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镜正看得入迷,而当这一小卷的武命讲解说完之后,自己就从书中的世界被赶了出来。看了一下大殿,发现大殿变暗,知道天色已晚,打了一个呵欠,就跳到了丹炉里面。

  在丹炉之中的墨子镜此时还在思考着书中说道的内容,特别是对属灵武命特别好奇,但是一想到自己无法开启武命又是泄了气。

  却没有放弃希望,他知道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的。

  看完之后墨子镜终于知道为什么师父只让他每天看一小卷了,因为光是一小卷就让他受益,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消化这些内容。

  在丹炉内睡了一夜的墨子镜第二天起来,倍感神清气爽痛。一个大跳,跳出了丹炉,一个箭步来到了大殿门前,两手一推跨出了殿门。

  他是第一次看到殿门外的景色,上次他虽然登上了画中山但是一路上的景色都是空白的,毫无趣味可言。

  而此时的墨子镜终于是看到了这座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而自己站在巨龙的角上,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观四面,云雾缭绕,清晨升起的大日仿佛与自己同台。

  好似自己乃是腾云驾雾的仙人与天齐居,而身后的大殿就是仙人的居所。

  墨子镜看着这般壮阔人心的景色忍不住高呼发泄自己烦恼,听着回音阵阵,直呼快哉!

  高呼过后,墨子镜一路踩墨色的台阶之上往山下而去,但是从远处看来就好似踩在云中一般。一路往下狂奔的墨子镜脚下早已是稳如泰山,丝毫不担心会跌倒。

  只不过半个时辰就将自己爬了几天的阶梯渡过。

  到了山下墨子镜又往上看去只觉得这山又是样的高耸磅礴,望了一会,墨子镜的脚又开始了对这画中山的征服。墨子镜脚下生风,飞速的向上狂奔。

  登山的阶梯还是一样的颜色,只不过周围的景色变化了,上次一片空白,让人心生迷茫孤独之感,而此时的阶梯两边有巨树为自己护航,有鸟儿为自己作伴,倒也快活。

  这次的墨子镜体质相比上次有很大的变化,脚步也比上次快了许多只花了一个时辰就看到了前面的大殿。

  其实就算墨子镜的脚步再快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就跑完自己曾画过几天才登上的山巅。

  但是楚云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将阶梯缩短了百倍,而且会随着墨子镜的变化而变化。

  墨子镜正觉得这次的登山太过容易,觉得师父说的有些夸张,有些大题小做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力正拼命的将自己往阶梯之上压,势要将自己压扁。

  此时的墨子镜才明白师父说的不太容易到底有多不容易,他感觉自己的骨髓都被挤在两个骨头之间,身体的血肉都挤在一起,自己的身体一下缩小了一倍。满头的大汗,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

  前方的阶梯还有八十步左右,自己应该可以就这样走过去,墨子镜的心里盘算着。这个时候他除了满身的汗水,和缩小了的身体以外看上去还没什么狼狈。

  只不过当他踏入到底六十步的时候,那股巨力又陡然增加,双腿忍不住弯曲,脚掌已经渗出了鲜血,到了第七十步的时候他已经是四肢着地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还有一些身体被挤压之下渗出来的血液。

  “最后十步,我可以的,一定要坚持。”墨子镜现在已经可以说是趴在阶梯之上慢慢的蠕动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但他的气势却从未屈服,突出来眼珠直直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大殿。

  “最后一步,我要风风光光的的上去”大喊着,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是慢慢的站了起来。

  但是刚刚起身就吐了一口鲜血,弯曲这腿和背,就是不愿意趴下,慢慢的登上了最后一个阶梯。

  叩开了殿门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大殿里面。

  被挤压的身体也恢复了原样,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上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只不过被击破的血肉还留着鲜血。

  “师弟,从此以后辰时到午时你来教导子镜炼药之术,午时到子时我来带其修炼和修习阵术!若是有特殊情况另外安排。”

  此音渐了,一声轻微的兽吼之后,千麟又是从丹炉之内踏出,只不过这次他看起来兴致不高,大概还是有些舍不得那颗蛋吧。

  千麟看着还在淌血的墨子镜,有看了看大殿上方的那颗蛋,叹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教习墨子镜炼丹之道,只是为了那颗蛋而已。墨子镜想不到自己这个师叔居然还会炼丹,实在是有些诧异。

  大殿之内又是响起了楚云天的声音:“你师叔可是百万年难遇的药道天才,在天域是一药难求,你若能习得你师叔十分之一的本事,那么你也算是一个万年不遇的天才了。“墨子镜这下更是吃惊了,连师父都对师叔的炼药之道如此推崇,那么师叔的药道定然是有独特之处。

  但转念一想,连师叔这等超级药师都没有办法治好自己的气海,以后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千麟看着站在那里发愣的墨子镜,一爪拍到墨子镜的脑袋上让他摔了个狗吃屎,然后吐出了一本书。

  墨子镜趴在地上,看着浮在半空之中的那本发黄的,破烂得好像自己碰一下就散了的那种古书。

  “《药仙大典》“?而身处竹屋之中正在一张画纸上看着这一切的楚云天,也是会心一笑,自语道:“千麟,这次你到是舍得。“然后就收起画卷,开始写起一本书来,没有在去关注画中殿的事情。

  此时大殿内的墨子镜站了起来,拿起了那本《药仙大典》,书页在指尖摩挲,一种带着药味的古朴书香铺面而来。

  墨子镜瞪大了眼睛,脑中还有些迷迷糊糊。

  他想起了在墨家藏书阁里记载的一些绝世宝典,那些宝典都有通天之能,或是武道无敌,或是器道无敌,而今自己也能触碰到传说中逆天的典籍了吗。

  在墨子镜感受着《药仙大典》的时候,千麟也没有闲着,踏出了殿门,然后踩着白云消失了,又出现在一个大国的疆土之上。

  而这个疆土的一些大人物全部同一时间出关,都看着天空一只若隐若现的神兽,无不伏地跪拜。

  看s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国主认为这等瑞兽出现在他们的天空之上乃是大吉之兆,于是下令大赦天下,接着整个国土都在欢庆。

  当然,这一切,在大殿之内的墨子镜还有腾空而行的千麟都不知道,只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千麟又是驾着云回到了画中殿。

  而那里一直以为自己是捡到奇世大典的墨子镜终于是翻开了第一页,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墨子镜如被惊雷所震,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第一页只有一行字:此书其实就只是普通的药典而已,你若能体会其中精髓那么就是仙书,若是不能它就是一本随处可得的《药师需知》而已。“这一幕正好被回来的千麟看到,脸色大怒,又是一爪拍去,似在恨他有眼无珠不识泰山。

  墨子镜再一次摔在了地上,而千麟接着吐出了一些药草,而这些草药正是他出去采来的,整整的采了一仓库那么多的药草,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宝药,竟然被千麟像扔垃圾一样的丢在了地上。

  只见墨子镜爬了起来,有些尴尬的小心翼翼的看着师叔,然而脑中突然想起了一种声音:“小子,你别以为真的像书上那老东西写的一样,他不过是唬人的,虽然嘛也有这个道理。

  但你若是真如看不出来玄妙之处,那么你可以说算是万年难遇蠢材了。

  好了,你照我说的看第三百一十六页的内容,我给你半个时辰,然后就给我开始炼药,你要练不好,你这身血就让它慢慢的流光吧。“这声音有些贱贱的,可以听出来师叔定然是一个喜欢搞怪又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

  他照着师叔所说的翻开了第三百一十六页,这上面记载的是一种止血的药方,而整本药典也只记载了三种药房,止血药,金疮药,和回神药。

  墨子镜先粗略的看了一下这章的内容,发现和自己以前看过的药典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详细了一些。但是墨子镜仍然仔仔细细的看着这页的内容,这页从选药,药性,和炉火的掌控,还有手法都细细的讲解着。

  墨子镜看了第一遍感觉真的没什么不同,但为了熟记于心又看了第二遍,在读第二遍的时候,他开始发现了一丝不一样的地方,又看了第三遍第四遍,完全不顾身上还在流着早上登山时流着的丝丝鲜血。

  到了第五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就是那在选药,和炼药的人!

  仿佛他一下子对于药性的了解,炉火的掌控,炼药的手法都有了炼药老怪一样的经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