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个天大的消息在云州,赤州,西州甚至其他的大洲的高层传了开来:一夜之间,一共七个大州、十八座神山、五十七头达到七阶以上的灵兽全部被杀!其中甚至还有一头拥有神兽血脉的九阶半神兽也被杀死!

  而且统统都没有任何伤口,只是眉心处都有一点墨水!而且全身的骨头,还有血液全部被收走,只剩下了一身皮囊,倒在了大地之上发现的原因都是个各个大州的州主在昨晚察觉到了一丝血气,或是听到了凶兽的哀鸣。然后迅速来到了事出地,却只见到了成山的尸体堆积,而且每个凶兽的死相都充满了恐惧!

  所有的大人物都聚在一起商议着这件事情,也有许多人动了心思跑去神山要将尸体收走,却被人抓住格杀。

  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讨论着这个神秘的超级强者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但始终想不出一个答案出来。

  只有一些深埋在地下或是隐世不出的老妖怪望着天空,叹了口气:“开始了?有点早吧?唉~算了也差不多了!”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武命大陆上无数的天才横空出世!

  许多大人物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都是翻开了古籍,隐隐的知道了些什么,也只能做好两手的准备。因为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事情了!

  而九焰山的范围内也有一个消息不胫而走:深藏在九焰山底下的炎系神兽出世了,而且是变成了一颗蛋!若是能将其还在蛋内是就开始培养感情,将来成为宗门的守护神,或是胯下坐骑,该是如何的威风!

  这消息在短时间内是传的有模有样,什么两万年前重伤在此涅槃的九炎凤啊,或是几千年前的死炎神龙啊,吞天火蟒啊,一个比一个真,一个一个可靠。

  于是本来都在寻找矿宝的命修门疯狂的搜寻着所谓的神兽蛋。

  没过多久后面又说是神兽蛋已经被人得到了,而且还是一个运气爆棚的小孩子。

  之后衍生出许多不一样的版本:“什么那拿到蛋的小孩童颜不老,是个老妖怪,不然怎么可能得到,亦或是那小孩是神人夺舍或是转世而来。总之所有的版本指的都是一个:”小孩“这消息穿传播速度之快,仅仅两个时辰的时间就传遍的整个九焰山,甚至还引起了一些高层的注意。

  墨子镜此时假扮着老人慢吞吞的在那来时的街上,街上的人看着一个脏兮兮,又老有丑的老头都露出了厌恶的神色,纷纷拉开了距离。

  这些人越这样厌恶他越开心,同时抱怨师父怎么还不来接他走,但也没办法了只好躲着,看看什么时候能把蛋在放到戒指里就变回原样,等待师父过来把他接走。

  虽然墨子镜现在并不惧一些命修,但是人多了就不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突然墨子镜想到一个最安静的地方“焰山”想到这里墨子镜有些后悔了,暗骂自己笨脑袋。

  好好的在焰山里修炼不久得了,等师父来了就走,皆大欢喜啊不是。

  于是又折返回去。

  “程兄,你为何要从第七峰跑到这个鬼地方,这边的两座焰山都出不了什么好东西的。”在这去往第二峰的街上两个青年与这街上的人显得格格不入,只见两人都肤白面红,金缕绿衣气度非凡。

  而着街上要么就是粗狂的大汉,要么就是贼眉鼠眼的小人。这两个俊秀非凡的青年显得鹤立鸡群。

  一个身穿黑袍头戴金冠的青年骑着一直黑色独角豹,旁边还有一个骑着一只血影狼的蓝衣青年,两人在这街上横冲直撞,丝毫不在乎路上的行人。

  两头凶兽也和主人一样,露出凶恶表情,还专门选人多的地方撞,路上的人羡慕之余都是急忙多开。

  两个青年看到那些人一脸惊慌的样子,嘴角一扬,满脸的不屑。回答道:“你也知道那神兽蛋的消息吧。”那蓝衣青年有些不解道:“知道啊,可程英兄为什么要来这呢?

  那名叫程英的黑衣青年得意的一笑道:”因为那蛋是在这里出世的,我的人抓住了那散布谣言的家伙,搜了他的魂,结果真的有一颗岩浆覆盖的神兽蛋,只不过被个少年抱在身上。不过现在只过去一夜而已,那少年肯定跑不远,我已经派人封锁了各个街道的路口,焰山的关卡,避免他躲到焰山里面。“那蓝衣青年听了程英的话眼睛一转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然后开口奉承道:“程兄果然是英明!看来这神兽蛋非程兄莫属了,将来程兄坐在神兽身上,必定更加英武不凡!”

  程英听着奉承大肆的笑着,显得极为受用。

  墨子镜正慢吞吞的走在街上,然而后面却传来一阵惊呼声,还有凶兽的吼叫,和狂傲的叫吼声。墨子镜回头看去,只见两只比人高的凶兽极速的冲来,大叫一声,急忙的退开。

  这一切看起来极为的正常,但是那蓝衣的青年却察觉了一点可疑,刚刚这老头还是步履蹒跚,却在闪躲之时矫健无比,实在有些可疑。

  就停了下来,程英也是停了下来不悦道:“杨绝,你停下来做什么,还不一去焰山那,盯着个臭老头子看什么。”

  墨子镜也是大叫不妙,装作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倒在地上,挣扎着。杨绝本是有些怀疑,看到这样子只以为他刚刚是勉强豁了老命才躲过去的。放下了戒心准备动身。而那程英看到墨子镜一副破烂模样,实在影响了他的心情。

  手中出现一截长鞭,奋力挥去,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仿佛一截看到墨子镜被这一鞭直接劈成两半的模样,都是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却只听见,长鞭除了在空气中摩擦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又睁开了眼睛。看见那看起来一吹就到的老头,一只手抓住了长鞭,目光闪着愤怒的火焰。

  程英没有想到,这老头居然敢反抗,而且看这架势还不弱,有些气恼。一直手用力的想要把长鞭抽回来,却是纹丝不动,脸色一沉。

  而那杨绝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只抓住长鞭的手,那手白白净净的,丝毫不不像一个老人该有的手,甚至像一个孩子的手一样大小。

  又注意到墨子镜的背部有些不自然,脑中精光一闪,突然大叫道:“程兄,他怕就是那个得到神兽蛋的少年,只是假扮成如此而已。”

  酷Z匠'网正!t版=g首发…n

  杨绝的这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反应了过了,都注意到了这老人身上一些不属于老人的特征,特别是那只白嫩的手!

  程英也是反应了过来脸色转怒为喜大笑道:”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杨绝,这次你可算是立了大功了,你我二人共擒之。他日必有重谢!“程英一脸兴奋,好似已经得到了那神兽蛋一样,完全不把墨子镜放在眼里。

  杨绝是后悔了,早知道就蛮过去,事后自己再来找墨子镜来取蛋,可他心里一急就给说出来了,现在几乎这条街的人都知道了。

  而墨子镜是暗自叫苦,“就不能让我好好的休息休息吗?”一下子将抓在手里的鞭子甩开,撒腿就跑。

  他要跑到焰山,在那里他的熔莲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而且能更快地恢复能量。

  杨绝的反应最快,看到墨子镜要逃一把抓住墨子镜的衣领,谁知,墨子镜直接就把衣服撕烂逃跑,一个白衣的瘦小身影露了出来,而且身后还绑着一颗岩浆色的蛋!

  这时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全部疯的去追逐墨子镜。不过他们大多是不是冲着蛋去的。

  他们虽然想要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啊,所以他们抢蛋只是为了换些奖赏,或者能得个一官半职都是不错的结果。

  所以墨子镜身后现在跟着一大票的人,都在大吼着:“别跑,把蛋留下,我们不伤害你。”或者是:“臭小子,现在把蛋送过来我们还能饶你一命”之类的话。

  墨子镜在前面是嗤之以鼻:鬼才信你们的话。继续奋力的跑向焰山,到时候种上一堆的爆莲让他们吃个够!

  几乎整条街的人都在躁动着,最后留下的只有两个人:程英,和杨绝,这两人不是不想追,而是自从那颗蛋露出来之后,两头灵兽,就趴在地上不敢在动,而且满脸的恐惧之色。

  两头灵兽的表现反倒让两人更加兴奋,因为越是如此那神兽蛋就越是了不得。他们就更想得到!

  于是,抛下两头灵兽,施展着身法,朝着墨子镜逃跑的方向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