期。

  我的笔停住了,然后给她拿走了。

  我想说话,但是被她用手指头给堵住嘴了。

  她摇了摇头说明我们这次聊天结束,哪方都不准在此开口了。

  我把她的手给拉住了,用手指在她的手心里划着。

  这是我俩没有笔和纸的时候所用来交流的方式了。

  我在她的手心里写下回家两个字,在后面打了一个问号。

  她在我的手心里写下吃饭。

  回家吃。

  外面吃。

  我们俩产生了分歧。

  但是她最后还是要听我的。

  我把自己的工作室收拾了一下。

  她帮着我收拾了一下。

  我拉着她的手回家了,我这里距离家也不是很远,几条街就到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