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后,死哀还是来到了我家里。

  母亲很早就问过二叔二婶死哀的名字了,但是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愣了一下。

  喃喃着太不吉利了吧。

  但是她没有说要给死哀改名,因为二叔二婶对母亲说不能改,这姓名是一抱过来就在身上的⋯⋯死哀是这样,但是姐姐不是,姐姐还是和我们一个姓,姓肖。

  但母亲没有问。

  没有问他们怎么知道身上有个死字就是姓死了。

  Af更xg新最Qc快、t上酷#。匠网|

  母亲对死哀的态度不是很好,名字是原因其一,所以后来我就给她取了一个小名,谐音,叫小爱⋯⋯这样的话看上去也就不会觉得太伤感还有不吉利了,在家里父亲母亲也都是叫她小爱的。

  还有就是死哀是残疾,天生失明加不会说话,虽然说话这事不着急,但是失明的话,我们又要费功夫帮她了。

  还有就是态度吧,没有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失落的样子⋯⋯没有表情,像是一个木偶人一样的。

  身上也没有什么温度吧,冷冷的,身上还是脏兮兮的,刚好都是母亲讨厌的点。

  如果不是我要死哀的话,就算把死哀送给母亲母亲肯定也不要的啊。

  我们直到死哀的姐姐哭睡着了的时候才吧死哀带走的。

  死哀走之前一直蹲在姐姐的面前。

  没有什么表示⋯⋯冷淡淡的。

  被我们抱走的时候,没有回头看过。

  我也不知道当时抱她过来的决定是对是错,只不过⋯⋯她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吧。

  死哀的姐姐不敢对二叔二婶生气,因为不敢⋯⋯即使是自己的妹妹被带走了,也不敢对二叔二声生气,因为他们平时就对她们两个不好,非常不好,非打即骂,姐姐不敢在二叔二婶面前犯错了,她害怕被打,害怕被骂。

  她只能表现的让自己尽量的看上去乖巧一点,尽量不犯错,尽量的⋯⋯不惹他们生气啊。

  所以平时在家里都是妹妹被二叔二婶骂的,都是妹妹背锅,因为她不乖,她不听话,而且她笨啊!

  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不会解释也不会撒娇,她会什么?就连一直在她身边的姐姐自己也说不出她会什么。

  她什么都不会,更何况她还是天生失明,连话也不会说⋯⋯可是她突然走了,竟然被人接走了,竟然还有人喜欢妹妹,只留下了姐姐一个人生活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生活在这个温饱都不能解决的问题家庭。

  想到这里,她又哭了。

  可她不知道该对谁哭。

  唯一可以抱着的妹妹现在也走了。

  二叔二婶拿着母亲给他们的那笔钱出去挥霍了,还给自己的'女儿'买了几件新衣服。

  但是她好怕,她好孤独啊⋯⋯死了的衣服怎么能代替活物呢,虽然这个活物跟死了一样。

  死哀刚来我们家的时候她手里提着一个小袋子,那是二婶最后给她的东西,里面装着自己的为数不多的衣服⋯⋯连玩具都没有。

  她来的时候灰头土脸的,头发蓬松着,脸上手上都是灰,脏兮兮的,手里提着袋子的白色绳子都给染黑了,穿着比自己大很多的背心,肚子前面还有几个小漏洞,我能从袖子里面看到她那未发育完全的胸部,她就像是一个从战场上生存遗留下来的孩子。

  她的目光相似狙击枪上的红外线一样冰冷冷的扫视着我家里。

  她似乎不懂的怎么遮掩自己的丑态⋯⋯因为灰色的眼睛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虽然我肯定会习惯的,可是别人看到了的话肯定会有不少的诟病。

  母亲领着她去了浴室,这时母亲第一次帮她洗澡,也是最后一次帮她洗澡。

  因为母亲说洗澡这种事情要她自己来,特别是女孩子。

  可她怎么会做的到,她完全不行的⋯⋯洗完之后母亲从我的房间里面的储物室整理出来了,然后给她住。

  但是每到夏天的时候她总会半夜的躺在我的地板上,因为太热了,储物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全封闭的,而且没有插头,电风扇也都没有。

  我半夜看到了之后会把她抱到床上睡觉⋯⋯我揉了揉脑袋,从自己的回忆里面回来了。

  我看着她,她依旧是站在门口,呆呆的愣愣地样子。

  "你过来干什么?"我问她。

  她和以前一样不说话⋯⋯她竟然过来找我,那可能有什么事情吧。

  我从自己的抽屉里面找了支笔还有纸,放在自己的桌子上面了。

  她走了过来,拿起笔然后在纸上写着。

  她不说话,不代表她不会说话,她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不是因为声音的问题,而是因为她觉得说话和一个人呆的时间太短了,写字的话,聊天的时间会长一点。

  我们第一次交谈是我初中的时候,她上了小学,终于会写字了,然后在我面前歪歪扭扭的写起字来。

  她写的第一个字就是⋯⋯哥哥。

  那是我们第一次交谈,交谈的很慢⋯⋯也很别扭,但是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啊,因为终于能知道她的心里想法了。

  我们聊了很久,可她语言表达能力实在是太差了,她连语句都写不出清楚⋯⋯导致了我们很快就结束了第一次对话。

  我开始教她写字。

  因为写字代替了她大部分的语言的缘故,她的字现在写的超级好看⋯⋯"哥哥,好像有些东西困扰着我。"她在纸上这么对我我说。

  按照我们的规矩,我不能说,我也要在纸上写下来。

  我刚想拿过笔,但是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递给我,示意我用她的笔写。

  我接了过来,然后在手中转了一下,找到了好的方向写下来。

  "什么东西困扰你呢?成绩么?"我问。

  她的成绩很差,差的离谱的那种。

  我上初中的时候她开始上小学,但是因为成绩的缘故又没有读书废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的里面她跟着母亲学做家务。

  与其说是学,倒不如说是母亲强迫的⋯⋯直到后来才又去重新读书了,但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吧,成绩很差,不好⋯⋯所以我开始就直接问她成绩了。

  "不是⋯⋯哥哥,我好像又喜欢的人了。"她缓缓的写了下来。

  她有喜欢的人?

  开玩笑吧,她对谁都特么是冷冷的样子,第一眼看到她的人都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