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镜此时是知道这本书真正的玄妙所在,那第一页的写的字就是来打个头阵的,用来迷惑你而后的内容也跟一下普通的药典差不多,只不过详细一点。

  要是真的没有耐心去发现这本的玄妙,那么可就真的被那个“打头阵的老头“给骗到了。

  看完第五遍之后,墨子镜又是仔细的在看一次,可是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进入不了那种奇妙的感觉,只得放弃。而一边的千麟一直关注着墨子镜的表现,脸上尽是不屑之色。

  墨子镜倒是不在意,师父都说了师叔是百万年不遇的药道天才,自己这样平庸的表现定然无法引起师叔的注意。

  其实千麟的不屑不是对墨子镜的,而是对那本《药仙大典》的,但是为什么会对如此神书露出不屑的神色就不得而知了。

  千麟看到墨子镜已经习读完毕,就将那堆草药移到了墨子镜的面前,还丢下了一个铜制的小鼎炉。

  这鼎炉只有一个只有一口汤锅般大小,散发一股浓郁的药香,可看起来却是是普普通通的,但墨子镜可不会认为这药炉是普通的东西,他认为只要是自己师父和师叔拿出来的定然都是好东西。

  不过呢,很可惜,这次的鼎炉确实是个普通的民用的鼎炉,平时都是用来炖药的,只不过被他从一个山中农户那里给“借“来了而已。

  这药炉的来历墨子镜一直不知道的,一直以为是个宝贝,所以一直把这药炉当个宝贝一样的在用。

  千麟见墨子镜一直看着着一个烂大街的东西看,是有些好笑,但没有去揭穿,打算就这样一直瞒着墨子镜。

  *b酷7匠@s网!,正版9首Z2发

  打定了主要之后,千麟又是一爪拍在了头上将墨子镜的头拍到了药炉里,费了好大的劲才挣脱出来。

  然后又急急忙忙的从药堆里寻找《药仙大典》上记载的《止血方》上所需要的药材。

  虽然墨子镜自己刚刚在研读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对药性的认识很高,但毕竟只是感觉而已,所以在找药草的时候还是多花了一些时间去反复确认的。

  忙活了好久终于是找齐了二十三味药材,比市面上的一些方子多了整整一倍还多。

  而对墨子镜找出的这些药材,千麟是看都没看一眼,闻都可以闻的出来,这也是他作为一只神兽的优势所在,嗅觉比其他的药师强大太多,往往能发现药材的不同之处。

  然后伸出了爪子,指甲尖冒出里一星星的黄色的火焰,丢在了药炉的下面一直在那燃着。

  墨子镜看到那小的可怜的火苗,不免有些担心的问道:“师叔,这么小的火能行吗?”千麟听了这话不屑的看了看墨子镜,也没有回答墨子镜的话。

  墨子镜看着师叔的样子,也不在自讨苦吃,静静的看着炉火的变化。

  底下的火苗一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就那样燃着,也不会变大、也没有寂灭、就那样静静的燃着。

  然而那被烧着的鼎炉可不是这样的安静,火苗才燃起不久,药炉就已经开始发红。

  墨子镜在一旁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又是突然感觉一阵巨力然后就摔在了地上。

  墨子镜知道师叔这是在催促自己赶紧开始炼药,于是赶紧爬了起来,将这二十几味药称好份量,然后按照次序投入到鼎炉之内等其被煅烧一段时间,在开始以命气掌控融合,最后成丹。

  墨子镜按照《药仙大典》所说,以气海命气探入丹炉,感受药材被熔烧的情况。

  但是自己只能用一丝丝的命气进到里面,因为探入到里面的命气太多,立马就会被焚烧掉,只能留下一丝丝去观察其内的变化,同时还要注意炉火的掌控。

  这样稀薄的命气,还要分散注意力控制火候,无疑是增加了难度。

  虽然这次没有什么威压压迫,没有任何特殊的环境,甚至连运动都没有,但是墨子镜的身上已然被汗水湿透。可见这看似轻松的炼其实并不好做。

  虽然《药仙大典》非常的神奇,让墨子镜有一种对炼丹很熟悉的感觉,但是手法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而且他的命气稀薄,没有办法很好的观察。

  结果第一次就练出来了一颗黑不溜秋的东西,连千麟也不敢尝,就这样扔掉了。而且墨子镜的头上被结结实实的打出了一个大包。

  第二次炼丹,由于太过紧张又有第一次的阴影,直接就炸炉了,连颗黑不溜秋的东西都没有,这下墨子镜可是真的惨了。

  千麟直接扔出了一团黄色的火焰,又把他扔到了里面。

  墨子镜刚开始以为师叔是气不过小小的惩罚他而已,谁知这惩罚实在是有些让他吃不消,他在那火焰里都快被烤成熟肉了,在里面乱串。

  突然师叔的声音在墨子镜的脑海中响起:“小子,别乱动,心静自然凉,用心的去感受火焰的温度,和每一秒的动向,这样你才能对火的把控更加熟练。”

  墨子镜听了这话也没办法,只能照着师叔的话去做了。忍住烈火的炽烤,在里面坐下尽量不去想自己受到的温度,和身上的疼痛。慢慢的竟然真的感觉不到了这黄色火焰带来的炙热,反而心中有丝丝清凉之意。

  于是他开始去体会着火焰的动向,感觉火星子的穿腾,和火峰的摇摆。其实这些看上去无关紧要,但有事一炉药的好坏完全就靠这些细节。

  例如你感觉到了火峰此时在向右摇摆,那么你就可以用命气操纵里面的药材均匀的被煅烧,成丹之后的药效也会比别人的好。

  所以千麟将其丢入火中看似是泄愤,惩罚,其实是另一种药道的锻炼。

  黄色的火焰将墨子镜包裹在里面足足有半个时辰,然而除了最开始是很难受之外,其他时候都在静心体会着火焰的变化。半个时辰过后火焰慢慢消退,墨子镜也睁开了眼睛。

  上次,自己太紧张没控制好火焰,导致了炸炉。而这次自己静悟了半个时辰,成功率绝对会比前两次大!

  于是又拿出了药材,一一投入到药炉之中,然后在药炉前坐下。死死的盯着火焰,同时还探入命气时刻改变药材的转向。

  一旁的千麟看到墨子镜的样子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半柱香的时间后,墨子镜急忙让师叔将火焰收走。

  但是千麟并没有立刻行动,又等了差不多十几秒钟时间才把火焰收走。

  与此同时,墨子镜的脑海里师叔千麟的声音再次响起:“太早收了,成丹时会出纰漏。宁可不成丹,也不要出现一颗次丹。

  记住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师叔的这句话真的是点醒了墨子镜,他刚刚是真的怕出现意外状况,所以想快点收丹。

  可是师叔的话让墨子镜如醍醐灌顶,牢牢的记在心中,这也养成了他以后不论做什么都会异常的细致,丝毫不肯马虎。

  在师叔将火焰收走之后,墨子镜赶紧是用命气将药力互相融合在一起,完成成丹这一步。不过一个字的时间就将这颗止血丹练成。

  千麟看了这颗丹什么也没表现,只是让墨子镜服下。

  墨子镜看着这颗第一次练出来的这颗圆润的呈白红之色的丹药,颇有些满意,有些舍不得吃下。只不过迫于自己失血过多,刚刚又很劳碌只好吃下。

  初入腹中只感觉有些瘙痒,似有蚂蚁在啃,又是转到了流血的伤口之处,只见本还留着细细血丝的伤口立马停止了。

  这倒是让墨子镜有些意外,自己第一次练出来的丹药居然是有效的。

  不过他又发现一点不同,因为《药仙大典》上说着止血丹不光可以止血还能回复气血,而且视药材程度改变。

  而自己用的药材都可以说是上乘的,为何没有一丝气血翻涌的感觉?“肯定是哪里出纰漏了,不然不会这样的,仔细想想。“

  墨子镜低声自语道,脑中不断回忆着自己炼丹时从选药到成丹的每一个步骤,还有自己代入到《药仙大典》的每一个步骤寻找不同之处。

  “对了,手印!”他回忆到在书上成丹融合的时候是有做手印,用手的动作代替代替单纯的命气操作,而自己没有。于是他又让师叔重新降火,重新开始炼丹。

  步骤照旧,只不过在火候的控制和成丹的时机任然无法和师叔抗衡,都是师叔提醒了的。

  当然墨子镜能做到这样已经殊为不易了,连在炼丹上颇为严谨的千麟也没有多说什么。

  到最后,药力已经全部被练出,就要成丹了,成败在此一举!

  墨子镜双手合十将命气与自己的手连为一线,然后两个大拇指贴在一起双手做太极只势又合了在一起,整个手印的实施非常复杂,就算是最简单的止血丹都有十道手印之多。

  终于手印全部做完,丹成,命气一抬将丹药托了起来,只见这颗丹药远比上次的红润,药香也更为浓郁。

  墨子镜迫不及待的将丹药吞下要试一试效果如何,只感觉腹部一阵火烧,然后气血疯狂的从丹药内涌出,滋补着墨子镜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墨子镜忍不住大呼一声,以表此时内心的激动。但是墨子镜知道,如果不是师叔的话,自己这次怕又会搞砸,虽然细节操作只差一点点,但是最后的效果却是截然不同的。

  “果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