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枯燥无味,但却让墨子镜受益良多。

  不仅仅修出了第一朵属性莲,而且还是极为霸道的爆发型的熔莲,极大的增强了墨子镜目前的能力。

  现在墨子镜心里比以前有底多了,最起码不用处处躲着被人了,但还是低调点好,安安静静的回到画中山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他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差不多可以离开这里了。于是墨子镜准备将蛋装回納戒之中,可是納戒怎么样都不收那蛋,而那可蛋似乎也在抵触納戒一样,好像是小两口吵架了一般。

  没办法,墨子镜只好抱着这颗流着淡淡熔岩光晕的蛋回去了。

  原路返回到了第一峰,迫不及待的就从岩浆之下探出了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火山洞口温热浑浊的空气此时在墨子镜的感觉里就如仙气一样,吸一口就可以长寿十年。

  在岩浆之下虽然有闭气丹的帮助,但还是颇为难受,如今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怎么不让墨子镜兴奋。

  待兴奋过后,发现那些先前在这里淬体的几个大汉都已经不见了,也没在意。从納戒里拿了一套衣服穿上走了。本来他们就很勉强的承受着,估计是忍不住了吧,不然哪里会这么早就放弃了。

  墨子镜还不知道那几个大汉好不容易能有增强实力的机会,却是被自己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下山的路上墨子镜连蹦带跳的将压抑许久的孩子性情都在这时表现了出来,看的出来他是真的蛮高兴的。

  却是突然听到了一种扫兴狂傲声音从旁边传来,墨子镜心中好奇,忍不住想看一看究竟。

  却发现那几个原本在第一峰淬体的大汉居然是在这里干起了拦路抢劫的勾当,而且抢的还是曾经帮过自己的那个老爷爷。此时那老翁身受重伤,单手撑地,看起来有些可怜。

  只听那老翁声音沙哑的愤道:“一群草寇,年纪轻轻,身强力壮的何不自己去寻找机缘,偏偏要来打劫我这个糟老头子。”

  而那些大汉则是相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老子身强力壮就是用来打劫你们的,还有弄娘们的,你个老东西老了怕是没用了吧,哈哈哈哈!“其他围攻的三个人也是哄笑起来。这大汉满嘴的污言秽语,粗陋不堪,一看就知道以前没少干过这些事情。

  墨子镜躲在大石后面看着这一切,虽然家中父母告诉过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但墨子镜年纪尚小,看不惯那些恶寇行凶,身为命修偏偏要干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实在是让墨子镜也有些不耻。

  况且那老翁还有恩与自己,如若不帮,墨子镜的良心过意不去!

  墨子镜仔细观察了一下,那老翁乃是一个大命师,而那四个黑脸大汉只是名师而已,但蚁多咬死象。看上去他们刚刚一直都在与老翁缠斗,消耗着他的体力。这老翁此时就如待宰羔羊勉强的支撑着自己。

  这老翁也是个可怜的人,辛辛苦苦一声,没做过什么坏事,好不容易找到一株焰生草。就要被几个畜生杀死,心有不甘啊。

  为首的那个大汉,见老翁已经支撑不住了,舔了舔手上的长刀大吼道:“老东西,去死吧!”

  就在这时,一朵手掌大的熔莲悄然轰在了那长刀大汉的身上,溅起一片血花,还夹着血肉。那老翁本事闭上眼睛等死,却迟迟没有感觉,只觉得有东西溅在了自己的身上。

  睁眼一看,那大汉的身前被炸出一个大洞,肠子都还在蠕动着,尤为可怖。

  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墨子镜。他都没打算杀了他的,只不过要把他打伤而已,谁知巴掌大而已的熔莲就直接把他炸死了,不由得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杀人,闻到了自己带起的血腥味道。

  其他三个大汉,看到老大死的如此突然,凄惨全部都吓破了胆子,又是看到大石头出现的墨子镜。全部跟见了鬼一样的跑了,在他们的眼里,墨子镜就是鬼。是从岩浆里出来报复他们,全部都使出吃奶的力气疯跑着。

  那老翁看了看墨子镜似有些熟悉,然后大吼道:“公子可不要让他们跑了,若是他们回去找人,你可就麻烦了。”墨子镜这才反应了过来,若是让他们跑了,自己安安静静退走的想法就泡汤了。

  于是一手一朵熔莲轰了过去,就算熔莲的速度不快,可哪里是那些喽啰能比的。挣扎几下就躺下了,但还有一个跑走了,墨子镜看见他跑到快,大概武命是这方面的吧,也没去追了。扶起了那老翁。

  那老翁虽然年纪大了,眼睛可不花啊,认出来了墨子镜就是自己曾为他指过路的那个少年。

  自己当时还以为是一个可怜的废柴少年,却没想到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随随便便的就秒杀了三个命师。不由得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

  墨子镜刚扶他坐下,那老翁就要做跪拜之势,要感谢墨子镜的救命之恩。墨子镜当然是不会让他拜了,这老翁少说八九十了,要是拜了他,不是要折他的寿吗。

  那老翁后来也是想到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神色转正到:“公子,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了,虽然他们那个团伙奈何不了你,但是他们可是经常制造谣言,怕是会对你不利啊公子。”

  墨子镜倒是不太在意,自己就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能有什么好造谣的,莫非说我是什么神子,吃了法力大增?老翁看墨子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急了又是提醒到:“公子,你身上可是带着一个非常起眼的东西啊!”

  这样一说墨子镜也是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自己抱着的这颗蛋,暗骂一句。知道如果真的要造谣起来,会是什么了。递给老翁一块干肉道:”你把这个吃了吧,好东西。”

  匆匆说完,就抱着蛋跑了,老翁看着远去的墨子镜感叹一声年轻真好,随后咬了一口干肉。

  刚一下肚,面色通红,连忙打坐运气。他要突破了几十年的瓶颈了,就是因为一口肉而已。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情想着其他的事情了,专心应对着突破。

  此时墨子镜正盲目的赶着路,只想找个地方现躲一阵子。若是没有谣言散播,他在出来找师傅。“说来也是奇怪,师父应该会在我出关时就来接我的,怎么还不来。”墨子镜嘟哝着。走在去往第二峰的路上,因为他知道走那里有客栈可以住下。

  为了不引人注意,将自己乔庄成一个驼背的老人,蛋就驮在背上,衣着宽松,抹了几把黑土皱着眉头,拄着根树枝,咳嗽几声,尽量让自己显得苍老的走动着,若不仔细去看还真的会把他当成个要饭的老头子。

  ●)更☆新!X最快)3上酷R匠5、网F

  而此时的楚云天却是在一片血海之中,不过逃亡的不是他,而是一群凶兽。

  这些凶兽个个气势磅礴,庞大无比,最弱的都是个命宗级别的凶兽,此时它们被逼到了一个山崖。都是恐惧的看着这个血腥恶魔。

  只见这恶魔嘴角一扬,低声道:“这样也好,省的我一个一个的杀。”

  这个夜晚到处充满了凶兽的哀嚎,座座神山都充满了血的味道留下一堆一堆庞大的尸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