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妹妹是哪个冷淡的⋯⋯独眼的妹妹。

  相比较起来我更喜欢姐姐啊。

  我也知道了妈妈是什么意思了,她想要从落魄的二叔家里买一个妹妹给我。

  她看到了姐姐的活泼开朗,于是想要姐姐,但是二叔还有二婶也很中意姐姐不肯卖⋯⋯相比较起来这个妹妹则就是拖油瓶了,恨不得把她给送掉呢,现在有人要买了,他们岂不是在偷着乐了么?

  我看着妹妹,她依旧是不是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问题,她的姐姐则是抱着她流泪。

  她想要伸出手给姐姐擦泪,但是看了看自己的手,脏兮兮的,又缩了回来,干巴巴的看着姐姐。

  不想要妹妹走啊!这个她姐姐说的话,可是没有人理她。

  妹妹从姐姐怀里出来了,蹲在地上,看着泥巴拉住了姐姐⋯⋯是想要叫她玩么。

  姐姐看妹妹没有理解她一生气就把两个人好不容易做起来的东西给踢走了。

  给踩烂了⋯⋯妹妹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把那个已经扁了的泥土重新拿了起来递给姐姐。

  姐姐直接一挥手把泥土给打飞了。

  ct酷◎匠网O正☆版u首W发●.

  妹妹什么都不会啊,她有所依靠的也就只有这个与她同龄的姐姐了啊,如果我们在想把她的姐姐给买走了的话,妹妹她一个人该怎么办啊,再也没有人关心她了,也不会有人关注她了。她会变的更加的孤独啊。

  妹妹本来就已经不被二叔二婶看好了,她该怎么要在这个破落的家庭生活下去啊。

  二叔二婶认为如果养这样一个东西,还不如去养一只猪,养猪都还可以赚呢⋯⋯直到最后妹妹的脸蛋还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她看着姐姐生气的样子,是想要安慰她的啊,只不过,不知道怎么样安慰而已啊⋯⋯她什么都不会,只会惹别人生气。

  之前除了我们也都还有人来买过他们的孩子,只不过被看上的都是姐姐,妹妹从来没有被关注过。

  二叔二婶也想过把妹妹送人了,可是⋯⋯她们还是想要一些利益。

  我看着妈妈和二叔二婶在争论。

  我扯了扯妈妈的衣服,妈妈看了过来,问我干嘛。

  我看着站在地上的妹妹,还有哭泣中的姐姐。

  妹妹的手停在半空中,手里依旧是拿着那个坏掉的泥巴玩偶。

  她又重新把玩偶捡回来了啊。

  "妈妈,要不⋯⋯我们把她带走吧。"我已经知道了妈妈的用意,我也就没有绕什么弯子。

  "带走谁?"妈妈看着我,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问我。

  "她啊。"我指向了妹妹,看着妈妈的脸色。

  她的脸色阴沉下来了,"你不会是指错了吧?"她问我,"怎么喜欢一个残疾。"她说。

  二叔二婶眉开眼笑了,他们向家里的拖油瓶终于要被带走了啊。

  "不准!"母亲直接拒绝掉了,二叔二婶的表情荡然无存了,"怎么能要一个哑巴瞎子⋯⋯虽然是陪你的,但是我们丢不起这个人!我们以后怎么带她出去?说哦,这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生出一个残疾人?难道说是我买过来的?!"母亲说的很大声。

  我愣住了,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对她有些感觉而已啊,我看她好可怜的样子,我想要帮她⋯⋯我不想让她身上那么脏了,我不想要她生活的那么差了。

  我只是简单的想,想如果我带走了妹妹的话,二叔二婶家里也就会有多余的钱给姐姐了吧,姐姐的生活条件就能改善了啊,不是⋯⋯不是一举两得么。

  可是我不敢说出来,妈妈生气起来很恐怖⋯⋯"阿琪啊,你看孩子也喜欢她啊⋯⋯我听说天生的失明是可以治好的啊,孩子不会说话也只是还小而已嘛,长大以后就会了啊。"二叔借助我十分谄媚的对我妈妈说道。

  妈妈又看向了我,"你确定你真的要她?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找别人的⋯⋯"母亲问我,"如果你要她的话,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你以后喜欢什么,不管她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再管你了,知道了么?"母亲最后的给我下了一道命令。

  我点了点头,"我想要她好。"我说出了一句十分坚决的话,但我知道我当时并不做不到。

  我走到了妹妹的旁边,她抬起头看着我。

  我想要鼓起勇气跟她的眼睛对视,但是我看到那个灰色瞳孔的一瞬间,我就吓了一下。

  没有再看她了。

  妹妹用手碰了碰我,把姐姐没有接过去的泥巴放到了我的手里。

  我看着那已经被踹扁的泥巴,然后用手把它捏了回去递给了妹妹。

  但是被姐姐抢走了,"你把妹妹还我啊!她是我的!坏人!跟我们玩就是想要带走妹妹,骗子!"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是颇为惊讶的。

  可我,我并不是这么想的啊,我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想要过要带走谁。

  我手里的泥巴玩偶给抢走了。

  妹妹扯了扯我的手,指着地上的泥土堆。

  是想叫我们再做一个么?

  "我在问你一遍!"母亲走过来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了,用手我手上的泥土拍了拍,她不喜欢我跟一群孩子玩这个,小时候也是一样,因为她嫌脏⋯⋯"妈妈,我知道了啊,我挺喜欢她的,她好可怜,我想要带她走啊!"我从地上把蹲下来的妹妹给拉了起来。

  她一脸冷淡不解的看着我和母亲。

  脸上一点表情没有啊。

  姐姐贝齿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眶已经红了。

  二婶把她给拉住了抱在怀里。

  妹妹只是被人当成一个破旧的商品,被人扔来扔去的,因为从来就没有人想要一个破旧的商品。都想买过来的东西是完美的不是么。

  "不要!不要带走小哀啊!"姐姐在二婶的怀里哭起来,疯狂起来了,"骗子!大坏蛋!"她拼命的嘶吼着。

  小孩子的声音是那么的尖锐。

  二叔直接毫不留情的用巴掌打在了姐姐的脸上。

  训了她一顿。

  姐姐才安静下来低声的哭泣。

  那么的无助。

  以前依靠在一起睡觉的人,以后将会没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