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莞儿一路上都在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墨子镜,感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清秀少年全身都是秘密。而墨子镜一路上被这样看着,越来越觉得她真的有什么特殊癖好了。而其他的人虽然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但都只以为是莞儿在逗墨子镜而已,也没太在意。

  一行人踏着夜色,都在奋力的赶着路程,终于是在天朦朦亮的时候,踏上了一片红色的土地。红色的土地之上已经有许多人,在土地之上搭上了帐篷。各个宗门的旗帜林立在这上面。

  连夜赶路的金刀门众人一看还有位置可以搭建零时的休息点也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找了一块地势不错的地方,开始搭建帐篷。

  墨子镜只是抬起头望向了前面按照大小依次连在一起的九座火红色的山峰,排在最前面的最为高耸,红的极为艳丽。看起来就很致命,直插云端。而他们眼前的是第二座山,算不上什么大山,但却是这里面最红的一个,也不知道与其他的山峰相比有什么不同。

  “哎,发什么呆啊,跟个乡下来的一样。”远处传来了莞儿的声音,只见金刀门的人们已经开始扎了起营帐。墨子镜觉得不能再和他们在一起了,不然自己的修炼行程就会被他们拖后了。他们都是要先去山上寻宝的,而自己不用,自己身上的宝贝就够那些人看的了,没必要去捡那些东西,当务之急是修成自己的第一朵莲。

  于是大声朝着金刀门的方向大声喊道:”我先走了,谢谢你们的照顾。”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第一座焰峰跑去。金刀门的人根本不在乎墨子镜走还是不走,反正和他们都没有关系,只有莞儿在那里嘟哝着什么。

  墨子镜还不敢直接就上第二座山峰而去,等下要是贸然跳下岩浆,自己承受不了死在里面可就是个大笑话了。虽然远远的看去,第二峰和第一峰并不远,但也是花去了墨子镜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来到了这里。

  相比第二峰的热闹来比,这第一峰已经可以用人迹罕至来形容了。因为第一峰是温度最低的没什么历练的作用,而且还是宝物最少最废的山峰,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寻宝或是历练。只有个别修为极弱,而且都是年龄比较大的,前景不好的人才会来这里碰运气。

  但是这种情况对于墨子镜来说再好不过了,人越少他就越能安静的修炼。墨子镜也不停下,反正他这段时间也不会饿,精神也不会劳累,就一直往上爬去。越往上去就越是感觉到了炽热,在向上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来碰运气的人,他们也看到了墨子镜,只以为是哪个宗门的小少爷来这里玩,或是一个和他们一样虽然资质平凡但却不停努力的少年。

  有个胡子花白的老人看到墨子镜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像是看到了一起的自己。于是给墨子镜指了一条近路。墨子镜向那个老人到了谢,然后向着老人所指的地方而且,发现那里有一条山道直直的通向了火山的洞口。

  墨子镜踏着山道登上了洞口,往洞口里望去,里面还淌着滚烫的岩浆。甚至已经有人在里面浸泡着,只是看起来修为都不是很高,大概只是命师作用,应该都是些小家族或者有些给俗世人家当打手的人。

  墨子镜没有管他们,一个大跳跳到了一块岩石之上,那几个在里面淬炼体质的人都睁开了眼睛看着墨子镜。一个满脸通红的大汉看到一个瘦弱的少年,跳了进来,对着墨子镜嘲笑道:“小娃娃,这里不是你能玩的地方,滚回家里玩过家家吧!哈哈哈哈。”说完其他的几个人也是跟着哄笑起来。墨子镜完全没理他们,大概感觉了一下岩浆的温度,服下了两颗颗丹药,就跳了进去。

  那些憋红着脸泡在岩浆里的人看到这个小娃娃跳了进去,都是吃了一惊,随后又摇了摇头。又见墨子镜许久都没有在上来,都是假惺惺的叹息了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就这样被熔掉,连个渣都不剩。”然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墨子镜之所以没有在浮上来只是因为表面一层的岩浆对墨子镜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就连淬时十分之一的灼热都没有,于是就向着下方游去,他在跳下是时就吃下了闭气丹,还有那颗百转丹,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而上面的人都以为墨子镜被融的连个渣都不剩了。

  墨子镜一直向下游去,一直游到了最底部,才感觉到一点温度。然后就这样盘腿坐在了岩浆之下,开始静悟起来。

  想要修出莲,就必须身处一种特殊的环境之中,然后去理解每个环境的意境和力量。当真正了解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将你身处的这个环境的属性,力量,和意境融入到先前凝聚的气莲里面。

  虽然第一峰的热度对于墨子镜来说不算什么,但却是一个初步静悟的好地方,也没算来错地方。等下将这里的岩浆给悟到了在转到更高级的焰山而去。墨子镜可不打算将这里的力量融合到修莲里,不然起步太弱,对自己初期的能力会有削弱。所以他瞄准了力量更加强大的焰山。

  在第一峰静悟着这座焰山的力量,却感觉到了一丝比这座焰山强大许多的炽热能量,开始在岩浆下寻找起来。墨子镜心中牢牢的将那种能量的感觉记在心中,在焰山内部游荡着寻找着那能量的出处。

  终于,他在一个角落感觉到越来越浓厚的力量在这个角落四散着,然后向着角落游去。发现一块石头挡在了岩壁上,但还是有一丝丝的不一样的更为炽热的岩浆在这缝隙之中流通着。伸出手想将那块石头拨开,却发现,那岩石的温度让自己的手都感觉到一瞬间的刺痛,迅速的抽了回来但手上还是被烫红了一片。

  墨子镜深吸了一口气,明显的对岩石遮住的地方有些渴望,如果是的话,那么那里的力量可以让他很好的修炼莲决。

  慢慢的墨子镜伸出了手,忍着灼热将岩石扒开了,一股热流从里面冲了出来,但只是一瞬间就停下了。大概是因为两座焰山的岩浆眼睛相等了吧。

  -酷匠\网&n正版l首H发

  墨子镜猜对了,焰山之间果然是互通的,至少第一第二峰是这样的。这个狭小的漏洞应该是很久以前就被人堵住了。只不过又被自己给扒开了,而一直以来,第一峰的存在感都极低,而且也基本不会有人会来到最底下,所以一直没被发现。

  而上面浮在岩浆表面的人一下子全部就跳了起来,他们本来就是有些勉强的浮在岩浆之上,慢慢的淬炼着身体。而现在突然又感觉到了更加狂暴炙热的能量,一下子受不了全部跳了起来。对着岩浆骂骂咧咧的,甚至还归罪与“死的连渣都不剩的墨子镜”身上。然后全都扫兴而归了。

  而罪魁祸首的墨子镜此时正在舔着嘴唇往那个通道里去。通道之内,两种不同强度的岩浆混在一起,就让墨子镜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炽热,不过对现在的墨子镜来说也没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