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金刀门

  墨子镜此时正在殿顶全神贯注的凝练着莲子,虽然身处云端,顶峰的冷气不断的在墨子镜身上拍打,可墨子镜的身上仍然是大汗淋漓。

  在墨子镜气海之上的那团莲气慢慢的被凝练成一个莲子的形状,可不管是墨子镜再用心,再努力。

  那颗莲子依然没有那种《修莲》上莲变化出的莲子具有生气和莲韵。仿佛自己凝练出来的莲子就是一个死物。

  在尝试了很多次以后,墨子镜终于是暂时放弃了凝莲子。而是静下心来再次翻开了那篇“莲变”一遍一遍的随着莲花而动。

  观察了许久,墨子镜发现不管是《修莲》上所说的莲还是第一页的”莲变“都是无根无萍,凭心而生。而自己在凝莲的时候,一直在模仿,一直在想象着真正的莲的样子,而没有自己对莲的看法

  走向了歧路。

  “看来一定是要对莲有自己的见解才可以。”墨子镜低声自语道。然后又将气海上凝炼的那个“死莲子”给打撒,重新开始了凝聚。

  “莲子,隐与淤泥之中,吸其养分“墨子镜心中默念着自己对莲的见解,并开始凝聚。只见这次的凝聚过程与前几次有很大的不同。

  前几次是以莲气在上方滋生出莲子,而这次是在那团莲气之中出现了一个小点,然后慢慢的吸收着莲气,最后凝聚成莲子。

  墨子镜面露喜色,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这次凝成的莲子富有了生气,不是一个死物。

  墨子镜高兴了一会就继续按照步骤和理解慢慢的开始了莲变,慢慢的出叶,生花,叶落,莲生!墨子镜整整凝练的一个时辰,一个时辰都坐在顶上一动不动,一个时辰都是精神紧绷。

  到最后他看到这朵莲,出淤泥而不染,至清而不妖。露出了笑容然后躺在了屋檐上,他太累了,不仅身上的衣服早已汗湿,连精神都已透支了。

  休息了一会,站起来在屋檐之上大喊道:“师父,气莲我已经凝练出来了。“

  在药炉之前的楚云天微微一笑,对着药炉点了点头,然后出现在了墨子镜的身前。墨子镜看到突然出现的楚云天也没有吃惊,都已经习惯了。楚云天在他身前看着他整体气质的变化,点了点头:”不染,不妖,比以前可爱多了。“

  墨子镜被师父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也察觉了自己身上的气息有了一些变化,但是说不出是什么,就感觉自己比以前干净多了,就连满身的汗都是一种莲的气息。

  “好了,气莲已成,随我去历练。”说着一副画卷出现在楚云天的手中。展开后只见这画上的画的就是第一次在竹墙上挂着的那副火山画。

  …更/:新u)最d快Q上◇{酷匠.网%

  “随我进去。“楚云天说完就”撞在“画上消失不见了,墨子镜也没多想跟着就进去了。剩下的那副画也突然不见。

  只见楚云天和墨子镜突然出现另一个地方的一颗大树的树枝之上,而那画也回到了楚云天的手中。

  墨子镜心中好奇问道:“师父,这也是画境吗?楚云天自嘲道:“我要是能又本事画出来,我早就回去报仇去了。”

  “报仇?有何人与师父结仇了吗?“墨子镜有些吃惊了,印象中师父无所不能,强大无比,怕是命帝在他手下也只能擦鞋。

  居然有人敢惹师父,而且师父好像还没办法报仇一样。楚云天知道自己一时说漏了嘴慌道:“你别管那么多,做好你现在的就可以了。“随后跳下了大树。

  墨子镜见师父不肯说也不在追问,跟着跳了下去。墨子镜时隔半月,终于踏上了真实的土地,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感。

  终于他们来到了一条街道前,街道上还建起许多客栈酒楼,前面还挂着旗帜,或是大蛇,或是金刀。

  一看就是一些宗门聚集在此。还有许多看起来就修为不凡的人在空地上交谈买卖着。

  墨子镜看到了如此多的命修,而且个个修为不凡,最低的都是个命王,而且还特别年轻。墨子镜看到这里这么多的能人齐聚,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疑问的看向师父。

  楚云天看着前方的空地,对墨子镜说道:“这里是九焰山,在过两天,九焰山的危险期就过去了。到时候许多人都会到九焰山上寻找奇遇,或是淬炼体质,他们在这里等待开启的时间。“

  墨子镜知道,接下来自己会在这里修行一段时间了。又听到楚云天在一旁说道?:“这段时间你自己在这里修行,我不会管你,除非是你不可抗衡的人来了我才会帮你。这是納戒,里面有些吃食,还有气石,还有那颗蛋。在九焰山修行的时候就把蛋拿出来一起修行。”

  声音还在墨子镜耳边回荡,可楚云天人却已经消失。墨子镜也只能摇了摇头,那着那枚納戒心念一动,心神已经进入了納戒里面。

  刚一进去,墨子镜的脑袋就一昏惊叫道:“这该有多大啊!?”只见这納戒里的空间辽阔异常,白色的空间给人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

  而这一幕被一些在空地上的人注意到了,大家看到墨子镜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街道,嘴巴也张的大大的,十足一副乡巴佬的样子,大多数鄙视的看了一眼就略过,不在理会。

  只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墨子镜身上的气质和相貌想到:“这样一个清澈俊秀的少年会是一个乡巴佬吗?”

  墨子镜此时还在納戒里徘徊,他在里面找到了师父留下的干粮,还有一座山一样高的气石山,闪闪发光四散出浓厚的灵气。

  这下更吃惊了,在墨家若是能有这里百万分之一的库藏,那起码也要出一个命皇才对得起这么多的气石啊。

  终于墨子镜从納戒里出来,迅速将納戒藏了起来这样一个大宝藏,要是被歹人看上,自己上哪伸冤去?

  “小友,你为何站在这里不动呢?长辈去何处了呢?”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墨子镜抬起了头看着这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男子看上去三十左右,身体干瘦,鼻梁高挺,此时正微笑的看着墨子镜。

  墨子镜稍稍的思量了一下回答道:“我是被师父放在这里修行的,他现在在不远处办事情,一般不会来找我的。

  中年男子听了哦了一声,犹豫了一下道:“小友,既然你师父不会干涉你的修行,那么不如和我们一起,也可以照顾一下你。”

  墨子镜正需要打探一点消息,现在有人主动送过来,哪里会去拒绝,一下子答应下来。“那就多谢了。”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就在前面带路。

  边走边介绍道:“我叫谷航,你可以叫我一声谷大叔什么的,反正我不太在意这些,前面就是我所在的宗门了金刀门了。”

  两人并肩走着,在街道上其他的命修看到突然出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少年,都有些好奇,这条街就这么大,四面全是山,也就这几个月会有人住而已。

  当两人快走到金刀门包下的客栈前时,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嘿嘿,老谷这是不是你在外面搞的私生子啊,要是被你家的母老虎知道了,你还不得少一层皮?哈哈哈。“在街上买卖的一些人听了也都大笑起来,谷航面色不悦怒道:“哼!你们平时拿我开个玩笑我不介意,可这小友是人家师父带来再次修行的,可不要乱说。“

  那些调笑的人都慢慢的闭上了嘴,还是卖他几分面子,只有那个满脸胡茬子,一身肌肉无比壮硕的大汗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看样子是不打算买谷航的账。

  嚣张的道:“咋的,让人说一下都不行,就你最牛是吧?来打一架先,来,俺大岗可不怕你。来!”

  谷航看他这幅嚣张的样子有些气恼,但还是忍住了。

  弯下身对着墨子镜道:“小友,你先进去吧啊,说是谷航带你来的,里面的人不会为难你的。”说着又给了他一块刻着金字的令牌

  墨子镜也没太大兴趣管这两人的纷争,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很久之前就结下梁子了,他可不想去插一脚。

  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客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