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天看到墨子镜激动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毕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做到这样,已经殊为不易了。之前他确实是找到过两个能够修炼此法的孩子,只不过没收为徒弟,就只是给他功法而已。

  而那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直接是激动的大喊大叫还说什么老子要天下无敌之类的话,然后直接被楚云天给杀了。还有一个孩子虽然没有这样,但是在练了刚有一丢丢成绩的时候,到处烧杀抢掠,被修法反噬,最后也死了。

  所以一直过了很久楚云天都没有在去找合适的人选,直到墨子镜的出现。他才又动起了心思,不过到目前为止,墨子镜还没有让他失望过一次。

  墨子镜手里捧着《修莲决》心里中不断的颤抖,狠狠跳动的心脏难以平复,不过他还是深吸了几口气。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那日在祖祠前许下的誓言绝不可以忘记。况且这绝世功法,自己能不能练成还是不一定的事情。

  想到这些墨子镜的心情回复了很多,又对着师父再次行了一礼。楚云天看着墨子镜的表现,脸上丝丝的喜色可以看得出来,点了点头。又转过身对着千麟所在的药炉“咳嗽”一下,然后两只眼睛看着大殿顶上左转右转,一副怎么的,你打我撒的表情。

  在药炉内养伤的千麟也没办法,谁叫他们两个先前就在赌,墨子镜知道这《修莲决》的反应,他赌的是墨子镜会欣喜若狂,然后大吼大叫什么的。结果这小子除了脸色红润,双手颤抖之外,什么也没有呢!只好无奈的将一颗黑色的药丸从药炉内扔了出来。

  楚云天看到药丸的出现一把抓住,嘴角一扬。然后递给了墨子镜道:“这是百转丹,面对可危及生命的伤势,可力挽狂澜,生骨长肉。若是一般的皮肉伤,可以治疗你百次之多。意思就是你以后修炼所受的伤,这颗丹药都可以帮你治疗,不过次数多少还要看伤势如何了。”

  墨子镜听得师父所说的功效,不由得将手上的丹药抓的更紧了,这等神丹若是传出去,肯定会让整个云州乃至整个大陆的强者趋之若鹜,势必会招来杀身之祸。

  楚云天没有管墨子镜的反应,自顾自的说道:“子镜,你先研读一下《修莲》试着凝练出第一朵莲。说着大手一挥就将墨子镜送到的大殿的屋顶,顺便把那颗蛋也送了上去。

  墨子镜只觉得眼前一花,在后来就感觉身边的的空气一下变得流通了,还有阵阵的冷风吹过,让墨子镜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定眼一看,自己正处于整个画中山的巅峰只上,也就是他现在正坐在大殿顶上。

  墨子镜只是看了一下就不在理会周围的云和雾气。双腿盘在一起,在屋顶之上打坐静心,只有先把心静下来,等下研读起《修莲》来才能事半功倍。

  半柱香的时间已经过去,墨子镜此时静静端坐于大殿之顶,仿佛周围一切的事物都与他无关,就连那本让人无法抗拒的绝世功法还有那颗神秘的蛋都与他无关。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精神明显比之前要充足,更容易集中。

  墨子镜深吸了两口气,开始拿起《修莲》翻开了第一页,只见第一页什么字也没有,只有一朵线条白色的,比较浓的莲花画在了上面,若是其他定会以为这画只是为了与书名想符合,画出来的而已,但墨子镜没有,他还是仔细的观察了莲花的形状和韵势。

  看了许久,正要翻开下一页是时,脑中刚刚记下的无色莲花的开始凋谢,然后又结成了一颗莲子,变成花苞,最后开莲,而莲花的花瓣也与上次不同上次的莲花只能算作单瓣莲,而现在这次的莲花则是复莲。转眼间复莲也开始凋谢,慢慢的又演变成了重莲,如此周而复始,一直演变到了千瓣莲,然后又开始了第二次演变。

  “这是莲的演变,也是修莲的演变对吗?”墨子镜脑中还在演化这莲的进化,有些明悟。转过头对着那颗一动不动的蛋问道:“这是修莲的开始,和境界的提升对吗?”当然这颗蛋是不会回答的,墨子镜也只是找个可以“认同”的人而已

  感悟了修莲的演变之后,墨子镜又开始翻读起来。当将这本《修莲》全部看完的时候,已经是未时,他放下了书,又开始盘腿而坐,手做莲花之势,开始按照修莲上所说的修炼的第一步:凝气莲

  墨子镜坐在殿顶之上,有规律的吐出着空气。按照修莲的说法,凝气莲是必须的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如果你没有气莲作为一个躯体,你就无法融合成莲,更不要说什么重台莲,千瓣莲了。若是凝聚气莲的时候出了纰漏,那么你后面的属性莲也会有瑕疵,会照成很大后果,甚至会被反噬。

  “命气为基,与天地日月为伴,与气同流”。墨子镜心中默念着口诀,将命气引出,游荡在空气之中,以天地为伴,与日月为友,寻找着空气中“莲”的气息。并将其引入到体内,归于气海的上方。慢慢的墨子镜周围的空气环绕着一些更为凝实的气体,而墨子镜正一点一点的将其吸收。

  酷匠网永“Z久免j费_看“N小说◇q

  “集气与体,固于海上,凝做莲子。”终于墨子镜将周围环绕的“莲气”全部吸收完了,压缩在气海之上,开始了凝聚莲子。这一切在口诀的引导之下看上去简简单单,似乎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看懂。但若是你在第一页时只看了匆匆一眼莲花就翻过,那么你将在后面什么都看不懂,甚至看不到。

  这不是楚云天的计划,而是《修莲》自己形成的,他只负责写下来而已,不过也只有他能把《修莲决》写下,因为他的武命就是这个特性,什么只可言传,意会的功法,典籍,甚至神韵,只要楚云天知道,他都可以写下来。

  而楚云天也没有去提醒墨子镜这本书还有一个陷阱,因为这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的造化,强行干涉有伤天合。楚云天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上方发生的事情,看到墨子镜在认真的观摩那第一页的那朵“平凡”的莲时,就放下了心来。

  “果然,你不会让我失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